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给毛利率注水?

如何给毛利率注水?
2021年12月04日 09:00 诗与星空

随着碳中和、碳达峰的快速推广,新能源领域开始了爆发式增长。除了新能源车持续火爆外,基于光电、风电、水电等新能源发电方式,也成为热门。

据一部分上市公司披露,光电、风电的度电成本已经降到0.1-0.2元之间,从成本方面已经具备了替代煤电的基础。

但是,这些新能源发电方式,虽然成本越来越低,但和煤电相比,还多了一个额外的操作:输电。大部分风光水电的发电场所都位于比较偏远的西北、西南等区域,而用电高峰城市大多在东部,这就需要特高压等相关技术将电力资源输送到更需要的城市。

由此而来。新能源车、储能、输电带来的热管理业务的需求量越来越大。

据高澜股份(300499.SZ)财报介绍,公司主要从事面向新能源发电领域和新能源车领域的热管理业务。三季报显示,1-9月公司营收10.63亿元,同比增30%,主要系东莞硅翔新能源汽车(下称“东莞硅翔”)相关业务带动。归母净利润3576万元,同比降19%,但降幅较半年报的38%有明显收窄。

其中,第三季度单季营收4.23亿元,同比增35%,单季归母净利润1894万元,同比增13%,扭转了半年报的下降态势,扣非归母净利润同比增37%。

从第三季度的表现来看,公司的经营情况有了转机,按照这个趋势,年报净利润有望实现同比增长。

由于三季报披露的内容较少,根据公司之前披露的详尽半年报,从公司分业务线条的营收情况看,公司大部分业务的营收都在下滑,只有动力电池热管理和新能源汽车电子制造产品大幅增加。这两部分业务,均来自公司在2019年并购的东莞硅翔。

1

经过修饰的毛利率

在高澜股份的全部业务中,增速最大的是东莞硅翔的新能源汽车电子制造产品。但财报显示,该项业务的毛利率从2019年并购时的42%左右下滑到现在的25%左右。

在毛利率不断下滑的同时,公司三季报的信用减值损失达到1456万元,考虑到季报没有经过审计,那么,在经过审计的年报中,信用减值损失预计会有更高的金额。和公司的净利润相比,坏账的金额具有重大影响。

从历年财报看,公司的坏账主要出现在东莞硅翔并表之后,因此坏账大概率来自于该子公司的应收款。

资产负债表显示,高澜股份自并购东莞硅翔以来,应收款项爆发式增长,已经从2018年底的4.76亿元增加到2021年三季报的9.37亿元。

数据来源:同花顺iFind,制图:诗与星空

这意味着东莞硅翔的营收构成中,可能相当一部分是赊销,而这些赊销的回款情况并不尽如意,带来了较高的坏账。

如果考虑到无法正常回款的情况,公司的真实毛利率其实更低。

2

资金链周转不佳

从事新能源行业的企业,大多有一个共同点:重资产运营。也就是生产线等固定资产导致资产端较重,同时负债也较重,资金压力很大。带来这种状况的主要原因是新能源行业处于快速成长期,为了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取得先机,大部分新能源企业都超出平时的承受能力进行投入。

虽然新能源未来的行业趋势比较明朗,但是对于投资者来说,行业大发展背后也孕育着产能过剩的风险。在可承受的范围内量力而行才有可能规避风险,很显然,高澜股份旗下的东莞硅翔并未如此操作。

2021年三季报显示,公司长短期借款超过2.58亿元,较2018年并购前增加了4倍多,同时还在2020年发行了1.8亿元的债券,公司的融资成本比较高。2020年年报显示,全年利息支出1197万元,而2021年1-9月份利息支出2216万元。

相对于公司3576万元的归母净利润来说,利息支出的负担非常重。

从现金流量表来看,并购的第二年,高澜股份2020年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就由正转负,从上年的5240万元极速下降为-7155万元。其中主要降低的金额,就是销售商品收回的现金,也佐证了公司并购后,新增的销量中有大额的赊销。而同时,公司的投资性现金流净额也为负数,当年的现金流主要靠借款维持。

