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也亏钱?!

钻石也亏钱?!
2021年07月18日 09:00 诗与星空

文:诗与星空(ID:SingingUnderStars)

想必大家都有还房贷的经历,年利率5%左右的房贷,分20年、30年还完后,累计支付的利息比当时的总房款还要高。

一般来说,房贷是利率最低的房贷,除了京东方、隆基股份这类极个别的重点扶持行业中的公司能拿到低于5%利率的银行贷款,大部分企业无法得到这么低利率的银行贷款。从上市公司年报披露情况看,大多数公司的贷款利率在5%-7%之间。

如果出现了超过10%的利率,那大概率不是真正的银行贷款,而是从非银行类的金融机构获取的贷款,是“高利贷”。对于上市公司说,这种贷款风险极高。

黄河旋风(600172.SH)是一家生产工业金刚石的企业,广泛应用于机械加工行业。俗话说,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作为工业原材料来说,金刚石非常重要,而自然界的金刚石,又被成为钻石,却是昂贵的装饰品。

看起来很不错的业务,是不是很赚钱?

然而事实情况是,公司2020年亏损9.8亿元。是什么原因,让公司把钻石业务做亏了呢?

01

利息支出非同寻常

2020年年报显示,黄河旋风长短期借款合计39.5亿元,但2020年利润表的利息支出却达到了3.1亿元。公司在建工程中资本化的利息超过3000万元,公司当年的全部利息支出已经超过3.4亿元。

按照账面借款金额粗略估算,公司的贷款利率10%左右。

这远远超过了正常银行借款的范畴,说明公司的借款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来自非银行渠道的高息借款。

2020 年全年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 24.51亿元,比去年同期 29.14亿元减少 15.9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8 亿元。

和公司的营收规模相比,39.5亿元的借款规模实在过高了。公司全年的营收都去还借款也还不上,借了这么钱干什么了?

现金流量表显示,2017年以来,公司每年进行购建固定资产、在建工程的现金超过20亿元。极大的透支了公司的财力,导致公司资金链濒临断裂。不得不靠借贷维持资金周转,而借款构成中,以保证借款为主,多达29.21亿元。

保证借款的担保方是公司的关联方,主要由河南黄河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提供担保,部分由河南黄河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公司前董事长乔秋生共同担保。

按照常规思路,黄河旋风几年内固定资产投资过百亿元,如此大兴土木,一定会带来巨额的应付款项。然而资产负债表显示,公司的应付款项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应付工程款余额只有1339万元,这意味着公司购建固定资产的数十亿款项都能及时结清,甚至是现款交易。

这不合常理,也不合逻辑。

黄河旋风没有在财报中披露最大的供应商的名称和细节,但披露的关联方交易中,同一集团公司下的子公司河南黄河田中科美压力设备有限公司的数据非同寻常。应收方超过4000万元,应付方超过1600万元,作为同一家集团的子公司,竟然还计提了100万的坏账准备。

实际操作中,关联方尤其是同集团下的企业是不太可能计提坏账的。很多集团型上市公司都有专门的关联交易平台,如果是为了投资者负责,集团公司可以通过划拨的形式直接抹平内部债务。

内部单位计提坏账准备,说明这家子公司经营状况已经非常困难。在这种情况下,还频繁向其采购,有利益输送的嫌疑。

02

只能看不能用的货币资金

黄河旋风2020年的年报中,货币资金达到了13.65亿元。一边是巨额借款,一边又是不菲的存款。

在结合居高不下的利息支出,这是典型的“存贷双高”现象。

说起存贷双高,投资者不由自主会想到康美药业,公司账面数百亿的资金最终证实是假的。黄河旋风的资金会不会是假的呢?

财报显示,这部分资金倒不是假的,而是受限的。公司的使用权受到限制的其他货币资金及应收保证金利息为8.85亿元,65%的账面资金均无法正常使用。

公司13.24亿元的应付票据中,11.33亿元为银行票据。作为最“安全”的票据,银行票据见票即付,银行也会要求公司在银行账户里存够保证金。

由此可见,公司账面资金虽多,但实际上大多都是欠款的保证金,资金链非常紧张。

和应付银行票据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公司的应收款项中,没有一分钱银行票据,存在两种可能:第一是公司产品缺乏竞争力,销售主要依赖赊销,而在供应商方面缺乏信用,采购需要现款交易、预付款或者银行票据;第二是公司对供应商存在着利益输送的嫌疑,将上市公司大量的资金通过供应商或实质上的关联方进行转移。

应收款项、预付款项和其他应收款三项合计超过12.25亿元,差不多是公司全年营收的一半以上。

03

亏在哪儿?

作为一家营收规模只有24.5亿元的公司,是如何亏掉近10亿的?

利润表显示,主要“失血点”有三个,一是2.9亿元的资产处置损失;二是2.46亿元的资产减值损失;三是2.15亿元的信用减值损失。

其中,资产减值损失主要来自存货跌价损失,令人吃惊的是,公司存货总额只有11亿元左右,却计提了超过22%的存货跌价损失。

审计师在年报中对此提出了意见,称计提跌价准备的原因是成本高于可变现净值。意思是存货的账面价值不及市面价值,莫非市场上的钻头降价了?

正常情况下,每月都需要盘点存货,市场价格的变动带来如此高比例的存货跌价损失,公司不可能在年底才发现。在半年报、季报中均为体现,存在着信息披露不及时的可能。

信用减值损失则全部来自应收款项,910亿元左右的应收款,也有超20%的坏账,足以证明公司的客户信用非常差,巨额应收款未来的坏账风险比较高。

换言之,公司预付款采购来的原材料,以及赊销形成的销售收入,最终都以超过20%的高比例形成损失。包括现金在内的所有流动资产,都像黑洞一样吞噬掉经营产生的利润。

04

人工钻石的市场空间

在传统业务受阻的情况下,公司开始尝试多元化突破。对于人造金刚石企业,把目光投向了钻石。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超硬材料市场,其中,人造金刚石销量占世界市场的 90%以上。但遗憾的是,包括黄河旋风、新劲刚等上市公司在内的多家从事人造金刚石的企业都经营不善,除了市场因素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缺乏自己的标准。

2018年以来,多家人造金刚石企业都不约而同的去尝试“培育钻石”的生产。所谓“培育钻石”,就是人造钻石。

钻石和人造金刚石是完全相同的物质,只是经过商业包装,天然钻石价格高高在上。中国企业的人造钻石尝试冲击珠宝市场,可惜的是无法掌握市场标准。

全球钻石巨头戴比尔斯、施华洛世奇等珠宝品牌纷纷开始建立自有品牌的人造钻石,但它们都制订了自己的标准,用标准锁定高额利润。中国的企业虽然成本低、质量佳,却无法取得竞争优势。

(声明:本文首发于《证券市场周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声明:本人不持有文中所提及的股票)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