“营转非”大限将至,教培公司上演“生死时速”

“营转非”大限将至,教培公司上演“生死时速”
2021年11月30日 14:20 格隆汇APP

本文来自:深网腾讯新闻 作者:张睿 编辑:康晓

“营转非”大限将至,主打k12学科培训的教育公司正在以不同的方式将K9业务整体“删除”。

按政策要求,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要在2021年底前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培训机构在完成非营利性机构登记前,应暂停招生及收费行为。

据小编走访和观察,以K12学科培训为主的公司应对“营转非”要求主要有三种方式:

一是以好未来、新东方、新东方在线、高途、网易有道、学大教育、豆神教育等为代表的上市公司,他们相继宣布于2021年12月31日关闭或者剥离K9业务;二是以猿辅导、作业帮、字节大力教育为主的头部在线教育公司虽然没有公开表态彻底放弃K9业务,但从其员工裁撤及公司业务调整方向看,K9学科培训已然成为“鸡肋”;三是精锐教育、京翰教育等现金流断裂的教育公司,他们在“营转非”大限来临之前,直接“暴雷”,停止运营。

一位教培行业人士告诉小编,“上市公司剥离K9业务是基于盈利主体的政策需要,必须剥离。但头部公司没有一家会不做K9,这是个十分稳定的现金流市场。”

就在新东方、好未来、高途、网易有道等头部教育机构纷纷宣布剥离K9业务,筹备成立非营利性机构的同时,教培创业者王莹(化名)已经打定了彻底放弃学科培训的决心。

“对于我们这种几十个人小机构,放弃学科培训行业是最好的选择,因为转非营利机构,这笔帐是算不过来的”,王莹说。

今年30多岁的王莹在某4线城市做培训机构,老师以兼职为主,由于收费合理且提分效果明显,做教培机构这三年里的收入确实比给别人打工多。但随着“双减”政策及后续“营转非”等政策的实施,王莹的培训机构开不下去了。

按照规定,线下校外培训机构在完成非营利性机构登记前要暂停招生及收费行为。

王莹算了一笔账,机构的运营成本中,房租及老师的工资占大头。按照规定,校外学科类的培训,不能占用周末及节假日时间,上课时间集中在周一到周五晚上(不能超过20:30),但房租是按全年交的,不会分段收租。老师的上课时间少了,收入肯定会下降,在这种情况下,有生源的老师完全可以自己私下带学生,小机构本身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况且按当地政策规定,学科类培训机构不允许混业经营,学科类的培训机构周末和节假日是不能组织相关素质课的培训”,王莹说。算完帐后,王莹决定下一年转行。

王莹的经历只是近百万中小教培机构当处境中的一个切片,学科培训已经不是一门可盈利的生意。“但只要家长的补课需求存在,家教还会以一种隐秘的形式存在,不同的是,续班折扣和低价营销班都将成为历史,家长找私教的成本更高了”,王莹判断。

曾经的学科培训创业者们慢慢形成一个共识,主动申请营转非“牌照”的大多是上市公司或者资金储备充足的大机构,不少中小机构则选择清算离场,一些机构则因暴雷深陷诉讼或者财务纠纷。

教育部曾公布的一组监测数据显示,截止11月,在12.8万个线下学科类培训机构中,压减率超过40%;263个线上学科类培训机构中,压减率近50%。

剥离、合规、暴雷

目前,猿辅导、作业帮、学而思网校、高途等头部教育公司K9学科类培训课程均显示“报名结束”及“报名尚未开始”等状态。

虽然都是放弃K9业务,但新东方等线下培训机构和猿辅导等在线教育公司剥离及合规程序不同。

新东方等已经上市的教育公司剥离K9业务,除线下培训机构和线上教育公司合规程序有所不同外,还因为在现有的政策下K9业务作为非营利业务不能装在上市公司主体内。

由于“双减”政策明确规定,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学科类培训机构等,所以已经上市的教育公司,如果想维持上市主体,只有两种选择,一是彻底放弃K9业务;二是将K9业务从上市公司主体中剥离出来,成立非营利机构。

据小编走访发现,好未来等头部教育公司都在筹备K9业务从上市公司剥离,并成立非营利机构。

“公司内部已经让员工自己选择,明年是去非营利公司工作,继续提供合法、合规的K9学科培训服务;还是留在好未来主体内转型做人文美育、自然科学等类素养类课程。”

从好未来离职的王敏(化名)对小编表示,选择去非营利公司的员工人事关系等都在新成立的公司里,彻底脱离好未来这家上市公司,两者只是合作关系。

有接近好未来高层的行业人士对小编表示,好未来明年要运营的非营利机构主要以线上小班教学为主,停止线下教学,选择去非营利机构的主讲老师需要接受降薪的条件。“因为现在上课时间只有周一到周五晚上,主讲老师上课时间大幅缩减,降薪也在意料之中,但以后主讲老师有周末和寒暑假了。”

