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详解万亿“巨无霸”上海农商行

一文详解万亿“巨无霸”上海农商行
2021年07月19日 12:12 消金界

作者|杨麓宁王若曦

来源|零壹财经

7月13日,上海农商银行(股票简称为“沪农商行”,股票代码“601825”)披露《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初步询价结果及推迟发行公告》,本次发行价格8.90元,扣除发行费用后预计募集资金净额为85.29亿元。

上海农商银行由此将成为我国第10家A股上市的农商行。这也是继今年5月7日浙江绍兴瑞丰农商行拿下IPO批文后,年内第二家斩获A股上市资格的农商行。作为全国首家在农信基础上改制成立的省级股份制商业银行,开业15年来,上海农商银行资产规模超万亿,位列全国四大农商行榜单中。

根据本次发行前后的总股本分别测算,8.90元/股的发行价对应的市盈率为9.58倍和10.65倍,高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2020年静态平均市盈率,也高于中证指数有限公司发布的“货币金融服务(J66)”最近一个月静态平均市盈率,根据相关规定,上海农商行本次发行将延期三周进行。

本文将系统对上海农商银行的上市历程、战略转型、经营问题等角度进行分析,并与已上市农商行展开对比。

历时三年,变动股权结构为上市扫清障

上海农村商业银行成立于2005年8月25日,是由国资控股、总部设在上海的法人银行,同时也是全国首家在农信基础上改制成立的省级股份制商业银行,目前注册资本为86.8亿元。

定位上,上海农商银行称坚持“立足郊区、服务三农”,坚守远郊地区服务阵地,截至2020年末,在上海市共设立网点359家,在全市108个乡镇中,该行布设网点的乡镇达到106个,覆盖率98.1%,网点数量达250个。

近几年,上海农商银行资产规模快速增长。截至2020年末,上海农商银行实现总资产1.06万亿元,较2019年末增长11.58%。目前,超万亿体量的农商行有重庆农商行(601077.SH)、北京农商行和广州农商行,其中,仅重庆农商行实现上市,上海农商银行总资产规模在全国的农商行中仅次于重庆农商行。

伴随着资产规模增长,上海农商银行需进一步补充资本金,在这个大背景下,A股上市提上了日程。

上海农商银行冲刺A股始于2018年。2018年12月,上海证监局发布上海农商银行辅导备案基本情况表。2019年6月21日,上海农商银行报送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书;2020年4月,监管对上海农商银行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给予了反馈意见;证监会于2020年7月8日披露了该行招股书。

在上海农商银行A股上市进程中,股权结构曾一度不达标。上海银保监局在《关于同意上海农商银行在境内公开募集股份并上市交易股份的批复》中要求,该行在正式发行A股上市前必须完成相关股权问题的整改工作,将单一非银行股东及其关联方的持股比例压降至10%(含)以下。但上海农商银行的第一大股东上海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持有9.22%的股份,第十大股东上海国际集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有3.6%的股份,这两家公司都是第五大股东上海国际集团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也就是说上海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总共对上海农商银行持股18.37%,成为上市进程中的一大“障碍”。

在筹备2年后,2020年11月26日,上海农商银行顺利过会。

此后,上海农商银行在2021年初更新的招股书中,披露了股权结构变动情况。截至2021年3月31日,该行已确权的法人股东中,上海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中国远洋海运集团和宝山钢铁持股位列前位,持股比例均为9.2166%。7月2日,上海银保监局同意上海久事(集团)受让上海国际集团公司、上海国际集团资管合计持有的7.34亿股,占上海农商银行总股份的8.45%。转让后,上海久事(集团)持有上海农商银行7.34亿股股份,占总股份的8.45%。上海国际集团与其关联方、一致行动人合并持有上海农商银行股权变为10.01%股份。上海农商银行本次股权结构优化,进一步为上市之路扫清股权“障碍”。

上海农商银行前十大股东情况(股权变动后)

资料来源:《上海农商银行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意向书》,零壹智库

2021年7月6日,上海农商银行发布《发行安排及初步询价公告》《招股意向书摘要》,正式启动A股招股程序。此次该行公开发行新股9.64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10.00%,发行后总股本为96.44亿股,募集资金将全部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提高资本充足率。

这意味着这家“万亿”资产规模的银行即将登陆资本市场,成为年内第3家A股上市银行,也是第10家A股上市的农商行。这也是继今年5月7日浙江绍兴瑞丰农商行拿下IPO批文后,年内第二家斩获A股上市资格的农商行。

据证监会披露消息,目前,仍有13银行正在A股大门外排队,其中城商行5家,分别为广州银行、重庆三峡银行、湖州银行、东莞银行、兰州银行;农商行8家,分别为厦门农商银行、江苏昆山农商银行、江苏大丰农商银行、安徽马鞍山农商银行、亳州药都农商银行、广东南海农商银行、广东顺德农商银行、江苏海安农商银行。截至6月30日,在上述银行中,湖州银行审核进度为“已反馈”,其余12家银行审核进度均为“预披露更新。”

