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公司经营应以何为傲?——价值管理视角下的行业排名

保险公司经营应以何为傲?——价值管理视角下的行业排名
2021年06月18日 09:53 保险了没

关凌,北京大学数学学院金融数学系毕业。北美精算师,中国精算师,曾担任国际精算师协会(IAA)监管委员会委员,北美精算师协会(SOA)中国委员会委员,现任中国精算师协会常务理事,北大精算校友会理事长。2000年8月进入原中国保监会,先后在人身保险监管部、办公厅和财务会计部(偿付能力监管部)任职,是中国风险导向的偿付能力体系建设(偿二代)的核心专家。2015年12月加入富德保险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价值管理、财务管理、资本管理、资产负债管理、精算管理等工作。

本文转自精算老娄公众号,以下为正文全部内容:

我国保险行业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公司经营偏重规模扩张。近年来,一些经营相对激进的公司,盲目扩张规模,不顾经营风险,贪图猛赚快钱,结果频频出现风险爆雷,甚至被接管托管。中国保险业的发展环境和监管环境已经发生了重大而深刻的变化,以规模为导向的发展模式已难以持续,仅仅看重规模的英雄榜可能对股东和行业带来误导,影响股东利益和行业稳定。

党的十九大提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保险行业也必须由规模扩张转型升级为以价值为导向,追求高质量可持续发展。在此背景下,不单看规模类指标排名,运用价值类指标进行横向比较,更有利于反映保险主体的经营质量和发展质量。

01

价值理念

什么是价值?正如彼得•德鲁克所说,公司未来利润超过股东投入资本的成本,就是一个最朴素的价值标准。这不仅是保险公司,也是一般企业追求的价值概念。对于保险公司来说,风险也是股东投入资本的重要影响因素,风险越大,资本要求越高。保险公司要坚持价值导向的发展,就需要坚持可盈利的增长、可持续的利润以及可管理的风险

可盈利的增长。价值导向也要求增长,但增长不只局限于保费,而是注重价值创造的主要载体。增长是为了创造更多价值,而不仅是为了扩张规模,可盈利是起码前提。否则,增长越快,死得越快。

可持续的利润。保险公司内含价值追求的是长期的、未来的利润,可持续利润是价值理念的必然要求。要实现这一点就要求保险公司利润要有宽厚的基础,费差、死差、利差都应成为利润来源,而不是仅仅倚重利差,市场的波动是不可控的,仅指望利差很难实现利润的可持续性。

可管理的风险。业务条线往往认为风险管理就是限制业务影响发展的代名词。其实这是对风险管理极端化的一种认识。而面对风险,理性的态度是什么?答案是“可管理”。风险管理强调将面临的风险纳入可以管控的范围内,明确风险容忍度,设立约束条件,知可为知不可为,同时知行合一,严格执行风险管理纪律。在价值导向发展模式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风险管理也是价值创造。

02

行业排名和分析

股东和公司往往关注行业排名和比较,常见的排名都是比较规模保费、资产规模等规模类指标,但站在价值层面,再用传统单一的规模类、利润类指标论英雄,显然是不合适的,想要反映并对比业内不同公司在价值管理层面成效如何,便要使用标准且便于横向比较的价值类指标。

内含价值是保险公司广泛应用的价值指标,基于精算模型和股东回报假设,对未来的利润扣除要求资本进行贴现,并对当前的净资产进行调整,估算得到公司价值,但是假设有一定主观性,方法也比较复杂,较难应用于行业横向对比。

除内含价值外,欧洲一些大公司(如安联、慕再等)通过采用风险调整后的回报率(RAPM)来设定管理和考核指标,但与内含价值一样,其存在计算复杂、假设较多、难以标准化用于行业比较的问题。

为便于横向比较,并考虑风险因素,我们引入一个简化的价值指标——风险回报率,本质也是风险调整后的回报率指标(RAPM),反映公司通过管理风险获取的回报。分子是税后利润减去超额资本的投资回报,分母是偿二代的最低资本。最低资本已经反映了业务包含的风险特征。之所以扣减超额资本的投资回报,是因为超过最低资本的股东投入并没有用于承担业务的风险,其投资收益往往达不到股东投资保险公司要求的资本回报。这不反映保险公司管理风险的收益。

以上述指标对主要产寿险公司2017-2020年数据进行了统计,结果基本符合业界的感受。

寿险公司,比如友邦、中美联泰、中德安联、中信保诚等经营能力好的外资公司,在这个指标上排名领先,平安、泰康等中资公司表现不错。泰康的价值指标优于规模相当的同业公司,也印证了泰康的资本管理十分优秀,成立后基本没有注资。反观单纯保费规模大的公司,排名则并不一定好。过去前期增长激进的资产驱动型公司则排名靠后。

