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运作大师,雷军和他的小米集团

资本运作大师,雷军和他的小米集团
2019年08月21日 08:01 诗与星空财报

文:诗与星空(公众号:SingingUnderStars)

8月20日,小米发布了2019年二季报:2019年第二季度收入达到人民币520亿元,同比增长14.8%。毛利率较去年同期的 12.5%增长至14.0%。经调整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增长71.7%,达到人民币36亿元。截至2019年6月30日,我们的现金总储备已经达到人民币511亿元。

小米上市的时候,雷军一再强调,小米是一家互联网公司。言外之意,和那些手机公司不一样,小米不只是做手机的。

但是毋庸置疑,彼时,小米的营收和利润是靠着手机业务来支撑着。

后来,不少分析人士认为,小米是一个以手机为主的物联网公司,其IoT业务目前做到全国最大,未来非常具有想象力,随着AIoT概念的提起,很可能成为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都对。

小米是一家手机厂商,从财务数据看是没有错的。

小米是一家IoT厂商,从公司从事的业务范围来说也是没有错的。

1、手机业务营收略增,销量下滑

财报数据显示,小米手机业务营收占全部营收的61.5%,达到320亿。虽然有5%的增幅,考虑到小米手机均价提高,实际销量是下滑的。

关于手机业务,小米财报的表述非常有趣:本季智能手机销量达到3,210万部。根据Canalys的资料,2019年第二季度我们的智能手机出货量排名全球第四,智能手机全球出货量的市场占有率从2018年第二季度的9.5%增加到2019年第二季度的9.7%。通篇没有表述销量下滑的事实,当然也不算太差。

2、IoT与生活消费产品分部继续维持高速增长

其实小米的事业部分类有点“鸡贼”,因为IoT与生活消费产品分部包括小米电视业务和笔记本业务。

2019年上半年,小米电视成为中国电视销量第一,带动了整个事业部的销售额。分部收入为149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44.0%。

其中纯IoT的业务增幅情况很难单独体现,这是小米的未来。

3、有品电商平台稳步增长

在互联网业务中,包括广告业务、有品电商业务等。

其中有品电商非常引人注目,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六个月,有品电商平台的商品交易总额(「GMV」)达到人民币38 亿元,同比增长113.9%。2019年6月,有品超过65%的GMV来自于非小米手机用户。

和京东、天猫不同的是,有品主打精品,而不是走量。所以38亿的销售额,毛利率非常可观。

4、海外业务

2019年第二季度,境外市场继续保持强劲增长,收入增长至人民币219亿元,同比增长33.1%。

小米的海外业务主要在印度,把中国OV战略照搬到了印度,门店做到了田间地头。小米在印度拥有超过1,790家专注于二线城市及农村的Mi Store门店。

据IDC数据,小米的智能手机在印度连续八个季度保持出货量第一。

另外,小米在欧洲也比较受欢迎。表哥在研究一家A股跨境电商的时候,特意去它的电商网站看,发现销量最好的就是小米手机。西班牙公开市场渠道智能手机出货量位列第二。与此同时,我们正于欧洲布局运营商渠道。旗舰智能手机如小米MIX 3和小米9系列已经在英国、法国、西班牙、意大利、瑞士等国家的运营商渠道开售。

财报罗列了小米的各种业务以及核心业务构成。然而,表哥认为,小米让大家看到的都是假象,揭开神秘的面纱背后,小米其实是一家资本运作公司。

让米粉念念不忘的是雷军的这句话:小米硬件综合净利润率永远不会超过5%。

雷军说这句话的样子,有点像雷锋。

事实上,对于一家营收过千亿未来有望过万亿的世界五百强巨头来说,5%的综合净利润率已经很高了。要知道,排在世界五百强第二名的中国石化,号称躺着数钱,营收接近3万亿,净利率也不过3%左右。

