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酒股警钟!

白酒股警钟!
2020年09月07日 17:32 德林社

文 | 二掌柜

白酒股又调整了,曾经穿越牛熊涨势如虹,如今对酒当歌满眼是泪。因为“酒喝不炒”了?那倒未必,个别酒企的下跌真是因为自己出事儿了。这事儿还不简单。

一个人,舍得抛弃财务自由,也要辞职不干了,这需要多大的勇气?一个人,舍得自己的宏伟蓝图,也要跳身火海,这得有多么的愚蠢?舍得酒业成为白酒业溃败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谁还记得那位舍得千万身家的敲钟人?

舍得酒业收到证监会的立案调查通知书,成为2020年白酒业暴雷第一股。从2019年以来,舍得酒业的控股股东天洋控股及关联方就把上市公司当成提款机,占用资金超过40亿,截止证监会立案调查时,还有超过4亿没有归还。

这只是巧合吗?所有的巧合都是必然。

2015年7月,天洋控股经过203轮的报价,竞价从每股12.5元一直叫到23.51元,溢价88.08%以38.22亿把舍得集团70%的股权收入囊中,成为舍得酒业的大股东。天洋控股志在必得的背后,已经是强弩之末。

在拿到舍得酒业控股权之后,天洋控股跟建行签订了《并购融资合同》,将天洋控股持有的舍得酒业的股权作为担保品,以及天洋控股在河北燕郊开发的4个房地产项目销售现金流作为补充担保,融资23亿,很显然天洋控股通过高杠杆进入舍得酒业,迟早是要通过舍得酒业来还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从收购的那一天就注定了。

舍得酒业的大股东按照游戏规则,需要在2019年6月28日还清建行的23亿贷款。贷款一年后的2017年6月28日,天洋控股还款1亿,2018年还款2亿。到了2019年最后的还款期,天洋控股的钱没还上,只能继续用舍得集团的股权进行质押展期。

一边欠着银行的钱,成功集团还在香港因为9.74亿的合同尾款把天洋控股给告了。天洋控股旗下在香港的地产上市公司梦东方在银行借款40多亿,2019年内要还16.65亿,上市公司的流动比率只有0.73,也就是说流动负债比流动资产多,有资金链断裂的危险。

资金链岌岌可危,天洋控股的老板周政除了把舍得集团的股权作为抵押,还盯上了舍得酒业的利润。2017年,舍得酒业赚了1.44亿,财报公布后的2018年6月27日,舍得酒业动用了利润的69%投资了商业保理公司深圳天赢链,持股25%,其他两个股东是天洋投资和舍得集团。

打款给天赢链的时间,正好是天洋控股还款建行的前一天,真是无巧不成书啊。

到了2019年3月,舍得酒业突然要定增募集25亿,其中10亿扩产能。2019年报中,舍得酒业设计产能为4.3万吨,实际产能仅1.13万吨,存货周转速度行业倒数,难道扩产能只是为了做大库存?舍得酒业的定增方案一出,搞营销的总经理吴建就辞职不干了。

圈钱这个事儿不是想圈就圈的,可是银行的钱要还啊,怎么办呢?天洋控股的一帮人就开始撸起袖子直接下场了,通过天洋控股及关联方,没有经营性交易的情况下,2019年生吞活剥地占用了舍得酒业21.6亿,跟还建行的本金和利息金额极其相近。有意思的是,除了舍得酒不好卖,天洋控股还安排吴建执行资金占用,吴建绝望之余走人不干了。还没完,到了2020年8月19日,占用18.5亿,到现在还有4.75亿没还。今年房地产一片萧条,不知道天洋控股的另一家上市公司梦东方的房子卖得如何了。

舍得酒业的今天不是一个偶然。在营销公司总经理辞职之后,2020年5月董事会秘书徐强也拂袖而去。天洋控股进入舍得酒业之后,在2018年推出了股权激励,对421名中高层及业务骨干激励3.373亿股,条件就是4年利润要翻六倍,到2020年净利润要比2017年增长350%。

这是什么操作?一边占用着上市公司资金,一边鼓励大家多为上市公司赚钱。可是2019年股权激励的利润目标是5.18亿,而舍得酒业的净利润是5.07亿,股权激励失之交臂。这种情况下,天洋控股还在继续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徐强看股权激励无望,60几万的年薪都不要,走人了。

吴建的出走敲响了舍得酒业的警钟,作为资金占用的执行人,又变成了危机的敲钟人。吴建的走人没有吹醒天洋控股以及舍得酒业的投资者,徐强舍去财务自由的机会走人,再次吹响了舍得酒业的警哨,可是依然没有吹醒沉睡的人们。

很多人眼里,白酒就是印钞机,茅台印着印着就印出了黄金,舍得印着印着就印出了地雷。白酒已经冰火两重天,分化将成为必然。面对舍得酒业的乱局,也许,老百姓会说,他们那都是灶王爷哄孩子,不像话。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