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昭归来:75岁的褚时健还能再创业,58岁的我当然也可以

张昭归来:75岁的褚时健还能再创业,58岁的我当然也可以
2020年11月16日 09:50 娱乐资本论

作者/邓颖翀

离开复星后,张昭打算先休息一段时间调养调养身体。

他去了趟云南,参观褚时健打造的橙子园时深受触动:“老爷子太牛了,75岁还能再创业,我现在不过才58岁,当然也可以重新开始。”

在行业深耕20余载,从建立光线影业,首创地网推广发行模式,搭建宣传平台,创立乐视影业开创互联网电影产业时代,带领乐视影业走出至暗时刻再到加入复星,一路走来张昭和行业的羁绊太深。

他把自己称作“产业人”而非“电影人”,始终想要做一些推动国内电影产业向好的事情。

他在离职复星后就曾对媒体坦言:“如果有资本或者平台愿意坚守或者推动产业化和品牌化的逻辑,自己乐助其成。”

时隔半年有余,他决定从零开始自己创立公司实践这一想法,橘品影业应运而生。

目前,橘品影业已完成A轮融资,公司股东名单里浅石创投、华录百纳、和力辰光位列其中。“这些合作方都是资金健康有实力的优秀公司,而且对我没有业绩和变现的压力。”据张昭介绍。

影业创立不久,已迅速建立起从产品设计、生产、营销到消费品联营的业务架构;储备好十个系列项目,为每个IP组建青年创作团队。

张昭自此踏上一条不归的“创业”之路。

橘品的组盘:历时半年,寻得四位同伴

得知张昭离开复星影业的消息,华录百纳董事长方刚迅速给他打了个电话,寻求合作。

2018年,盈峰集团斥资18亿拿下华录百纳控股权后,时任盈峰集团董事的方刚入驻华录百纳成为董事长。作为跨界者,历经这两年影视行业的动荡,方刚很是困惑。

“如果你的业绩巨幅震荡,那就说明你的经营不可持续、不可预期,对行业的健康发展与投资人的价值回报都不良性,我们也在思考如何突破困局,”方刚告诉小娱:“张昭要做互联网品牌电影的想法恰好与我一拍即合,即把影视内容品牌化,我们才能够把文化基因同品牌运营和消费品运营结合在一起,让优秀的作品得到更大化的价值提升和持续。更何况,张昭有着极强的个人魅力、丰富的行业经验和清晰的战略意识,可以为华录百纳的发展提供战略性建议。”

其实在离开复星之际,张昭就曾对媒体坦言,“如果有资本或者平台愿意坚守或者推动产业化和品牌化的逻辑,自己乐助其成”。

在他决定要自己做公司来实现这一想法时,十几家基金公司找到他,想要参投,张昭最后选择了浅石创投作为早期投资者,疆域资本作为财务顾问。

疆域资本创始合伙人赵文挺和张昭是老搭档,2003年光线影业成立,张昭任职总裁,赵文挺为CFO。“除了王长田,当时整个光线我应该是倾听张昭最多的一个人。无论是公司业务、商业模式还是产业发展,他都用结构化的目光去审视。这个产业中拥有这种思维逻辑的人也不是没有,但是很少很少,所以他这点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赵文挺回忆道。

他们共同经历了国内电影银幕从1千块增长到现在1万多块的过程,张昭此次自立门户“创业”,赵文挺果断加入,以财务顾问的身份再次站在他身旁。

对于张昭而言,VC机构浅石创投的加入则是个意外。“我没有预期会有早期投资机构主动来投我。”张昭笑称。

7月初,浅石创投合伙人胡海清听说张昭有意做一家新的影视公司便主动找上门来,冒着今夏最大的暴雨赴两人之约。胡海清曾主导投过博纳影业、果麦文化等,对于文化内容行业有一套自己的认知。