保费收入10亿元以上60家寿险公司风险回报率指标排名↓↓↓

产险公司,大公司的费用率控制较好,整体的风险回报率较好。另外,产险行业总体超额资本较多,基本都扣减了超额资本收益。

保费收入5亿元以上57家产险公司风险回报率指标排名↓↓↓

为进一步剖析价值管理视角下的行业排名,我们截取寿险公司2019年风险回报率指标排名,并与其他业务、财务指标排名情况进行对比分析。

下图为2019年度风险回报率、ROE和保费收入的行业排名对比。通过对比风险回报率和ROE(净资产收益率)可发现,两个指标相关性较高。其中,友邦的价值指标突出;平安各项指标较为均衡;国寿的价值指标排名不及其规模指标;利安的ROE大于0,报表利润是正的,价值指标却为负,说明主要依靠超额资本投资支撑报名利润,并不能体现出良好的经营和资本管理能力。

60家寿险公司2019年度风险回报率、净资产收益率(ROE)和保费收入↓↓↓

从保费增长率和风险回报率的对比看几家典型的寿险公司位于哪个象限图,右上角最优,左下角最差。对比2018和2019年,例如百年、华夏和天安等,2019年的保费增速和风险回报率明显下滑。友邦的保费增速和风险回报率均上升。

2019年平均规模增长VS风险回报典型寿险公司对比↓↓↓

针对寿险行业,还可引入EVA(内含价值增加值)。用“偿二代核心资本增量”减去“最低资本”来近似。排名结果跟风险回报率相近,注重业务价值和风险管控的公司,EVA/E名列前茅,如友邦、泰康等。资产驱动型的公司,排名则比较靠后。

保费收入10亿元以上60家寿险公司EVA/E排名↓↓↓

最后,结合EVA、资产增量、保费收入三者对行业公司进行了比较。可以发现某些EVA排名靠后的公司,内含价值增加为负,资产增加远低于保费收入,说明业务扩张却损害价值。规模及资产的增长,并不代表价值一定增长。

2019年EVA VS资产增量VS保费收入行业对比↓↓↓

03

保险公司价值管理

价值指标反映的是管理的结果。提升价值创造能力,必须构建并完善以价值为导向的管理体系,或者说价值管理体系。我们设计了一张价值管理框架图,按照可盈利增长、可持续利润和可管理风险三方面,梳理总结了保险公司价值创造的五个主要经营环节,并与风险管理的三道防线有机结合。

五个价值创造环节包括增长、运营效率、承保有效性、资产负债有效性以及资本效率:

增长是价值创造的基础,收入是价值创造的起点。收入增长来源于产品、销售和客户。企业价值与客户价值辩证统一,相互提升,产品设计是其中衔接的桥梁,既要满足客户真实的保险需求,也要符合公司价值管理的标准。

运营上要推进精细化管理,加强费用控制,提升效率。其实不以赚钱为目的的花钱都是耍流氓,费用投入应服从于整体价值创造,对固定费用,应有强有力的控制,对变动费用,投入应可以清晰地对应带来的未来收入。

承保有效性注重对保险风险管理。保险风险的筛选和控制是保险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不可为了保费而承保超越管理能力的巨大风险。

资产负债管理是保险公司资金运用的关键特征。资产负债管理并不是要求投资和负债的绝对匹配,而是在约束条件下追求最优的管理成效,达成成本收益、利率风险、流动性管理的目标。

资本是风险事件出现之后用来堵窟窿进行损失吸收的资源,是保险公司最宝贵的经济资源。用最小的资本实现最大的价值创造,这是公司管理层必须秉持的理念。

而且,价值管理可持续利润正好与新会计准则IFRS17损益表的构成一致。增长强调保险服务收入,减去运营效率板块的实际费用和承保有效性板块的实际赔付,得到保险服务利润,资产负债管理有效性板块的投资收入扣减金融费用得到投资利润。

最后,以上领域的价值创造离不开数字化的支持。我们总结,保险数字化根本的特征和要求是1)全程数化,2)数据共享,3)敏捷反应,4)决策赋能。

总结起来,站在股东视角,对公司经营的评价应以价值创造为核心,将风险与增长、利润统筹考虑,追求可管理风险、可盈利增长和可持续利润,通过搭建精细化价值管理体系,实现保险公司高质量可持续发展。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