2021年三季报中更是雪上加霜,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9162万元,投资性现金流量净额为-4788万元,公司对借款的依赖进一步增加。

也就是说,公司并购东莞硅翔虽然带来了短暂的营收增长,但子公司的盈利质量并不高,尤其是较为庞大的赊销额和借款,最终很可能会因为坏账不断积累吞噬掉并不厚实的毛利率。

3

“巧合”的业绩承诺

高澜股份并购东莞硅翔产生了1.2亿元的商誉,并购三年来未出现商誉减值。根据并购时的对赌协议,东莞硅翔2019年度扣非净利润不低于3200万元,2020年度不低于4300万元,2021年度不低于5200万元,合计不低于1.27亿元。

2019年东莞硅翔完成扣非净利润3661万元,2020年完成扣非净利润4444万元,几乎都是“贴边”完成任务。由于当期的赊销不会立即形成坏账,这意味着公司当年完成的承诺业绩很可能是含水分的,一旦赊销在未来形成坏账,追溯公司的真实净利润其实并未达标。

通常情况下,阅读上市公司财报,只需要关注合并口径,不必关注母公司口径。所谓母公司报表,就是上市公司的本部的报表,合并口径则是将其全资子公司和控股子公司进行并表后的总额。但需要提醒的是,对于正在完成对赌协议中的上市公司来说,母公司报表是必须要看的。因为母公司和新并购的子公司之间的一些内部交易,并表的时候进行抵消,不体现在合并口径,却会体现在母公司口径报表。

在半年报中,东莞硅翔完成了3860万元的净利润,距离完成全年5200万元的净利润比较乐观。在母公司报表里,新出现了2600万元的关联方往来款项。虽然没有披露关联方的公司名称,但高澜股份并表子公司中,仅有两家营收规模超过2000万元,一家是岳阳高澜节能,另一家就是东莞硅翔。

从中可以推测,高澜股份的这笔关联方往来款的对方单位,正是借给了东莞硅翔。

三季报的资产负债表显示,公司账面其他应付款从上年同期的2657万元增加到了5193万元,增幅高达95.44%,公司称,这是因为东莞硅翔从少数股东借款导致。

原来,除了上市公司借钱2600万元给东莞硅翔外,少数股东也借了差不多2500万元左右的款项,合计超过5000万元的周转资金,再结合公司发的1.8亿元的可转债,大幅节约了利息支出,确保子公司东莞硅翔能够顺利完成全年业绩承诺。

4

内斗疑云

在公司原有业务下滑,勉强靠新并购的东莞硅翔提升业绩的时候,笔者发现公司大股东中,有一位叫做吴文伟的正在减持和质押股份。

据同花顺iFind,吴文伟持股数量从2018年底的1816万股,下降到了2021年三季报的689万股,同时还质押了近半股份。

早在2019年9月29日,高澜股份召开股东大会宣布现金购买东莞硅翔的议案的时候,吴文伟作为当时董事会成员,投了反对票,同时投反对票的还有监事陈德忠。随后,公司在10月8日发布公告,换掉了吴文伟和陈德忠。

吴文伟投出反对票的原因是,东莞硅翔经营风险偏大,资产评估估价偏高、产品前景不明,技术含量较低,已经出现大量坏账,还曾经存在注册资本未缴足、股权代持、同业竞争、关联公司占用标的公司资金、重大业务合同主要条款缺失、违反社保劳动法规等多项不合规风险等。

这种情况下,股东进行减持也质押就不难理解了,吴文伟提出的问题,都在随后的财报中得到了印证。在东莞硅翔通过各种输血勉强完成业绩承诺后,高澜股份是不需要计提商誉减值准备了,但届时谁来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