“这两年来大家都知道影视内容行业被压制的很严重,但这不符合常识,也不应该会持久。文化需求是普世性的,虽说影视行业的产业化弱一点,但依然是向前发展的。早期投资需要投趋势,现在行业到了一个新的拐点且趋势向好,所以我考虑现阶段可以系统性投资。基金是有管理年限的,换做是三五年前我会非常谨慎。”胡海清继续分析到,“况且从国家政策角度出发,行业在未来五到十年内也是向好的,近期万达电影的定增与博纳影业A股过会,都是小的迹象。”

之所以决定成为张昭新公司的第一轮投资者,胡海清有着更多考量,“我做任何投资决策时,人都排在考虑要素的第一位。影视行业又是个重资本和资源整合的行业,以张昭的个人背景与行业阅历,这两方面对他来讲都应该可以成为竞争优势。”

那次暴雨中的对话,张昭向胡海清系统介绍了自己对于影视品牌化和产业化的想法,探讨了当下内容的新方向与新的行业人才观。两人交流的十分契合,胡海清立即做出投资决策,“我们是早期投资人,所以只要考虑清楚了对人与行业趋势的判断,短期不会刻意给团队一个量化的业绩指标。”

和张昭合作过富有争议的《小时代》系列、认可影视内容品牌化价值的和力辰光创始人李力再次用脚投票,与张昭为伍。“现在是行业最低谷的时候,我在反思10年来行业里留下的东西,我发现最核心的东西就是电影能不能用,我觉得这是我们现在需要去突破的新东西,”李力激动的说道:“张昭在这方面是孤独的,但是现在有我们四个人和他站在一起,以后是不是会有4千或者1万个人和我们想法一致呢?那我觉得行业就会有一个新开始。”

对电影产业有同样的判断与追求,愿意花费漫长的时间来做出品牌化常识是他们走在一起的基础。同样重要的是,张昭认为:“他们都是财务健康有实力的公司。而且他们和传统大公司不太一样,在传统大公司有些事其实没法做,因为他们要业绩、要变现,我现在没有这些压力。”

橘品的核心:聚焦品牌化,定位IP运营

橘品影业正式成立。因张昭是南方人,故以“橘”代指,“品”则意指张昭一直强调的品牌化。

电影产业需要品牌化,以IP为核心,电影和电视剧为传播途径。这并非是张昭最近才有的想法,早在光线时,他便意识到这点,随之做出尝试。2008年开始,他带领团队连续三年推出由《家有喜事》《花田喜事》和《最强喜事》三部影片组成的“喜事系列”,他认为只有做好系列化从小到大打造才有品牌化的可能。

任职乐视影业期间,他主导的“小时代系列”和“熊出没系列”都收获不错的票房成绩。“熊出没”的品牌价值也逐渐显现,授权产品的全年总销售额曾突破25亿元。

虽然“小时代系列”至今被提起还能引发无数争议,但这些诽议并未打乱张昭的阵脚,在他看来,这两个系列都是通过精心设计而来的产品,并且最终都找到了合适的用户。

2017年上半年,他在乐视影业内部成立起品牌部,旨在提炼品牌、把握品牌核心和调研用户,最终形成打造电影品牌的能力,还在公司业务考虑因素中加入系列化率、联营化率等指标。即便后来公司遇到资金链危机、大股东变化等问题,他在运营公司时还是优先选择扩充品牌部。

“其实任何东西都有品牌化的可能,”张昭向小娱解释道:“比如大家说连顾里都死了,《小时代》不可能再拍第五部。为什么不可能呢?第五个故事,可以是四个女孩穿越回过去,大家想怎么去避免这场大火,这不就变成一部奇幻电影了么,《你的名字》不也是这样做的?”

如张昭所述,“他并非是一个阶段一个阶段走的,而是沿着一条直线走,因为无论在哪他始终坚定的践行自己的产业理想。”他认为国内电影产业终究要和迪士尼一样走上这条产业化的路。“你看好莱坞,派拉蒙、哥伦比亚、米高梅、福克斯先后被收购,只有迪士尼的日子好过一点,就是因为只有它真正做到了品牌化。”

面对当下的行业环境,究竟什么内容适合进行品牌化呢?

