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6亿元市值没了,泡泡玛特泡沫破了吗?

596亿元市值没了,泡泡玛特泡沫破了吗?
2021年03月23日 19:28 德林社

文/刘振涛

风停了,之前在风口上飞的“猪”掉下来了。

3月23日,泡泡玛特大跌12.44%,截至收盘,股价报54.2港元,迎来了上市以来最低价,总市值为759.9亿港元(约636.87亿人民币)。

2月17日以来的一个月时间,泡泡玛特遭遇大跌,股价从最高107.6港元已跌49%,总市值也缩水712亿港元(约596亿元人民币)。

有股民调侃,“泡泡玛特已跌成了“泡沫玛特”。

作为盲盒玩家,泡泡玛特是资本的“宠儿”。在上市之前,就获得了华兴资本、红杉中国等倾爱。上市后,更是成为令人咂舌的造富机器。

2020年12月,泡泡玛特在香港上市。两个月时间,股价涨到峰值107.6港元,总市值达到1472亿港元(约合1234亿人民币),创始人王宁身价也达520亿元。

然而,春节后一个月时间,泡泡玛特就被打回原形。

“Z世代”的玩具

90后脑中储存着小浣熊干脆面和水浒传卡片的记忆,零花钱多的小伙伴,会疯狂砸钱整箱购买小浣熊干脆面来开卡。

如今,当年的小浣熊变成了盲盒。“Z世代”(1995-2009间出生的人)们拆盲盒抽Molly(泡泡玛特一个玩偶IP)像极当年你我拆干脆面集卡的样子。

潮玩和盲盒都是舶来品。

潮玩兴起于上世纪90年代的日本,艺术家设计的玩偶因具备较强的艺术品特性,而被部分小众群体购买收藏。

盲盒其实就是消费者在购买物品之前,并不确定购买的是哪一款,而是随机抽取,可能是普通款,也可能是限量的隐藏款。

盲盒成为风潮背后的推手,正是顶着“中国潮玩第一股”的泡泡玛特。

2016年,泡泡玛特用盲盒改造了潮玩。泡泡玛特将原本上千元的玩偶,做成了售价更加平民化的产品,同时让其有点“彩票”的意思。

据了解,泡泡玛特的盲盒一整箱里有12个整盒,一整盒里有12个不同款的潮玩玩偶,一整箱中只有一个非常稀缺的玩偶,被称为隐藏款,其他款被称为普通款,抽到盲盒隐藏款的概率是0.69%。

“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是什么味道。”盲盒也像一盒巧克力,你不拆开,就永远都不知道里面的娃娃是什么款式。

物以稀为贵,盲盒的玩法加之所谓的稀缺款,吸引了“Z世代”为之疯狂砸钱。

泡泡玛特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泡泡玛特已经拥有360万注册会员,这些会员的复购率在2019年就达到了58%。

据泡泡玛特其财报数据,2017-2019年,泡泡玛特盲盒产品销售收入分别为0.91亿元、3.6亿元、13.6亿元;分别占同期公司总收入比为57.8%、69.9%、80.7%。

2020年上半年,泡泡玛特盲盒销售收入为6.89亿元,占当期总收入比达到84.2%。

惊喜和期待的背后,“盲盒热”所带来的上瘾成为爱好者疯狂砸钱的原因。

然而,玩具不是生活中的刚需,泡泡玛特贩卖的是一种精神属性的消费品。当爱好者的“瘾”逐渐消失,其价值又能有几何呢?

高市盈率的泡沫

泡泡玛特的盲盒,为其带来了丰厚的收益,但同时,质疑其充满“泡沫”之声也此起彼伏。

盲盒作为一种新生的事物,在港股市场上并没有合适的对标标的,因而在泡泡玛特上市之时,市场给与了极高的估值。

据公开资料显示,泡泡玛特在上市首日,市盈率达186倍。

随后,泡泡玛特股价迎来大涨,股价从发行价35.8港元一路上涨,2月17日的最高107.6港元,总市值也达到最高1472亿港元(约合1234亿人民币),市盈率接近200倍。

