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荷兰捡漏

脱欧之后的英国,虽然面临阿姆斯特丹、法兰克福等欧洲大陆金融中心的竞争,但是也同时挣开了欧盟的监管锁链。

 文 / 巴九灵(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新年伊始,在阿姆斯特丹证券交易所,2021年1月份的每日交易量为92亿欧元,超过了伦敦当月86亿欧元的交易量。而相比刚刚过去的2020年,伦敦的平均每日交易量为175亿欧元为欧洲之首,阿姆斯特丹仅仅以26亿欧元的交易量排名欧洲第六。

图源:央视新闻

事情仿佛悄悄起了变化。

一切还是要从脱欧说起。自从脱欧协议通过之后,尽管英国国内普遍认为这份协议是英国的胜利,但是这份协议主要涉及的渔业、交通运输、教育等产业,占据了英国总附加值80%的服务业,却被排除在外,留待以后商讨。

这对于金融服务业来说,意味着不确定性和风险。而因为欧盟坚持以欧元计价的股票必须在欧盟内部交易,所以相当一批的金融交易从伦敦迁移到欧洲大陆,已经不可避免。

阿姆斯特丹成为了承接英国流出交易额的大赢家,并不是偶然的。而伦敦和阿姆斯特丹之间的此消彼长,这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从历史上来说,阿姆斯特丹早于伦敦,也曾经是欧洲最大的金融中心。

那还是“飞翔的荷兰人”意气风发的16世纪末。凭借着发达的航海业和商业贸易,各种融资、借贷的需求也接踵而来。阿姆斯特丹因此建成了欧洲最大的商品交易所,这也进一步促进了股票交易所的建立。

荷兰人发明的早期股票

虽然现在伦敦和纽约的股票交易所规模更大,但是第一个拥有股票交易所进行现代金融贸易的,却是阿姆斯特丹。而当时的英国,还处在和西班牙战争的泥潭中,无暇他顾。

伦敦VS阿姆斯特丹的第一局,阿姆斯特丹先声夺人,0∶1。

通过这种现代化的融资服务,荷兰也为英国、法国,包括之后的美国金融业发展提供了样板。

但是先行者总是要因为制度的不完善而付出探索的代价,但是没有料到的是,这个代价对于荷兰来说,来得如此之快,眼看着“郁金香泡沫”来了。

在短短的数个月内,郁金香的球茎,在荷兰被炒出了天价,一株稀有品种的郁金香竟然达到了与几匹马等值的地步。很多人变卖家产,就为了购买一张郁金香的期货订单。在最狂热的时刻,人们甚至在阿姆斯特丹股票交易所内专门开设了交易场所,用来进行郁金香投机。

阿姆斯特丹股票交易所内景

这种投机已经干扰了荷兰股票交易所的正常交易。而当郁金香泡沫破裂之后,荷兰人的财富剧烈缩水,无数人倾家荡产,连带着股票市场的交易也剧烈缩水。而荷兰人没有想到的是,这还只是阿姆斯特丹作为金融中心盛极必衰的开始。

随着英国的崛起,荷兰和英国开始了对海上霸权的争夺,荷兰无力阻止英国海洋势力范围的扩大。而欧洲大陆上,法国正处在太阳王路易十四主政期间,路易十四雄心勃勃地想要称霸欧洲,于是联合英王查理二世,同时从海上和陆上对荷兰宣战。荷兰在英法两个大国夹缝之间左支右绌,虽然没有亡国,但是战乱带来的伤害让荷兰的经济和金融不可避免地衰落了。

欧洲的金融中心,从那时起,就渐渐进入了伦敦时代。而伦敦也利用这个契机逐渐摆脱了对英国国内经济循环的依赖,更加地国际化,成为了全球的金融中心。

第二回合,是英国通过合纵连横打压荷兰的国运,伦敦后来居上1∶1,打平阿姆斯特丹。

经历了一战和二战,金融中心已经从欧洲大陆转移到了美洲。阿姆斯特丹和伦敦,又站在了同一水平线上。而此时,又有一个契机出现了。

随着美元国际货币地位的确立,很多国家,比如苏联、东欧等国为了规避政治风险,就有了在第三国储蓄和交易美元的需求。这被称为“欧洲美元市场”。

这个市场花落谁家呢?巴黎、阿姆斯特丹和法兰克福都在犹豫和权衡利弊。而伦敦果断地抓住了这个机会。于是,潮水般的美元纷纷向伦敦涌来,大量的资本输入,奠定了二战之后伦敦作为金融中心再次崛起的基础。

第三回合,英国果断地让欧洲美元市场安家伦敦,2∶1反超阿姆斯特丹。

而现在,脱欧带来了新的变数。

脱欧之后的伦敦丢失了欧盟护照,意味着过渡期之后所有的金融服务业有可能需要重新获得在欧盟的资格。与此同时,欧盟和英国之间的硬边界也让金融从业者往返于欧洲大陆和英国本土变得不那么方便了。

所以随着脱欧进程的不断加速,从去年开始,很多银行和金融公司就已经开始在欧洲大陆设立分部,来减少脱欧带来的业务影响。这必然会让一部分金融业务转移到欧洲大陆。

金融机构逃离伦敦

图源:英国智库NewFinancial

阿姆斯特丹的优势又出现了。它是荷兰的首都,既是大港口,也是重要的航空枢纽,一直以来也是欧洲的投资门户和金融中心,相对于巴黎而言更加开放,社会更加有序;而相对于法兰克福而言又占据了国家资源集中的优势,故而在英国脱欧之后,成为了承接英国股票交易外流业务的大赢家。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在英国脱欧之后,阿姆斯特丹必然会在欧盟的金融版图上,占据一个相当重要的地位。

第四回合,借助英国脱欧,业务外流的机会,阿姆斯特丹再次扳平比分2∶2,平。

尽管脱欧之后,阿姆斯特丹占据天时和地利,看起来优势很大,但是伦敦也有自己的大招还没有放出来。

英国人民在议会广场庆祝“脱欧”

英国在金融业方面向来以身段灵活著称,加入欧盟之后,为了适应欧盟对金融监管的高标准,英国已经显著提升了自己的金融监管,尤其是反洗钱的标准——而这其实对于资本的流入造成了一定的障碍。

脱欧之后的英国,虽然面临阿姆斯特丹、法兰克福等欧洲大陆金融中心的竞争,但是也同时挣开了欧盟的监管锁链。为了提振对英国至关重要的金融业,鲍里斯现在手里的牌也不是很多,英国很可能实行比欧洲大陆更加宽松的金融监管政策,来吸引国际热钱和游资,以期重现辉煌,再次反超。

欧洲金融中心争夺战的大戏,才刚刚开始。

作者| 司马懿 |当值编辑 | 麻酱

责任编辑 |何梦飞主编 |郑媛眉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