对于降薪,王敏解释,不同的职位要求不同。“对于教研等岗位,还没有收到会降薪的通知,但以后每年的普调是没戏了。自己周围年轻的同事不少都选择离职,趁着年轻,去尝试别的职业,留下来的以老员工为主”。

对于新东方是否会筹备成立非营利机构,有接近新东方中层的行业人士表示,“K9业务将彻底关停”。但也有接近新东方的人士表示,“新东方肯定会大规模缩减线下教学点,但不排除部分分校在一定范围内进行‘营转非’尝试”。

对于高途、网易有道等在线教育公司来说,想要保留K9学科培训,不仅要“营改非”,还要闯过“备改审”这一关。也就是说,涉及学科类培的在线教育公司以后要由备案制改为审批制。

9月10日,教育部办公厅等六部门发布关于做好现有线上学科类培训机构由备案改为审批工作的通知,对线上机构实施审批,审批通过后发放办学许可证,并在同级民政或市场监管部门分别登记为非营利性或营利性法人。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线上培训机构,一律登记为非营利性法人。

截止目前,高途、网易有道等头部在线教育公司都已递交相关合规材料。

北京市教委主任刘宇辉曾在北京市政协举行的“双减”工作情况通报会上透露,目前北京市备案的线上学科类教育培训机构一共有52家,6家已经主动注销线上学科类培训业务,9家已经停止线上学科类培训,17家机构提交了“备改审”申请。有行业人士预测,正式“白名单”可能于今年12月中旬才能出炉。

“营转非”的账怎么算?

从现有的政策规定看,由于限价及限制资本运作,且非营利机构的办学结余只能用于办学,不得分红,所以K9业务对于教育公司来说是一门“得不偿失”的业务。

肉眼可见的“无利可图”,头部教育公司为何还会申请成立非营利机构保留K9业务?

“非营利机构不是说禁止盈利,而是变成微利,因为公司还要存活,也有员工要养活。举个例子,之前公司的毛利率在35%以上,现在规定毛利率要控制在10%左右”,已经在教培领域创业10多年的张华(匿名)对《深网》解释。

据张华介绍,各地政府会调研当地培训机构的房租、人力、营销等成本构成,在此基础上会公布指导价,不同城市的指导价略有不同。指导价一经确定,机构定价幅度就不能超过某个上线。

例如,金华市已经发布“关于金华市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校外培训收费有关情况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义务教育阶段线下学科类校外培训10人以下班型基准价为50元/课时人次,上浮不超过10%,下浮不限。

图片来源:关于金华市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校外培训收费有关情况的通知(征求意见稿)

对于想靠K12业务赚钱,或者靠资本输血的教育公司来说,从长远看,K9业务确实没有存在的必要,保留尚有空间的高中业务即可。但对于课程体系标准化运作的上市教育公司来说,“营转非”就相当于一个缓冲期。

“教研、课程体系、老师、学生都是现成的,如果再将线下教学改成线上,压缩成本,成立非营利机构运作K9业务,是解决公司眼下困境的最优选之一了”,张华说。

现实中,将K9业务打包装进非营利机构的也多是有资金储备的公司。“成立非营利机构不仅仅是在民政部门登记这么简单,还要签订对应的捐资承诺书”。

9月8日,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发布的《关于在校外培训机构登记审查中强化事先告知和捐资承诺等有关要求的通知》规定,审查申请登记材料时,应当要求举办者签收《民办非企业单位(社会服务机构)法人申请成立登记事先告知书》、出资人填写《民办非企业单位(社会服务机构)法人申请成立登记捐资承诺书》,并将告知书、捐资承诺书的具体内容告知举办者、出资人。

“简单点说就是,想转成非营利机构的企业需要跟民政局签订一个捐资协议,不同城市要捐资的数额有所不同,例如同一个省份中,中心城市的门槛在100万,周边城市80万,区域城市50万,县级城市10万等。签完协议后,这些捐资的账款被监管,机构不能动用,需要捐赠给一些捐助对象,例如希望小学或者看好的科技公司等”,张华解释。

此外,按照《民办教育促进法》,非营利性民办学校若终止办学,清偿完债务后,剩余财产也将继续用于其他非营利性学校办学。也就是说,即使决定退出办学,账上的余额也不能收回。

限制价格、签订捐资协议、办学结余只能继续滚动办学,一些头部教育公司为何还会选择筹备非营利机构运营K9学科业务?

