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展成维权展,零跑们如何惹怒车主?

车展成维权展,零跑们如何惹怒车主?
2022年06月27日 19:04 德林社

文 | 张佳儒

“零跑新车当天黑屏,维修半个月换两大部件,承诺退车又反悔”。

6月25日的重庆车展上,这一段话打在一张白纸上,零跑女车主高举过头顶维权。很快,几个工作人员手持黑布,把车主围起来。

6月26日,广汽埃安展区又出现了维权,车主拉横幅,称4S店把事故车当新车卖,现场工作人员的处理方式也是一样的,拉黑布做围拦。

重庆车展上维权的车主,被黑布围住还是体面的。2021年4月上海车展,一名女士身穿“刹车失灵”T恤,在特斯拉展台维权,被两名大汉拽着胳膊腿,抬了出去。

最近两年,新能源汽车销量大爆发,不过产品质量和服务问题层出不穷,维权事件不断。除了零跑,蔚来、理想、小鹏、威马等都曾遭遇维权。

这些造车新势力们,心比天高,要么超越特斯拉,要么挑战“BBA”(宝马,奔驰,奥迪),还有成为世界第一的FLAG。

在征服全世界之前,造车新势力们有必要先讨好买单的车主。对于造车新势力,长城汽车魏牌CEO李瑞峰3月份表示,造车新势力们玩儿命对你好,掩盖技术上的缺失。

零跑遭维权背后,造车新势力频“翻车”

每年国内各大车展,维权几乎成为“标配”项目。重庆车展上,零跑遭遇女车主维权,迅速引发公众关注。

零跑汽车内部人士对媒体表示:“经核查,该客户车辆所述问题已解决。零跑非常注重用户体验及交付质量,对于这个事情我们正积极与用户沟通解决中,会给消费者一个满意的答复。”

零跑正处在IPO关键期,3月下旬,零跑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书,中金公司、花旗、摩根大通、建银国际为联席保荐人。

造车是一个烧钱的生意,扩张需要大量资金支撑。截至2021年年末,零跑汽车账上现金为43.38亿元,而过去三年该公司合计亏损超43亿元。

目前,零跑增速势头迅猛,2022年前5个月,零跑汽车累计交付40735台。其中,5月交付量达10069台,月交付量同比增速连续14个月超200%。

与交付量猛增不和谐的是,零跑遭遇车主维权。这不是个例,其他造车新势力,也几乎都遭遇过维权。

比如2021年3月,杭州电视台报道市民陈先生的遭遇,小鹏汽车买来不到半年,进出维修厂却已经好几次了。

陈先生还展示了一个车主维权群,里面有175位小鹏P7的车主,他们也遇到陈先生一样的情况,就是汽车异响。小鹏汽车方面给出解释:减震器的异响,是个车就有,只不过新能源车特别明显。

2021年5月,理想汽车遭遇维权,老款理想ONE车主投诉,理想隐瞒新款车型上市信息、涉嫌诱导用户购买老款“清库存”。

理想车主在车身上贴着“车友跟理想谈情怀,理想把车友当傻子!”、“理想ONE没有良心的欺诈销售,抛弃忠实粉丝!”的横幅。

最近遭遇汽车坠楼风波的蔚来,也遭遇车主维权,2022年4月,自媒体“燕赵女司机”,讲述了蔚来车主汤女士的维权历程,提车一个月的es8,汽车开始连续且频繁发生故障。

2022年一季度,威马汽车陷入“锁电门”。1月份,173名威马车主联名向威马发律师函,质疑车辆在未告知车主情况下被威马“锁电”,并以实际续航里程大幅衰减为由,要求威马回应动力电池是否存在质量问题。

威马维权用户质疑,“锁电门”是威马在自燃事件发生后,为躲避对车辆进行大规模召回、更换合格电池,而采用的避险手段。此前媒体报道,2021年12月,威马4天3起车辆自燃。

对于用户质疑,威马回应称,公司并没有锁电的行为,电动汽车续航里程冬季皆会有所衰减。

2022年3月,长城汽车魏牌CEO李瑞峰点评造车新势力们:以社会心理学上,优越感的构造,成功掩盖了电车的先天不足,又以大众社会学上互联网用户人设的构建掩盖了技术上的缺失,以玩儿命对你好掩盖自己的尴尬。

超越特斯拉,零跑们自信还是吹牛?

虽然遭遇维权,客观而言,造车新势力们有其自身优势,销量和交付量增长快速,是国内新能源车产业崛起的主力军。

对于未来目标,造车新势力们心比天高。2021年7月,零跑创始人朱江明提出了两个目标:一是3年内在智能领域超越特斯拉;二是2025年销量力争80万辆。

零跑招股书显示,2021年累计交付4.3万辆,较2020年的8000余辆大幅增长443%。2022年前5个月,零跑汽车累计交付40735台,接近2021年全年的水平。

销售服务网络上,零跑2020年的门店数量是95家,2021年扩张至291家。

随着快速扩张,零跑的亏损也越来越大。2019至2021年,公司经调整净亏损分别为8.1亿元、9.35亿元、26.29亿元。

造车很烧钱,零跑想要完成朱江明提出的目标,需要上市融资。2025年,不仅是零跑的目标兑现期,对整个新能源车产业,也是一个重要时间节点。

3月份,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印发的《“十四五”现代能源体系规划》提出,到2025年,新能源汽车新车销量占比达到20%左右。

政策东风之下,各大车企围绕2025年制定目标。

理想的李想曾发布内部信表示,理想汽车2025年目标是拿到20%的市场份额,成为中国第一的智能电动车企业;2030年的愿景是拿下25%以上的全球市场份额,成为全球第一。

比亚迪王传福说,2015年比亚迪产销量中国第一,2025年全球第一。小鹏汽车汽车董事长兼CEO何小鹏曾说,对于自动驾驶,未来几年来看,可以做到世界第一。

蔚来的目标是把“BBA”(奔驰、宝马和奥迪)市场格局变成“NBA”,N代表NIO,也就是蔚来。创始人李斌没有讲具体时间,不过2025年对于蔚来同样非常重要。

威马是与“蔚小理”并列的“新势力四小龙”,也是“四小龙”中唯一一家没有上市的车企。2022年6月,威马递交港股IPO申请,此前曾冲击A股科创板IPO。当下时间冲击IPO,也是为2025年做准备。

新能源汽车市场是一个增量市场,造车新势力在内的车企谁将占据优势,备受关注。在传统能源车和新能源车的转型过程中,新能源车的安全性等备受关注,任何质量和服务问题,也更容易被放到放大镜下。

不仅如此,造车新势力们口口声声世界第一,超越特斯拉,它们目的是给资本信心,给消费者信心,也是希望游走于自信和吹牛之间的言论,让公众更多关注企业。一旦出现维权这种利空消息,很容易遭遇流量反噬。

5月30日,特斯拉的老板马斯克发文,“似乎很少有人意识到,中国在电动汽车领域正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无论你怎么看中国,这都是事实。”

何小鹏回应,“中国目前在电动汽车领域只是站上了世界前列,要做到在全球市场领先,起码还需要10年时间。”

一个产业领先世界,需要企业的信心,更需要背后的实干精神,因为最终是要拿作品、拿质量、拿销量说话。造车新势力们遭遇维权,是成长阵痛,对于消费者来说,事关人身安全大事,造车新势力们在征服全世界之前,首先要讨好买单的车主。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