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的苦衷

因为工作原因,星空君去某高速集团开了一个会,然后诧异的发现,这家打着经营高速公路幌子的公司,背后是一个庞大的融资平台。

后来,翻了翻上市公司中的高速公路,原来大家的操作手法大致相似:利用高速公路的优质资源,通过上市平台增发、发债等方式吸引各方融资,然后,把资金用于当地主导的投资项目,而非仅仅高速公路。

当然了,不是所有高速公路的效益都这么好,尤其是2020年疫情期间,很多高速公路赔得一塌糊涂。

比如,贵州高速。

2020年3月,在疫情最严重、高速公路几乎门可罗雀的时候,贵州省交通厅厅长调任茅台集团董事长。

由于茅台集团是厅级单位,表面上,这是一个普通的平级调动,但很多人忽视了两个重要的因素:一是贵州高速正处于非常艰难的资金匮乏期,二是贵州茅台是贵州省质地最佳的上市平台。

在这个时候让分管高速的领导去茅台,背后的逻辑也就很清晰了:通过贵州茅台为贵州高速公路融资。

新任董事长高卫东上任当月,贵州国资委拟向茅台集团转让所持贵州高速14.7%的股权,转让价150亿元,全部现金支付。

2019年年9月中旬,茅台集团发布公告,称拟发行150亿公司债券,拟用于对贵州高速股权收购、偿还有息债务、补充流动资金需求等。

茅台虽好,但贵州高速并不太好,由于地形的特殊性和成本居高不下,无法和上市公司中的高速公路相比。据报道,贵州高速总负债已经达到2773.42亿元。仅仅依靠高速公路收费,甚至难以填补每年的利息支出。近四年来,贵州高速每年的利息支出都超过100亿元,比如2019年利息支出为112.89亿元,但当年的车辆通行费收入却只有101.71亿元。

了解了这些背景,再重新理解茅台,以及茅台的各种营销策略,似乎就更容易理解了。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