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松信托“漩涡”何解?保护投资者是唯一答案

雪松信托“漩涡”何解?保护投资者是唯一答案
2020年09月25日 18:49 德林社

两天前(9月22日),一篇题为《雪松信托迷雾:42只产品风控全线裸奔,220亿底层资产尽数虚无,借道假央企转移百亿巨资》(下称“报道”)的媒体调查报道,将重组原中江信托后的雪松国际信托(下称“雪松信托”)推上了“风口浪尖”。

雪松信托上一次被舆论大量关注,正是其去年强势接盘中江信托,并对原有信托“烂尾”项目给出兑付方案,令雪松信托既备受争议,也对其处理“烂尾”的魄力而刮目相看。

这一次媒体的调查报道,指出的问题可谓尖锐。而雪松信托更是给出了官方正式回应,从7个维度释疑,并指出其中存在“失实”之处。

媒体的舆论质疑自然是需要雪松信托积极面对甚至应对的,而投资者关心的是利益能否得到保护。每一次的企业危机、漩涡背后,事实上最后的买单者都是背后的投资人,那是永远被牺牲的代价。

质疑与回应

这篇题为《雪松信托迷雾》的报道称,近一年来,雪松信托连续发行42只“长青”系列信托计划,产品总规模超过200亿元,而底层资产宣称是对知名国企的220余亿元应收账款。雪松信托这个最重磅的产品系列,只有唯一的合作方——文金世欣商业保理(天津)有限公司。雪松信托长青系列42只产品所募集的资金,全部用于受让上述保理公司持有的一揽子应收账款债权。截至2020年7月末,上述保理公司与雪松信托共计签署了42份应收账款转让协议,每一份协议对应一只长青系列的信托产品,合同融资总额高达208.1亿元。

报道称,该系列信托计划借道保理通道所受让的220余亿元应收账款,既无三方确权,也无回款封闭,风控全线处于“裸奔”状态。报道还称,对该等应收账款的债务人进行实地调查走访,结果发现,债务人几乎清一色否认该等债务的存在。报道称:“所谓的底层应收账款,实际是无法向债务人主张权利的‘虚无资产’。”

这样的报道,直击雪松信托的咽喉,势必将对雪松信托相关产品持有人以及整个雪松信托客户带来信任甚至信用的风险疑虑。雪松信托也在1天之后给出一个非常官方而正式的书面回应。

9月23日凌晨,雪松信托此篇报道的质疑,作出7点回应。

雪松信托的7点回应,指出媒体报道规模的事实差距,否认底层资产虚无,否认存在“自融”,指出公司业务“确权”复杂性不现实下已经做到了有效且高效的风控,否认保理公司的关联关系。同时,雪松信托特别强调,旗下“长青”系列产品回款正常,无违约迹象,未发生任何逾期和不良。公司还特别表示,将继续跟进项目进展,积极维护投资者权益。

从媒体的报道和雪松信托的回复来看,有几点是明确的:

首先,“长青”系列产品确实规模较大,不过和媒体所称总计200亿级别的规模不同的是,雪松信托称存续的产品只有76.55亿的规模。

其次,在开展应收账款保理业务上,与媒体的理解不同,雪松信托未将“确权”作为风控的核心手段之一。

最后,市场最关注的,也是投资者关心且与投资者利益相关的是兑付情况,根据雪松信托的披露,截至目前,未出现兑付违约情况。

客观而言,至于信托产品对应的底层资产,媒体的报道与雪松信托对外的披露出现差异,外界需要获取更多的信息,才能厘清背后的真相。

谁来守护投资者的利益?

被悬在这是非曲直争议、质疑与回应之中的,则是那些信托产品背后的投资者。在信托产品当中,谁最重要?毫无疑问是投资者,不管是媒体的质疑,抑或是雪松信托的回应,最后的核心落点,都应落在保护投资者身上。

对于投资者而言,投资安全是首位的。身在其中的投资者自然不希望雪松信托身陷危机。如果不能保护投资者的利益,动摇了投资者的信心,信托产品将成为无本之源,更谈不上通过优化资金配置。尤其在今年疫情冲击的特殊环境之下,不管是企业还是投资者,不管是实体经济还是企业生存,都是不易。

投资者利益保护的最根本体现,就是投资的产品能不能得到兑付,受托机构在开展业务中有没有尽职尽责。在此次事件中,从投资者角度,其最为关心的是,“长青”系列产品,还能不能得到兑付,风险把控如何。

根据雪松信托的披露,“长青”系列信托产品累计发行规模为119.18亿元,现存续规模为76.55亿元。系列产品运作一年多来,持续正常回款,未发生任何逾期和不良。存续的76.55亿元能否得到兑付,也必然是接下来投资者关注的重点。

从雪松信托的角度,媒体的监督报道,给其提供了审视业务的角度。虽然目前回款运行等正常,在风控上是否可以更加完善?以此让这个“长青”系列产品有始有终,真正让雪松信托的产品不负所托。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世界500强企业雪松控股旗下信托公司,雪松信托从诞生至今,已经不是第一次站在“风口浪尖”。

2019年4月,雪松控股正式入主中江信托(后更名为雪松信托),彼时,其面临的是一个“烂摊子”,中江信托的历史遗留问题涉及2000多名投资者。

雪松控股正式入主当月,启动了中江信托历史遗留问题专项行动,公开承诺对2000多个投资者负责到底。

通过3个月时间,完成信托计划委托人信息采集与登记,通过收益权转让的方式解决兑付的阻碍,并为完成登记确权的投资者垫付了逾期的利息。

据雪松信托披露,截至2020年1月22日,雪松信托按承诺完成了2019年4月22日前逾期项目的化解,除个别投资人联系不上外,绝大部分个人投资者已得到兑付。

雪松信托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到2020年9月22日,雪松信托发行新产品一年多来,未产生任何新增逾期。

不得不承认,“长青”系列产品累计能达到百亿的规模,与雪松控股在处理雪松信托历史遗留问题的能力和结果有关系,而在此之前这也赢得了投资者一定程度的信任。

那么,卸下历史包袱后雪松信托如今又被推向“风口浪尖”之后,其应该怎样借助解决中江信托历史遗留问题的经验,来解决现在面临的舆论质疑呢?

答案也一定是“保护投资者的利益”。当务之急,雪松信托和投资者最希望也最愿意看到的就是,确保存续产品正常运行,提高风控水平,让投资者得到持续应有的兑付。

在处理这一突发事件时,雪松信托为了赢得投资者信任,其强调,信托产品底层资产的合同、发票、过户单据等全套资料,可随时接受所有投资者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预约查阅。

随时接受查阅的“底气”有了,就看接下来雪松信托能否保证“长青”系列产品的稳健运行和兑付了。

无论这一事件最终走向如何,媒体、企业都应当将投资者利益最大化放在第一位。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