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灰产王”与昆仑万维的宿命

亚洲“灰产王”与昆仑万维的宿命
2020年03月03日 10:34 阿尔法工场

导语:除上市公司昆仑万维外,业内人称亚洲“灰产王”的周亚辉在体外还控制着庞大的资产,同时再造一个“昆仑万维”的需求越来越强烈。

从去年12月初至今,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昆仑万维(SZ:300418)的股价涨幅达70%。疫情突然爆发,各省停工停学,而游戏恰好是民众隔离在家的最直接受益者。

距离一季度结束尚有一整月的时间,但昆仑万维却迫切发布2020年一季度业绩预告,数据显示,昆仑万维预计一季度归属净利润5.07-6.02亿元,同比增长33.7%-58.7%,业绩涨势喜人。闲徕互娱和GameArk的运营指标大幅增长是业绩核心推动力。

昆仑万维的主营业务为游戏研发与运营,目前旗下共有移动游戏平台GameArk、休闲娱乐平台闲徕互娱、社交平台Grindr和投资板块四大业务。其中,闲徕互娱是盈利担当,按2019年上半年业绩计算,其贡献净利润4.15亿元,占公司净利润总额的71%。

然而股价上涨的同时,公司实控人及管理层却在不断抛售股票。从2018年初至今,昆仑万维来自管理层的减持披露就没有停止过。

2月7日,实控人周亚辉刚刚公布了新的减持计划,拟减持不超过3%的公司股份,市值超8亿元。这次减持计划距其上一次减持未满一年。

估值不高,主营业务明显利好,实控人却依然玩命减持,剩下一头雾水的投资者无所适从。透过这不寻常的信号,被业内称为“亚洲灰产王”的周亚辉会有怎样的图谋?

长期空头

一切还要从四年前周亚辉的离婚案说起。

2016年9月,周亚辉与妻子李琼正式达成财产分割协议,双方将会平分财产。昆仑万维在2015年成功上市,当时正是周亚辉财富新高度,仅所持昆仑万维股价市值就超过150亿元。

传媒大亨默多克支付巨额分手费、贝索斯离婚跌落世界首富宝座,类似的剧情再次上演。

周亚辉一纸离婚书将近75亿元的股票资产分给了前妻,李琼分得18.4%的昆仑万维股票和盈瑞世纪45.2%的股权,盈瑞世纪的核心资产主要为昆仑万维17.78%的股权。

这直接导致昆仑万维的股东巨震——李琼以18.4%的持股比例成为昆仑万维2016年末的单一最大股东。

虽然李琼是最大股东,但由于周亚辉掌握着第二大股东盈瑞世纪的多数股权,再加上其自身所持股份,合计持有昆仑万维34.51%的股权,依然是昆仑万维的实际控制人。

离婚没有对周亚辉在昆仑万维的控制权产生影响,但却潜在压制了上市公司的估值。李琼在所持股份解禁后,马上进行减持操作,从2018年1月至今,李琼已经累计减持上市公司1%的股份,套现超2亿元。

实际上,李琼就好像是昆仑万维的长期空头,一旦股价有所上涨,那么其就有可能通过减持的方式变现,不会受到任何约束。

昆仑万维管理层与周亚辉的减持可能并非看衰公司的业绩,拥有李琼这样的长期空头存在,阶段高点抢先减持套现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体外帝国

周亚辉被称为“亚洲灰产王”,其投资和控股了大量的“灰产”业务,如线下棋牌、现金贷、P2P、比特币、同性交友、直播等暴利产业。

一直以来,昆仑万维都是周亚辉的创业根据地,但在上市公司之外,周亚辉资产帝国的规模同样庞大。数据显示,周亚辉在上市公司体外的资产规模并不亚于上市公司,但两者之间却是泾渭分明。

总的来看,体外资产主要包括互联网金融、P2P、保险等金融业务以及云办公和云医疗等创新业务;上市公司的业务则主要以游戏、社交为主,同时控股Opera和Grindr。