“除了眼下救急、预留缓冲期外,估计还有留住生源的因素,无论是往素质教育,还是向成人业务转型,生源和获客都是关键”,王敏猜测。

好多素教创始人赵剑锋曾对《深网》解释,“家长对素质教育需求极度分散且非刚需,素质教育公司的痛点是招生。”

不可否认的是,转成非营利机构的K9学科培训已经不是一个“好赚钱”的行业了。对于头部教育公司来说,探索新的业务模式,才是关键。

“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好久没在朋友圈刷到教育公司广告的芳芳最近刷到了南瓜科学、有道围棋等体验课的广告。“29元就能到手7次互动实验课,还送45件实验器材,正好孩子平时喜欢做手工,我就顺便买了体验课。”

南瓜科学是猿辅导公司针对3-12岁孩子推出的一款科学探索类产品。曾有猿辅导离职员工对《深网》表示,“南瓜科学在2019年立项,2020年之前,公司没有在南瓜科学上做付费的营销推广,获客上主要靠老用户的朋友圈转发和邀请,因为彼时公司的明星产品主要是双师直播大班课及斑马等产品”。

也有南瓜科学老师给出不同的说法:“南瓜科学2017年就在公司内部立项,在经历了线上、线下及直播课、录播课等多次实验后,才于2019年上线”。

芳芳等家长能在朋友圈刷到南瓜科学的体验课广告释放了一个信号,猿辅导等头部教育机构开始将重点转向素质教育产品。

据《深网》观察,素质教育之外,成人职教、公考、进校业务、研学、国际游学、智能学习硬件、课外托管等业务都是头部教育公司重点发力的方向。

新东方于9月底宣布回归大学业务后,开始架构调整,取消泡泡少儿、优能中学等事业部,成立青少部,开展监管政策外的非学科培训及学科类非培训业务;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还在探索带着新东方老师直播带货农产品的可能性。

素质教育之外,好未来也在探索托管产品“彼芯”及主攻留学、考研等业务的“轻舟品牌”。

猿辅导、作业帮、网易有道等除素质教育之外,也在探索进校业务、研学及智能学习硬件等细分赛道。

“除非本身就有业务基础和积累,新发力的方向都在实验和探索中,能不能做成,规模有多大,与教育相关的其他细分赛道大家都在摸索中,但都有共识,这次不能将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多位头部教育公司的员工对《深网》表示。

也有在线少儿英语公司的中层透露,公司目前主要工作是服务老学员、优化业务、合规,还远谈不上转型。

探索围棋、美术等素质教育是条路,但素质教育、职业教育等细分市场就那么大,能否容下这么多忽然跑步进场的头部公司都是未知数。“池塘本来就这么大,忽然闯进来这么多条大鱼,能上岸的有多少,目前都没有把握”。

“水少鱼多”

与K12市场相比,头部教育公司扎堆探索的素质教育、职业教育、素质教育、教育信息化等进校业务的市场规模有多大?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发布《2021年中国教育培训行业及其细分领域市场规模预测分析》数据显示,2020年,教育信息化、K12教培、素质教育、职业教育、早教的市场规模分别为8256亿、3807亿、3241亿、2088亿、3038亿元。

仅从市场规模上看,素质教育及职业教育的市场规模和k12业务的市场规模相差在1000亿之内,教育信息化的市场规模是k12的两倍多。

市场规模仅是判断可行性的指标之一,教育信息化规模更大,但K12培训机构在教育信息化的发力主要集中在教材开发、课程开发和校长培训上,且仅占一小部分。

教育信息化中的智能管理系统、教学软件及为学校搭建底层平台、提供解决方案主要是腾讯云、阿里云、华为云等互联网企业在做。

“教育信息化是个高投入、慢产出的技术活,需要长期的积累,当下主打k12学科培训的教育公司进入素质教育、职教领域性价比更高”,张华判断。

但对于培训行业来说,刚需、复购率及线上转化率才是头部教育公司转型要关注的重要指标。

对于兼具互联网属性的在线教育公司来说,他们需要找到的是能实现非线性、甚至接近指数增长的细分赛道,但这种增长模式目前很难在素质教育领域呈现。这也是为何素质教育及职业教育很难长出上千亿市值大公司的原因之一。

赵剑峰在进入素质教育领域之前曾对素质教育市场进行调研,据不完全统计,国内70多万培训机构中,素质教育类培训机构就占了40多万,且90%素质类的培训机构以线下为主,分散在住宅区及学校附近,但能存活十年以上的素质类教育培训公司少之又少。

“与k9业务相比,素质教育及职教自带的非刚需及低复购率的特质是硬伤。为了避免一锤子买卖,提高复购率,公司一直在拓宽产品品类,只有你想不到的需求,没有我们做不出的课程,公司新研发的塔罗牌课程现在就特别火”,某在线职业教育公司运营人员依依(化名)对《深网》表示。

除了研究年轻人需求、拓展课程品类外,依依还在打听哪些头部教育公司正在进入职教领域,产品形态如何,差异化在哪里等。“不仅是我们,其他主攻成人财商教育的公司也在研究头部几家教育公司的最新动向,面对忽然要闯入的大鱼,我们这些正在成长中的小鱼肯定要做些准备”。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