如果小米集团能保证净利率真的能达到5%,现在买小米的股票一定不会吃亏。

最近表哥在研究科创板,发现很多已经上了科创板或者正在冲击科创板的公司,背后都有小米和雷军的影子。

而这些公司的财务数据揭示了小米5%的综合净利润率的真相,并不像米粉们想象的那么高尚和简单。

雷军是个超一流的资本运作大师,绝不是雷锋。

以科创板上市公司光峰科技为例,这是一家从事激光投影仪生产的公司。没错,它生产的激光电视就是价格低至9999元的米家激光电视。

资本层面,公司与小米关联方天津金米、顺为科技合资成立峰米科技,峰米科技负责研发和设计,光峰科技为峰米科技生产激光电视,然后峰米科技再卖给小米。

其中,天津金米、顺为科技均为小米和雷军参股并控制的公司。峰米科技的毛利率能达到30%-40%,小米销售该款产品的毛利率低于5%。

小米确实没赚大钱,代工厂也没有,都返给客户了吗?

没有,整个产业链中,最大额的利润,被小米和雷军持股控制的“中间商”峰米科技攫取了。

表哥又看了石头科技的招股书,几乎如出一辙,这家公司是小米扫地机的供应商,但公司却不生产一台扫地机,这次代工厂由光峰科技换成了A股的欣旺达。

米家产业链已经规模很庞大,其间林林总总的“中间商”也茁壮成长,本质上它们都是小米的关联方。最终带来的利润,都有小米的一部分。

未来,小米有两条路可以走。

一条路是阿里模式,对这些参股公司中业绩比较好的谋求控制权和并表。小米的营收规模及净利润会迅速扩张,远超现在。

另一条路是腾讯模式,对这些参股公司提供平台和协同化营销,但不谋求并表。这些参股公司的业绩会以投资收益的形式体现在小米的报表中,增厚公司的净利润但不影响营收。

无论哪种模式,小米的业绩都会随着规模的扩大而大幅提升。

财报显示小米二季度的净利润为19.5亿,但公司公告中却宣称“经调整”后净利润36亿。

利润可以随便调整着玩吗?

根据小米财报,涉及到利润调整主要包括六部分

(1)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

(2)以股份为基础的薪酬

(3)投资公允价值变动净值

(4)收购导致的无形资产摊销

(5)基金投资者的金融负债价值变动及

(6)所得税影响。

其中,2018年年报的净利润调整以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为主,2019年二季报的净利润调整以投资公允价值变动净值为主。

投资公允价值变动比较容易理解,公司持有的其他公司的股权经过评估发现贬值了,但这种贬值并不是真金白银的损失,所以小米在公布调整后净利润的时候,将这部分“浮亏”剔除掉。

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就比较难理解。

表哥在这里针对2018年财报影响巨大的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做个简单的科普(该影响已经在2019年消除,2018年底,全球发售完成后,所有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自动转换为B类普通股,因此不再产生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

2018年的时候,小米认为,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的影响金额不能真实体现公司业绩,所以对其进行了调整,从而让业绩更能 “真实”。

优先股在会计上既可能划分为负债,也可能分为权益,涉及到复杂的财务判断。如果说国内银行发行优先股是为了资本充足率方面的考虑,普遍通过设计将其归入权益;小米则没有这方面的动机和考虑。而且参考赎回条款(优先股股东有权要求赎回)、转股条款(非固定对固定),小米在上市的时候最终是将其归类为负债,并且以公允价值计量。

作为以公允价值计量的负债,如果公允价值上升(因为小米经营的好,转股权的估值在涨啊),负债金额增加,对应着就会在损益表上产生公允价值变动损失。这就是小米去年亏损的主要原因。

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之公允价值变动亏的越多,说明公司经营的越好。

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不是“真金白银”的损失,因此不产生现金流出,而且“债主”不会真的追偿,这是一种财务技巧导致的核算亏损。

采用类似核算方式的还有港股上市的美团,看起来业绩一塌糊涂,其实主要是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的影响。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