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股的暴富之路

医药股的暴富之路
2020年08月06日 08:00 诗与星空财报

8月4日晚间,福布斯中国发布福布斯医疗健康富豪TOP50榜。

排名第一的,是翰森制药的董事长孙慧娟。

孙慧娟何许人也?

2018年,有一款药因为徐峥的《我不是药神》而闻名。它就是印度产的格列卫(电影中叫格列宁)仿制药。

据报道,格列卫在中国香港的价格大约折合为17000,美国为13600,澳大利亚为10000左右,在日本16000,韩国约为3000,以上均折合为人民币。而且大多数国家和地区都将这种救命药纳入医保,以澳大利亚为例,病人需要负担的部分仅相当于200元人民币左右。

中国呢?

23500元,并且没有纳入医保。

好在中国也开始生产这种仿制药了,其中最著名的一家公司叫豪森药业,这家公司遭到了原版厂商诺华的起诉,最终豪森药业胜诉。

据天眼查,豪森药业是翰森制药全资子公司,翰森制药是港股上市公司,董事长叫钟慧娟,而钟慧娟的老公叫孙飘扬。

孙飘扬是谁?正是恒瑞医药的前董事长。

他也在排行榜之内,名列第三。简单计算,孙飘扬、钟慧娟二人财富合计达2535亿元人民币。

我们在分析A股上市公司财务报表质量的时候,对恒瑞医药赞不绝口。公司各种账务处理非常霸气,比如超高的研发支出全额费用化,对核心设备资产进行了加速折旧法处理,导致公司的净利润和同行比,有大幅“虚减”的嫌疑。

每次介绍公司的财务质量,都会有粉丝感叹,股价太高了,甚至有粉丝半开玩笑的说是不是收了好处。

于是,眼睁睁的看着股价从60多涨到了90多。

事实上,恒瑞医药也不是那么完美,比如研发费超高的同时,销售费用也是非常高,超过营收的30%。在高企的销售费用背后,公司甚至爆出来向医疗机构行贿的丑闻。

而且,公司从2019年开始新增了近10亿的其它应收款,年报显示这是备用金,但从两年来实际操作看,很像是为了方便营销推广的时候花钱方便。

但是,行业潜规则下,绝大多数药企都很难独善其身,只能期待集采政策不断的挤压掉权力寻租空间。

瑕不掩瑜,财务质量好的公司,往往市场表现也比较好。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