作为泡泡玛特的创始人,80后王宁也凭借股价上涨,身价达520亿元,在《2021胡润全球富豪排行榜》中排第336位。

即使如今,泡泡玛特市值已经蒸发掉596亿元人民币,截至3月23日收盘,泡泡玛特的市盈率仍高达143.4倍。

市盈率是指股票每股市价与每股盈利比率,通常用于评估一家公司的投资价值。如果一家公司股票的市盈率过高,那么该股票的价格就具有泡沫,价值被高估。

以潮玩鼻祖,日本东京交易所上市公司万代南梦宫控股(下称“万代”)最为参照,截至2021年3月23日,其市值为1.47兆日元,市盈率仅为31.51倍。

据界面新闻报道,2020年12月,万代公司市值达到峰值时,历史最高市盈率才36倍。而泡泡玛特现今的市盈率仍是万代的4倍。

此外,据泡泡玛特的招股书,截至2020年6月30日,其上半年的净利润仅为1.41亿元。1.41亿元的利润与1200亿的市值相差悬殊。

可以看出,泡泡玛特的高市值可能存在着泡沫。

据北京商报报道,在泡泡玛特市值到1200亿时,和君咨询连锁经营专家文志宏就预测,泡泡玛特的股价,会很快进入一个泡沫挤压期,现在看来,挤压期已至。

在文志宏看来,泡泡玛特近期股价一直下跌,负面新闻虽然产生了一定影响,但根本性原因还在于,投资者质疑泡泡玛特能否持续支撑其高估值。

3月26日,泡泡玛特将公布2020年全年财务数据,其业绩表现能否支撑高估值呢?我们将保持关注。

拥挤的赛道

潮玩的终点不是盲盒,盲盒的尽头也不可能是泡泡玛特,也许是刘能或者赵四。

3月5日,乡村爱情官方微博表示,将联合优酷推出乡村爱情系列盲盒。优酷可能没想到,以乡村爱情作为IP主题的盲盒玩家竟然火了。

据媒体报道,《乡村爱情》系列盲盒目前只有预售,消费者下单购买之后,要90天后才发货。

即便如此,其首批盲盒产品上线6小时便宣布售罄。而在网购平台上,隐藏款刘能更是被炒到单价467元,是盲盒原价的近8倍。

不仅是优酷这种手握IP的文娱选手,像宜家、星巴克这样历史悠长的商业品牌,以及被网友戏称“中国最大十元店”的名创优品都在下场参与。

从这点可以看出,这个市场上的玩家越来越多,许多大IP开始用潮玩的方式延伸自己的影响力。

据招股书,泡泡玛特讲起故事来很是自信,“领先的潮流玩具产品设计开发能力以及成熟的商业化能力使我们能够打造原创、独特和有趣的潮流玩具产品、保障我们的IP持续的知名度。”

不可否认,泡泡玛特曾是盲盒届最早的顶流。

据招股书,2019年,泡泡玛特的Molly系列盲盒产品销售收入达4.56亿元,占总营收27.1%;Pucky系列销售收入占营收比18.7%,两大IP盲盒几乎贡献了泡泡玛特近一半营收。

然而,泡泡玛特签约和自己研发孵化共计约100多个IP,火了的只有两个。可见泡泡玛特培育火爆IP的能力似乎并不高。

进入万物皆可盲盒时代,顶流不止一个。泡泡玛特的行业壁垒,已经破防了。泡泡玛特要面对的则是手中IP“过气”的风险。

泡泡玛特在招股书中称,公司并无法确保Molly的受欢迎程度能一直保持在其现有水平,如果Molly受损害或未能保持其目前对消费者的吸引力,则将面临没有替代品的困境。

说到底,潮玩终究属于流行文化,流行是其根本属性,也是最根本的价值,然而流行文化是非常容易变的,消费者的喜好也是如此。

泡泡玛特的IP缺乏故事和文化力支撑,仅仅是形象贩卖。不像迪士尼的IP拥有动画故事,乡村爱情的IP包含接地气的“象牙山文化“。

当然,泡泡玛特也尝试其他方式突围,但都不理想。

比如,泡泡玛特曾通过葩趣打造兴趣社区。然而,玩家确实在上面发布各种潮玩,但评论和点赞数寥寥无几。一些设计师在简介上留下自己的公众号,他们好像更愿意微信交流。

躺在蓝海之上,泡泡玛特疯狂增长。招股书显示,2020年上半年,泡泡玛特的毛利率高达65.15%。而当市场玩家变多,蓝海会变红海,泡泡玛特又能否保持高利率呢?

邓紫棋的歌曲《泡沫》,“阳光下的泡沫,一碰就破”,泡泡玛特的市值泡沫已经挤干净了吗?你是如何认为的?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