规模占优,盈利能力与资产质量有待提高

1、资产规模破万亿,贷款总额规模最大

零壹智库对9家上市农商行以及上海农商银行的贷款总额与总资产两项指标,从它们的经营数据进行纵向对比。不论从资产规模来看,还是贷款总额,上海农商银行都处于领先地位。

从总资产来看,截至2020年末,上海农商银行资产规模达到1.06万亿元,仅次于同期登陆A股的重庆农商行,其资产规模接近1.2万亿。而二者的总资产规模均远超其他上市农商行。

从贷款总额来看,上海农商银行居于十家上市农商行之首。除重庆农商行外,上海农商银行在贷款总额方面均显著高于其他八家银行。

2020年末上海农商银行与9家上市农商银行业务规模比较

(单位:亿元、%)

数据来源:各银行2020年年报

回顾近几年上海农商银行的规模增长情况,总资产规模和贷款总额自2015年来持续增长。总资产由2015年的5870亿元发展为2020年末的1.06万亿元,增幅达80%。其中,2015年与2016年增长幅度较大,均实现了超20%的资产增长率。

贷款总额由2015年的2986亿元上升至2020年的5307亿元,增幅达77.7%。其中,2015年增幅较大,此后五年增速较为平稳,贷款总额稳步上升。

2015-2020年上海农商银行总资产、贷款总额和同比增长情况(单位:亿元)

资料来源:2015-2020年上海农商银行年度报告,零壹智库

2、营业收入持续增长,2020年净利润同比下降7.74% 

2018年至2020年,上海农商银行营业收入持续增长,由201.45亿元上升至220.40亿元。但营收增长比率呈逐年下降趋势,2018年至2020年分别为12.41%、5.59%和3.62%。

归母净利润在这3年内有小幅波动,2020年实现归母净利润81.61亿元,同比下降7.74%。2020年上海农商银行控制经营成本,降低业务及管理费,成本收入比下降1.51个百分点至28.86%。与前两年进行相比,在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下净利润有小幅波动,但总体营业收入仍然上升。

图2:2018-2020年上海农商银行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变化

资料来源:2018-2020年上海农商银行年度报告,零壹智库

3、风险监管能力强,核销操作力度大

从不良贷款率看,上海农商银行表现出色。2017年至2020年,上海农商银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30%、1.13%、0.90%、0.99%,不良贷款率较低且总体呈下降趋势。上海农商银行起源于农村地区,所以“三农”业务是其特色板块。截至2019年末,该行母公司涉农贷款余额为510.39亿元,是本地涉农贷款市场份额最高的商业银行,市场份额接近三成;涉农不良贷款率1.12%,远低于全国农商行平均不良率水平。

2020年末上海农商银行与9家上市农村商业银行风险监管指标测度比较

资料来源:2020年各上市农商行年度报告,零壹智库

但是,不良贷款率下降的背后是不良核销和资产减值损失的增加。2015-2018年,上海农商银行分别核销不良贷款5.07亿元、7.37亿元、6.84亿元、12.26亿元。资产减值损失主要由发放贷款和垫款构成。2015-2018年,上海农商银行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17.83亿元、21.64亿元、35.33亿元、48.06亿元。上海农商银行也通过低价转让不良资产降低不良贷款率,2018年9月,上海农商银行将债券本金为5.8亿元的已核销不良贷款,以0.25亿元的价格转让给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分公司,仅为原价的4.31%。

上海农商银行通过核销巨额不良贷款实现低水平的不良贷款率,也与其问题频出,频繁被处罚的贷款业务相呼应。2019年金证研的调查显示,上海农商银行涉嫌向“皮包”公司放贷,其十大贷款客户中,有四家公司的社保缴纳人数为零,侧面说明公司并无从业人员。此外,上海农商银行子公司向“老赖”发放贷款,近年来受到银监会的多次处罚。虽然目前上海农商银行已成功上市并启动招股,但其在业务经营规范性方面仍存在一些问题。

在拨备覆盖率和资本充足率方面,上海农商银行均位于行业前列,说明其财务管理较为稳健,风险基本可控,抵御违约资产风险的能力强。但是,上海农商银行的拨备覆盖率高于400%,反映出财务上比较保守。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72%,较上季末上升0.28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为14.7%,较上季末上升0.29个百分点。其中,农商行在业务规模扩张中对资本补充的需求更加明显。截至2020年末,资本充足率方面,上市农商行中的常熟银行、无锡银行、渝农银行和江阴银行比上年末均有不同下滑。上海农商行资本充足率处于上市农商行中游水平,未来也存在补充资本金的需要。

数字化转型新突破:

