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跑路的100种方法,走在ST的康庄大道上

论跑路的100种方法,走在ST的康庄大道上
2019年12月05日 08:01 诗与星空财报

文:诗与星空(ID: SingingUnderStars)

年关将至,上市公司最重要的一件事—出具年报,已经在路上了。

表哥多次强调,真正的年报季,是从三季报开启的。原因是从时间进度来看,三季度过完了全年75%,从经营进度来看,一般也完成了全年的大半业绩。

三季报往往能透露出很多信息,甚至可以提前预判公司年报情况。比如贵人鸟,三季报亏损1.67亿,如果最后一个季度不搞点大动作,公司很可能就要ST了。

12月3日,贵人鸟发布公告称,由于流动性紧张,未能按期偿付“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公司债券”本息共计6.47亿元。

还不上账的,已经不是第一家了。

只不过贵人鸟的问题特别严重,有多严重呢?

这笔欠款6.47亿,累计欠款超过30亿,而公司账面只有1500万元,就算是分期都不太可能还得上。

表哥是个马拉松爱好者,爱好跑步的经常被戏称“鞋教”。虽然看起来跑步很省钱,但实际上跑鞋、跑表等装备也是比较烧钱的。传说中的马拉松四大跑鞋品牌大多数都上千,跑量比较大的选手一双鞋顶多穿3个月,经常是外观还几乎崭新的跑鞋因为支撑塌陷而退役。有些跑友在网上买了跑鞋,会到著名的“虎扑”鉴定真假。

虎扑背后的投资商,正是曾经的“鞋王”贵人鸟。2015年1月,公司斥资2.4亿投资虎扑;同年7月,2000万欧元投资西班牙足球经纪公司;2016年6月,3.83亿投资湖北杰之行;8月,3.825亿投资厦门名鞋库;12月,2.6亿投资安康保险… …

2018年,公司亏损;2019年,公司没钱了。

钱呢?

其实,公司一直就没怎么有钱。那这些买买买的钱从哪来的?

从公司近年财报看,营收和净利润出现很明显的不相干性。费了好大劲收购来的公司,营收最高,但利润不佳,导致业绩平平。

业绩不好自然也赚不到钱,公司收购的巨额资金主要是借来的。

2016年年报显示,公司短期借款12亿,长期借款3.9亿,应付债券12.95亿… …这些债务,比公司2016年全年的营收都要高。

为了并购,也是拼了。

2014年,恰逢A股牛市,上市公司并购成为常态。很多公司经营者误将资本市场的繁荣当做自己经营做得好,在2015年前后开展了大规模的资本运作。

但是公司投资的对象并不是非常优质,像虎扑这类比较烧钱的互联网企业,盈利模式不明朗,并不太适合成为A股上市公司的标的。

潮水退后,一片荒芜。

当然,对于业绩的糟糕表现,骄傲的管理层是不承认的。他们甚至在半年报上列上了阿迪、耐克的业绩表现。

从对比数据来看,贵人鸟营收远超世界巨头,业绩下滑的幅度也并不算差。

作为鞋教成员,表哥对这个对比数字表示不解,耐克的全马破二鞋供不应求,阿迪的Boots也广受全球欢迎。

甚至有著名财经媒体被上了眼药,用这么一句话评价贵人鸟的业绩:单看贵人鸟品牌在国内的营收,与耐克、阿迪等国际大牌相比也毫不逊色,但期内贵人鸟的归母净亏损却高达1.66亿。

表哥查了下数据,耐克品牌(含Jordan,不含匡威)的年营收达372亿美元,同比增长11%。这压根不是一回事,那这个对比数据是什么意思?

其实这是公司旗下“名鞋库”分品牌的销售情况… … 阿迪耐克只是名鞋库销售的产品品牌,碰瓷碰到这种程度,真是醉了。

A股曾经有一段时间不发新股,所以壳资源显得非常重要。很多濒临破产的上市公司,通过把自己卖个好身价来捞最后一笔钱。

而根据证监会的规定,公司连续两年亏损就要ST,连续三年亏损就要准备好退市。所以很多壳资源都要想尽千方百计保证不亏。

如今,A股进出都越来越规范,壳资源不值钱了。

如果卖不掉壳,上市公司还有什么价值?

那不如跑路。

1、股权质押

股权质押本是一种方便快捷的融资手段,大股东为了资金周转,将手里的股权质押给金融机构获取资金。

但这种融资手段逐渐被恶意利用,成了跑路的工具。

贾跃亭是怎么跑路的?联合姐姐把股权100%质押,套现离场。

贵人鸟呢?

Wind数据显示,公司最大股东贵人鸟集团(香港)有限公司的股权质押率为99.02%,和100%有区别吗?可能有一点点区别吧。

2、预付账款

2018年,中弘退向两家皮包公司预付了60多亿巨额款项后,实控人跑路。本来就没几个钱的公司摧枯拉朽般的倒掉,成为低于1元股而退市。

公司亏得一塌糊涂的时候,为什么还要砸锅卖铁卖点血,来预付巨额款项?

CPA的审计重点,这类事项涉嫌利益输送。

2019年三季报显示,贵人鸟账面预付款余额2.7亿,货币资金剩了1500万。不出大的意外,年报可以看出,这1500万应该是在银行的各种保证金,公司想提也提不出来了。

3、卖资产

贵人鸟表示,在债券停牌期间,公司将继续通过多途径筹集偿债资金,包括通过持续生产经营活动,获取一部分偿债资金、继续推进公司部分资产的处置,包括公司持有的股权投资基金、部分子公司股权及部分固定资产及积极配合受托管理人做好债权人沟通协调工作。

实事求是的讲,公司在牛市的时候大手笔并购的资产,并不是什么优质资产,现在也值不了多少钱。

现在抛出处置资产的方案,更大的可能,是进行最后一轮的套现。

公司看似“辉煌”的业绩背后,其实是和经销商的沆瀣一气。

2019年10月,上交所发布了一则通报批评,通报显示,贵人鸟分别于2015年、2016年、2017年向经销商累计提供财务资助19.42亿元、17.45亿元、14.19亿元,分别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86.85%、73.2%、50.9%。

也就是说,通过借钱给经销商,让经销商采购从而实现公司“虚增”销售额的目的。

虽然这种行为很难说是造假,但也说明公司的营收水分很大。

对此,谁来承担责任呢?

通报显示:经上海证券交易所(以下简称本所)纪律处分委员会审核通过,根据《股票上市规则》第17.2条、第17.3条和《上海证券交易所纪律处分和监管措施实施办法》的有关规定,本所做出如下纪律处分决定:对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及时任财务总监李志平予以通报批评。

绝妙的财务劝退书。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