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债转股无处安放 股权众筹或可分流解忧

万亿债转股无处安放 股权众筹或可分流解忧
2016年04月19日 14:12 草根光伏

沪指站上3000点大关,“千点反弹论”飘起,首批万亿债转股方案推出,产生的资本溢出效应正在发酵。甩掉债务包袱,盈利前景趋好,并购重组,重启第二春,债转股方案委实有理由让各界对未来充满无限憧憬。

债转股是处置国企坏帐“灵丹妙药”?

然过去的实践经验证明,债转股绝非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中、工、农、建四大行及商业银行以债转股的方式消化不良资产,摆上台面的是,银行不良资产降低,提高银行拨备覆盖率,转债方甩掉了财务包袱,轻装再上阵,可这种方式留下的诸多隐患却留在了台下。

上世纪90年代末的那轮国企改革,政府处置不良资产采用的就是此法,且以银行等企业顺利登陆资本市场圆满收尾。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在化解银行不良贷款、呆帐、坏帐,促进国有经济健康发展层面,资本市场毫无保留的发挥了它的功能和效用。

与资本市场配置的高效相比,整个市场体系的表现相形见绌。在经济形势好的情况下,注入新鲜血液的国有企业重新焕发生机。经济形势转差时,这些企业又再次重回靠循环借贷度日的老路上去,根本无法彻底根除计划经济时代留下的“等靠要”和“老赖”等顽疾。

对此,有专家分析认为,僵化的运营和管理体制是国企创新力、竞争力缺失的根源。债转股并非救活、搞活国企发展的上上之策,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引进现代的、更接近市场的运营和管理机制是国企市场化改革的必经路径。

启动债转股银行存隐忧

而就银行而言,实施第一轮规模达万亿的债转股,同样也是“埋雷”颇多。启动债转股试点,国有银行、商业银行设立资产管理公司展开运作,道德风险是第一个绕不开的话题。首先,银行救助“大而不倒”的企业,这一课题本身就存有争议;其次,这样的救助模式会加重企业对银行的依赖性,刺激它们以发债的方式来还债。

更严重的问题在于,从长期来看,债转股会加重银行的经营成本,稀释和分散银行的资本储备。企业债转换成股份,资本利得收入存在变数。另外,银行持有企业股份的流通、变现一是需要时间,二是对市场冲击大。在此,不妨在2015年6股灾的基础上做个假设,市场流动性完全丧失,此时资本不足的银行又该如何提高自身的流动性?

基于上述设问,业界有必要重新梳理金融去杠杆和金融资源再优配的思路。实体经济陷入困顿,政府推进债转股,归根结底仍隶属去杠杆和资源再优配的金融范畴。先从去杠杆谈起,债转股的实质就是加杠杆,打个通俗的比方来说,乙欠甲方10万元,甲大笔一挥,以乙方20%股权冲抵,再借乙10万元,那乙共欠甲20万,进一步设想一下,丙、丁、戊、己、庚辛、壬、癸都这么借,那甲终有不可承受之重。

“大金融对接大市场”格局落定股权众筹试水债转股或可行

谈金融资源再优配,盘活存量,用好增量,离不开金融模式的创新,以及新金融对传统金融所起的有益补充作用。现如今,作为互联网金融支系之一的股权众筹,不仅扮演了中小企业与金融资源之间的对接和整合角色,也在项目和品牌传播层面传递了积极的能量。

就当前经济发展脉络而言,金融资源再优配始终贯穿于“双创四众”与“三去一降一补”(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两大理念,与经济发展主线之中,勾勒了一个“大金融对接大市场”的发展格局,而具有资源优配、整合、金融赋值属性的股权众筹,正是这一格局催生出的市场发现点、价值点。

因此,在落实万亿债转股存在难点、痛点背景下,试水引入股权众筹为银行和国有企业分忧或是一个双赢的尝试。比如,放开股权众筹的投资门槛,拓宽投资标的,允许有大型VC机构托底的股权众筹平台投资债转股,一方面可分散银行的资金压力,另一方面则放宽了民间投资渠道,盘活了社会上的闲散资金。

当然,股权众筹平台参与债转股除了要面对高门槛之外,投资人如何退出、如何监管、企业破产清算等问题对这一新兴事物都形成了严格的挑战。不过,在“双创四众”联通“三去一降一补”的大趋势下,充分发挥互联网金融的信用中介作用,建立普罗大众皆可参与的“大市场对接大金融”体系已势在必行。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