 创建移动端数字客户旅程管理体系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的兴起,行业竞争压力不断加剧,传统银行纷纷投入转型,利用云计算、大数据等新兴技术,进行传统服务方式的创新升级。

上海农商银行以“普惠金融助力百姓美好生活”为使命,全面部署“坚持客户中心、坚守普惠金融、坚定数字转型”三大核心战略,围绕“以客户为中心”这条主线,紧抓客户体验优化,着力客户旅程管理,创建了 “鑫旅程”移动端数字客户旅程管理体系。

在“鑫旅程”的构建过程中,通过搭建“一个平台”,应用“三个方法”,积累了“三大成果”,最终实现了“两大目标”。

“鑫旅程”移动端数字客户旅程管理体系

资料来源:上海农商银行网络金融部总经理王海涛公开发言,零壹智库整理

此外,上海农商银行还推出客户旅程运营工具“鑫动宝”,进行客户筛选和精准推荐,将有大额资金转出等流失行为的定为显著客户,针对显著客户提供理财、生活服务等产品服务推荐,实现数字化运营留客、获客。

此外,还利用数据权重矩阵和IV值等方法,建立“鑫指数”动态反映客户旅程过程,透过指数进一步发掘客户偏好、跟踪业务成效,实现客户旅程动态观测,为行内理财定价提供参考。

在数字化方面,与长城信息合作运用数据来驱动“智慧运营”,通过运营数据的分析为前台接触层的渠道与服务优化提供输入和反馈,提供“集约化”管理服务;通过资源组合方式的优化和资源投入的统筹安排,提高运营体系的整体能效;搭建向下传达任务指令,向上信息收集汇报信息化平台;通过积累前后台广泛的渠道、客户、作业数据,运用数据来驱动“智慧运营”;通过运营数据的分析为前台接触层的渠道与服务优化提供输入和反馈。上海农商银行智能运营管理平台的落地,标志着银行数字化运营转型上迈向新的台阶,是网点向线上化、精细化、差异化、智能化转型的重要步骤。

经营管理之痛:

 频遭处罚,信贷资金过度集中于房地产业 

1、频遭处罚,经营亟待改善

在上市前夕,2021年4月2日,上海银保监局公开行政处罚信息,上海农商银行因两项违规,被责令改正并罚款80万元。违规具体内容为绩效考评管理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与2018年未按规定延期支付2017年度绩效薪酬。

在此之前,2019年上海农商银行崇明支行、长宁支行、宝山支行、杨浦支行分别被罚款50万元,处罚事由都是“办理个人住房贷款过程中,对贷款材料的真实性未进行尽职审查”以及因“2017年违规发放某贷款被用作拍地保证金、土地出让金”被罚款184万元。还包括对某同业资金投前调查不尽职,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罚款50万元。屡破审慎经营红线被处罚,在2019年间甚至有过一天连收8张罚单,被处罚次数一共达到了12次。

在绩效方面,上海农商银行表现突出,但在合规、管理方面有待加强,在当时处于上市的关键时刻,更应注重自身的管理系统。

2、过度依赖房地产业,经营风险大

除频遭处罚外,上海农商银行存在过度依赖房地产行业的严重问题。据招股书披露,从2017年到2019年,上海农商银行向房地产业贷款金额分别为703.79亿元、827.25亿元和971.18亿元,占当期末企业贷款和垫款总金额之比分别为25.58%、27.32%和28.93%,是各期企业贷款的第一大对象行业。

图4:2020年上海农商银行行业贷款余额及占比(亿元)

资料来源:2020年上海农商银行年度报告,零壹智库

2020年末,房地产业贷款余额1050.97亿元,同比增长8.2%,占贷款余额比重为19.8%,同比下降1个百分点。此外,在零售金融业务上,房产按揭类余额1030.07亿元,占零售贷款总额的比例约为68.9%,其中,个人住房按揭贷款余额933.56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2.21%。

截至2018年末、2019年末和2020年末,上海农商银行房地产业不良贷款总额分别为8亿元、8.21亿元和15.81亿元,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97%、0.85%和1.50%。2020年房地产业不良贷款总额和不良贷款率均较2019年末有所上升。

信贷资金过度集中于房地产业,对于银行自身经营和整体经济发展都会产生不利影响。一旦房地产客户无法按时还款将产生大量不良贷款。同时,房地产业过度占用信贷资源会对小微企业、科创企业获得充足资金产生消极影响,不利于银行业务的多元化和创新发展,也会阻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

小结

近年来,上海农商银行不断推进股权变更优化、创新服务方式、完善资源配置。历经三年努力,最终拿到IPO批文。

在上市并成功招股后,上海农商银行将不断深化数字化转型创新、优化资产负债结构,迎接新兴金融服务竞争挑战,打造高质量万亿农商行。

文中观点系作者自身观点,不代表消金界平台观点。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