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军区块链业务被沽空 P2P中概股信而富股东套现游戏还能玩多久?

进军区块链业务被沽空 P2P中概股信而富股东套现游戏还能玩多久?
2021年03月07日 11:28 界面新闻

见习记者丨陈靖

原本专注于P2P业务的互金中概股信而富,在去年7月易主更名为SOS健康救助服务有限公司(NYSE:SOS)后,近日被美国知名沽空机构Hindenburg Research和Culper Research所“盯上”。

2月26日,上述两家机构针对SOS发布沽空报告,导致公司股价当日重挫23%。3月4日和5日两日,该公司又累计跌幅超20%。

具体看来,沽空报告表达了对SOS的各种担忧。从监管风险到涉嫌对其业务的虚假声明,Culper Research提出的指控是,SOS实际上并没有像它所说的那样购买加密货币矿机等。

此外,在股价不断回升的同时,却出现大股东疯狂出逃的现象。SEC文件显示,从2月18至23日,此前的大股东就几乎完全退出了公司。由此可见,上述两家机构对于SOS的质疑并非空穴来风。

虚构业务?SOS区块链业务疑点重重

沽空报告中关注的SOS,是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中国公司。SOS此前是一家消费贷款公司,名为信而富。

公开显示,SOS是一家以人工智能和区块链为核心技术的新型高新科技公司,以AI+区块技术+卫星通信+大数据为基础,为客户提供包括救援、医疗与保健、国际贸易、数字资产管理在内的数字化技术服务。

2021年以来公司股价获得大幅回升的原因,与其官宣进入区块链业务有关。

1月21日,SOS表示,公司已购买了价值2000万美元的数字货币采矿设备,包括超过1.5万台矿机,并且5000台已于2月23日投入使用。但根据Hindenburg Research和Culper Research报告,SOS在2月23日公布的新购买矿机现场照片存在多处漏洞。

根据SOS1月21日宣布,公司购买的是“Momentum”品牌“T2T 37T”和“A10 Pro”两种型号的矿机。但Hindenburg Research和Culper Research指出,市面上根本找不到所谓的“Momentum”矿机,并指出图片中的矿机,实际上为“Innosilicon”品牌。该品牌的矿机,通常会在机身上标明其中文名“芯动”。做空机构称,“芯动”英文翻译通常为“Core Motion”或者“Core Movement”。

Hindenburg Research和Culper Research认为,这样明显的翻译错误,暴露了一个事实,即公司对声称已经购买的矿机并不了解,甚至连品牌名字都拼不对。另外,Hindenburg Research和Culper Research两家机构还指出,SOS宣传中还暴露了一个区块链行业的常识性错误,即公司目前根本不可能以其披露的价格买到这么多的矿机。报告表示,其曾造访SOS在监管文件中列出的总部地址,发现那里是一家位于纽约的酒店。

对于上述指控,SOS方面3月1日回应表示,公司支持诚信,并致力于保持透明度和最高的道德原则。SOS保留对这些沽空者可能拥有的所有权利,并将积极捍卫自己,反对这些攻击和误导性指控背后的人。该股当晚收盘大涨逾40%,盘后再飙18.4%。

股价“逆天改命”,上市主体金蝉脱壳?

2017年4月,信而富成为仅次于宜人贷之后第二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网贷平台。作为在美股上市较早的互金公司,与同期上市的一些公司相比较,不管是在股价还是在业绩方面,信而富都显得惨淡。

在P2P业务未剥离之前,信而富股价曾一度跌至1美元以下,游走在退市边缘。

2020年8月,信而富美国董事会引入新的控股股东、出售信而富体系获利,使得信而富平台运营体系已经与上市公司彻底脱钩,股票代码和上市名称也全部更名。

更名后,SOS公司宣布将包括P2P业务在内的多家子公司以350万美元的现金对价出售给了杭州第三方资管公司汉土资产。汉土资产将成为上述子公司的唯一股东,并因此承担所有子公司的所有资产和负债以及子公司拥有或控制的可变利益实体。该处置协议于2020年8月6日完成。

为了促成这一交易,当时的信而富对管理层也进行了调整,其创始人兼联席CEO的王征宇也“黯然退出”。上市公司董事会决定由王征宇做信而富网贷业务的清盘工作以及“财富共享”计划,而XRF会有新的业务方向。

通过一系列的资本运作,变身SOS的信而富上市主体在完成对其P2P业务的处置交易后,已成功“脱身”。对上海信而富和王征宇而言,这一结果显然与其期望有着很大“差距”。

2020年12月,SOS发布盈利预期,2020年全年收入预计约为4950万美元,与2019年相比增长451%,毛利率预计约为9%,高于去年的5%。美国公认会计原则净利润收益预计约为310万美元。

2021年1月26日,SOS宣布发行新股,其与公司认股权证的某些持有人签订了一份书信协议,以购买其14,925,000股ADS,在扣除配售代理费用和估计发行费用之前,预计收益约为2710万美元。

1月29日,SOS又宣称完成区块链战略布局第一步,成功研发区块链和AI的防火墙系统,区块链个人生物信息存储系统,区块链AI杀毒系统,并获得相应证书,这些系统版权已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版权局登记。

在此背景下,SOS的股价也实现了逆转。截至美东时间3月1日收盘,公司股价当天暴涨超26%报3.04美元。

自2021年1月21日SOS宣布进军区块链新业务以来,公司股价获得大幅回升。但在股价不断回升的同时,却出现大股东疯狂出逃现象。SEC文件显示,自2月18至23日,大股东就几乎完全退出公司。具体看来,三大股东的大股东持股变化分别为Hudson Bay Master Fund Ltd.减持160.80万股、Anson Investments Master Fund LP.减持113.81万股、Anson east master Fund LP.LI Capital Global Opportunities Master Fund.减持37.94万股。

除此之外,包括公司董事长王燕代在内的多位内部人士也正在加紧出清。其中,王燕代Yandai Wang申请出售62.5万股、首席财务官Li Sing Leung申请出售5万股股票、Ronggang Zhang申请出售5万股。

仍有38亿未兑付,2020年回款比例仅0.3%

信而富全面退出网贷P2P业务,但进展十分缓慢。

据信而富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0日,平台所有出借人12月底的充提差金额为24.89亿元,所有出借人的待收在投余额为38亿元。2020年12月1日至12月30日,催收机构百达易对信而富平台全体出借人所持债权进行全力催收,完成催收回款总额1144万元,平台12月初的待收总额38.1亿元,月初充提差总额25亿元,以待收总额计算的催回比例0.3%。

宣退之时,据信而富在互金协会官网披露的数据,截至2019年4月30日,平台借贷余额47.83亿元,出借人数为1.28万人,逾期金额为1.96亿元。以此测算,近两年的时间里,信而富回款金额不足10亿元,仅占总待收的20%。

信而富表示,自清退以来,行业借款人借由监管的打击暴力催收、全国范围的扫黑除恶、保护消费者权益等监管政策,恶意成立“反催联盟”,展开恶意逃废债;随着一系列整顿行动不断升级与催收业务相关联的网络贷款平台、大数据爬虫公司等相关方纷纷迎来大规模的清查整肃,催收行业尤其成为重点整顿对象,这给其催收工作带来了严重的影响,也使得出借人回款工作低于原来的预期。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