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酒炒作熄火!青海春天能否靠虫草“回春”?

白酒炒作熄火!青海春天能否靠虫草“回春”?
2021年01月20日 19:43 德林社

文 | 刘振涛

一则预亏的业绩公告,给1月19日涨停的青海春天(600381.SH)泼了一瓢冷水。据公告,青海春天预计2020年全年归母净利润亏损为2.44-3.63亿元,扣非净利润亏损为2.42-3.61亿元,近5年来净利润首度亏损。

受此影响,1月20日开盘,青海春天股价大跌,盘中一度跌停。午后白酒股整体异动,不少白酒股翻红,青海春天跌幅收窄但未翻红。截至收盘,青海春天股价收报7.27元/股,跌5.46%,总市值42.68亿元。

青海春天股价下跌和业绩亏损的背后,是白酒概念炒作熄火,和业务的不争气。

赔本买卖白酒

年少不知白酒香,如今悔恨难加仓。

2020年大火了“白酒概念”,白酒股各顶个儿迎来春天,动辄股价翻几倍。比如酒鬼酒从2020年年初的每股36.13元翻4倍多到2020年年末的156.50元,而上了白酒车的投资者也都各个赚得盆满钵满。

而没有上车的投资者目光盯上了青海春天的白酒业务,把青海春天当成了白酒概念股热炒。2020年12月28日至2021年1月4日,青海春天连拉5个涨停板。

期间,青海春天发布公告澄清:酒类业务只占营业收入很少一部分,而且这块业务还是亏损的。

青海春天的业务大致可以分为两块大健康和快消品,白酒业务属于快消品中的一条线。2018年,青海春天以3385万元收购了西藏听花酒业公司(以下简称:西藏听花”)。当时,西藏听花与宜宾凉露酒业有限公司签署了20年的“凉露酒”销售合同。西藏听花拥有凉露酒的全国总经销权。

虽说青海春天在白酒行业是半路出家,但人家肯下血本。

为了推广凉露酒,青海春天进行了大量的品牌宣传,曾携手央视热播美食文化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第三季,在CCTV-1和CCTV9频道推出了广告宣传,一度使得凉露酒成为不亚于“网红酒”江小白。

根据青海春天的年度财报,2018年,青海春天的销售费用为9290.79万元,同比增长729.97%。其中,为凉露酒投入6777.1万元广告费用,占当期公司销售费用的72.94%。

然而,现实啪啪打了青海春天的脸。

2018年青海春天的年报显示,实现营业收入为3.33亿元,净利润为6844.69万元,而西藏听花实现收入2519.62万元,占总收入的7.5%,不过净利润却亏损了6546.34万元。一时间,让投资者大跌眼镜,媒体纷纷争相报道,把青海春天推上了风口。

2019年,青海春天减少了销售费用投入,仅为4922.11万元,同比下降47.02%,给出的原因是大幅缩减了凉露酒的推广。

而根据青海春天2020年中报,上半年,西藏听花总资产1.85亿元、净资产-5033.25万元、营业收入647.59 万元、净利润亏损1086.48 万元。

不难看出,青海春天重金打造的白酒业务一直未能盈利,反而对整体净利润形成拖累。

2020年12月24日,青海春天发布公告宣布退出青海春天正缘产业发展私募基金1号。该基金是青海春天合资设立的酒业产业基金。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11月,青海春天和舟山正缘股权投资共同发起设立上述基金,基金规模3亿元。青海春天认购2.97亿元,舟山正缘认购300万元。

如今,青海春天决定及时止损,不再大手笔投入资金进白酒。这从侧面印证了青海春天对白酒业务的态度。

重拾“虫草”能有春天?

虽说青海春天被炒成白酒概念,但人家是实打实的中药概念。

青海春天的大健康业务核心就是围绕虫草开展的。据2019年年报,青海春天的营业收入为2.34亿元,其中与虫草有关的收入为1.02亿元,占总收入比达到43.59%。

“含着吃的冬虫夏草”是青海春天曾经的明星产品“极草”的广告宣传语。2014-2015年,凭借着广告语的大火,青海春天的冬虫夏草纯粉片“极草”一度成为家喻户晓的产品,成为“虫草第一股”。

根据青海春天历年年报,虫草曾是青海春天业绩的绝对主力军。2015年,青海春天的营业收入达到14.02亿元,其中冬虫夏草纯粉片的营业收入11.7亿元,占到了当年营业总收入的83.45%,毛利率超过了55%。

然而,好景不长。2016年,大火的青海春天冬虫夏草产品“极草5X粉片由于涉嫌违规,“极草纯粉片”被定义为不是保健品、不是食品、不是药品的三无产品,停止生产销售。

“极草”的高烧退去,青海春天遭受重挫。

2016年,青海春天的营业收入近乎“腰斩”,仅为7.08亿元。此后2017-2019年,青海春天的营业收入更是一路下滑。

业绩如此,青海春天的股价缺乏上涨动力。2016年后,青海春天在二级市场上的表现低迷,再也没回到2015年的巅峰50.09元/股,从18元下滑到最低4.22元。近期一波短暂炒作后又几乎跌回原形。

难道虫草概念不硬吗?

冬虫夏草作为我国特有的物产,一直争议不断。价格也一直波动,其价格一度从70年代的一公斤70元被热炒到最高时一公斤60万元,也被称为“软黄金”。

12月9日,青海春天公告称拟用自有资金2.4亿元向控股股东的控股子公司三普药业收购资产。三普药业是青海春天的重要资产,拥有很多虫草产品。此前青海春天以近1亿的价格,购买了三普药业的几款有关于冬虫夏草的产品,包括虫草参芪膏、虫草参芪口服液、利肺片、虫草五味颗粒等产品。如今直接收购三普药业,算是彻底向中药转型。

青海春天重新拥抱虫草,或许和政策有关。

2019年10月国务院发布的《关于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意见》,提出了通过“传承精华,守正创新”大力促进我国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推动中医药事业和中医药产业的高质量发展的意见和要求。

然而,对于虫草的安全性争议一直不断,医学界和监管部门也不断给它拍板砖。2016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以下简称“食药监总局”)网站就曾发布了《总局关于停止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的通知》,青海春天的“极草”也是在2016年被定为“三无产品”,不得不将相关生产技术和专利有偿转让给港澳和海外地区合作方。

而如今,虫草的行业政策并未明确,整个冬虫夏草行业,仍处于较为低迷的情况。押注虫草的青海春天能否找到自己的第二春呢?毕竟成也虫草,败也虫草。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