张昭认为,首先要有符合主流价值观的文化属性,而非单纯的娱乐属性。当年张艺谋执导的《影》便诞生于这样的理念;

其次,要符合Z世代的需求。毕竟国内影院的主流观影人群,是5岁到25岁的年轻人。

而依次打造的电影内容最终产生的票房并不代表品牌化的成功与否。“一部电影遭遇票房失败没关系,毕竟还可以有第二部、第三部来形成品牌影响力。况且从投资回报率看,《小时代》的票房不算很高,但是在分众品牌领域的价值很高。”

在“主旋律电影”“大类型电影”和“大数据电影”之外,张昭和伙伴们义无反顾的选择打造第四张桌子,即“品牌化电影”。为此,橘品影业不再拘泥于影视公司,而是一家真正的IP运营公司。

橘品的当下:储备十个IP系列项目,组建多个年轻创作力量团队

橘品影业的大部分员工来源于原来的乐视影业。从乐视影业到复星影业再到橘品影业,这批员工选择和张昭一起勇闯这条尚未成型的路。

目前橘品影业主要负责项目开发和产品设计;在制作上,华录百纳和和力辰光都有可能参与联合承制;与此同时,黄紫燕成立起一家名为“禾光影业”的公司,负责影片宣发和品牌合作业务,除了橘品的影片,禾光作为一家市场化的公司也对外承接项目。

从产品设计、生产、营销到消费品联营,初生不久的橘品已经建立起一个遍布全产业链条的业务结构。

随着年轻品牌的兴起,众所周知元气森林、完美日记这样重品牌、懂营销的品牌越来越多,不少品牌对影视合作也有强烈需求。“我最近去谈了一个健身类互联网产品,他们就对我们的影视品牌产生浓厚的兴趣。很多品牌没有尝试过这种方式,所以我们也需要时间来教育品牌客户。”黄紫燕介绍道。

相较于现在大部分影视品牌的衍生品多出现在影片上映后,黄紫燕带领的品牌团队还准备将品牌化产品前置,为影片营销助力。

据张昭透露,橘品现已组建了一批年轻创作团队力量。“《熊出没》七部换过几个导演,系列化的电影中IP或者说品牌才是核心, 是创作力量和公司团队一起打造影视产品的品牌价值。”

公司在运营的系列IP项目都是“中国青少年故事”。张昭举例,一个叫做《饕餮青春》系列。“该系列讲述的是一位四线城市少年的成长故事。十五年前,在他的家乡,肯德基麦当劳还是小朋友们引以为奢的食物,而现在成年的他回到家乡发现这些已经被称为垃圾食品。从这些有趣的情节中观众其实还能翻到这些年来中国的迅猛发展,城乡变化。”

显而易见,这是一个具有浓郁当代中国故事,影片中“吃”的核心元素还可以促使该影视品牌触达更多品牌客户。

除了公司自己的项目,橘品还将承接其他公司的项目开发与产品设计工作,与股东华录百纳、和力辰光已有这方面的业务往来。

方刚告诉小娱,除了单个影视项目的产品开发合作,公司希望在整个影视产业层面实现系列化、消费链接的规划,这都需要加强和橘品在项目设计和策划层面的合作;华录百纳还将与橘品共同投资,甚至共同主控一些系列化的品牌电影;两者也将继续探讨异业合作,比如与地方文化产业集团或者一些消费品牌。

借由与橘品的合作,以电视剧业务和综艺营销业务为主营收入的华录百纳也将踏上IP运营公司的转型之路。短期来讲,公司将重点布局动漫、电影和IP衍生品。

无论是橘品还是华录百纳、和力辰光,乃至资本方,都深知产业品牌化的过程并非一蹴而就,这是一条漫长的路。李力曾劝张昭“你得考虑下自己还能干多少年啊”,张昭坚定的回应“那就用生命的尺度来衡量吧”。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