实际上,离婚事件具有里程碑意义,对周亚辉的投资逻辑有着极大触动。

在2016年之前,周亚辉的投资几乎都以昆仑万维作为主体,如映客趣店、opera等公司开始都是通过上市公司这一媒介进行收购的。

2016年之后,周亚辉显然开始对资产配置进行切割,如从上市公司剥离乐云小贷、洋钱罐等互金资产,而将闲徕互娱这一棋牌业务置入上市公司。

显然,继续以上市公司为主体的战略已经被动摇。

在周亚辉的体外资产中,有一家叫做“摩比神奇”的公司名气并不大,却极为耀眼。最近几年更是凭借极快的发展成为东南亚地区头部放贷玩家。据悉,摩比神奇在印尼每天放款笔数超过2万单,菲律宾则日放3000-4000单,目前已新入场巴西、墨西哥等地区。

“摩比神奇”是由周亚辉和360系的奇虎科技共同经营的公司,虽然奇虎科技持股超60%,但实际的经营则更多要依仗周亚辉的体外互金资源。在国内被强监管的互金业务在海外开花,海外平台或将成为周亚辉体外资产的发展方向。

Grindr

周亚辉在体外再造一个昆仑万维的需求还体现在核心资产Grindr之上。

Grindr是全球最大的男同社交软件,活跃用户主要分布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和地区。截止2018年末,Grindr在196个国家拥有8000万注册用户,月活跃用户达到1000万,日活跃用户达到400万。

Grindr的收入主要来自于会员费和广告。其中付费用户可以获得更多增值服务,如匹配更多社交对象、一次传输多张图片、过滤广告等等。

由于Grindr的数据极为敏感,因此当昆仑万维筹划拆分其独立上市后,遭到了美国外资投资审查委员会的阻挠,并以信息安全为理由叫停拆分。

美方要求昆仑万维、其关联方和受限人员均不得访问部分有关Grindr的用户、信息系统、网络连接、设施的敏感数据。Grindr亦不得向中国境内的任何个人或实体或代表其行事的人员传输敏感数据。

此外,Grindr必须关停在中国境内的业务,Grindr总部必须在美国,不能私自雇佣与昆仑万维有关的人员。美方还要求昆仑万维必须在2020年6月30日之前完成Grindr的全部股权出售。

也就是说,迫于司法压力,昆仑万维必须出售Grindr给第三方,尽管这对资本操作如火纯青的周亚辉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但无形中推动了再造一个“昆仑万维”的可能,因为Grindr需要主体接盘。

宿命

昆仑万维以游戏业务起家,但却以超强的投资嗅觉闻名市场,其曾投资Opera(NASDAQ:OPRA)、映客(HK:03700)、趣店(NYSE:QD)、如涵(NASDAQ:RUHN)等知名上市公司。

投资业务一度成为昆仑万维的利润支柱:2015年至2018年,投资业务给昆仑万维带来的利润均超公司总利润的30%以上。与投资业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已经失去增长能力的游戏业务,2018年财报显示,昆仑万维的游戏业务营收同比下滑6.8%。

鉴于游戏业务的孱弱和投资业务的给力,市场曾一度将昆仑万维看成是一家投资公司,投资的成功也直接在股价有所体现。

但在离婚事件后,显然市场开始重新审视昆仑万维的价值,尤其是有李琼这样一个长期空头,周亚辉还会将有价值的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吗?如果停止注入资产乏力的主业能够支撑如今的股价吗?

2017年和2018年,昆仑万维的股价跌跌不休,甚至一度市值跌破130亿元,较巅峰市值730亿元整整跌去600亿。市场对昆仑万维的上述担心并非毫无道理。

那么昆仑万维会成周亚辉的“弃子”吗?可能性也不大。

如今国内游戏业务日益趋紧,早已过了红利期,在国内算不上一线游戏公司的昆仑万维杀出重围的概率不大。

即使周亚辉不再将最优质的资产注入昆仑万维,也会将相对不错的资产放入上市公司。毕竟A股上市公司较高的估值和充足的流动性,可以给实控人的体外投资提供源源不断的“弹药”。

昆仑万维从来都不是一家内生增长驱动股价的公司,持股平台亦将成为它的归宿。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