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光远:不能因为担心房价反弹而不及时降息

马光远:不能因为担心房价反弹而不及时降息
2019年07月25日 07:04 马光远

今年全球经济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答案很简单,依然是增长。

7月23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将2019年和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均下调0.1%。

IMF指出,自4月《世界经济展望》报告发布以来,中美贸易摩擦、美国技术制裁对全球供应链的冲击、英国脱欧等不确定性因素依然存在。此外,地缘政治紧张导致能源价格不确定性上升。

全球经济活动弱于预期。在发达经济体和新兴市场中,投资和耐用消费品需求持续低迷,企业和家庭长期支出继续被抑制。

国际贸易依旧疲软。如果新兴经济体增长继续承压,主要经济体间贸易谈判无法取得进展,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回升的预期也将受到影响。

令人注目的是,IMF这次报告将中国今明两年的经济增长预期也下调了0.1%。

IMF指出,中国依然处在结构调整中,加征关税和外部需求减弱都给中国经济带来压力,但政府出台的刺激政策为增长提供了支持,中国经济预计2019年和2020年分别增长6.2%和6.0%,相比4月的预测均下调了0.1个百分点。

印度经济预计2019年增长7.0%,2020年提高至7.2%,比4月均下调0.3个百分点。

而在4月份的报告中,IMF对于中国经济增长看好,上调了中国经济增长预期0.1%。同时,对发达经济体的增长预期普遍下调。

这次则相反,在下调中国经济增长预期的同时,IMF上调了发达经济体的增长预期0.1%。

其中,美国经济预计2019年增长2.6%,相比4月上调0.3个百分点,但随着美国财政刺激退出,2020年美国经济预计将放缓至1.9%。

欧元区经济预计2019年和2020年分别增长1.3%和1.6%,相比4月上调0.1个百分点。

在IMF的政策建议中,值得关注的是对货币政策调整的重视。IMF在报告中建议各国放弃使用加征关税等手段解决贸易分歧,勿用关税代替对话逼迫他国改革。

IMF认为,在需求疲软、通胀低迷的背景下,宽松的货币政策对于发达经济体和通胀预期稳定的新兴市场是恰当的。

我认为,这是迄今为止,IMF最近两年的报告中最有价值的建议!

对于中国经济而言,宽松的货币政策也是必须的。正如我之前的文章中所分析的,关于中国经济的好坏,经济界对同样的数字的解读可能相差甚远。

比如,对于上半年6.3%的数据,在我看来,已经相当不错,特别是在今年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和各种冲突远远高于预期的情况下,中国经济整体能够取得这样的数据,是一个非常漂亮的数据。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经济无忧!我的担心来自哪里?

来自一些专家们并不担心的数据:

第一,根据统计数据,上半年全国城镇新增就业737万人,完成全年目标任务的67%。从完成率看似乎非常好,但2018年上半年就业人数是752万人,比2019年上半年多15万人,就业总人数在减少;

第二,消费,上半年消费的增速是8.4%,其中6月份增速是非常高的 9.8%,但是,6月份的高增长并非消费完全反弹,而是因为特殊的汽车政策,这种增长并没有持续性。考虑到今年4月份消费数据7.2%创下了近16年的最低数据,消费总体仍然疲弱的基本面没有改变;

第三,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虽然仍然维持在10.9%的高位,但增速比一季度大幅度回落0.9个百分点。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75786万平方米,同比下降1.8%。

这三点基本说明,中国经济下半年稳增长的任务很重。

至于大家都看到的制造业投资的下滑以及民间投资的下滑,PMI连续两个月处于荣枯线的下方,就不再分析。

在今年各种不确定的情况下,维持中国经济可持续增长的任务很重,稳增长仍然是政策的重中之重,也是当前中国经济的头号风险。

笔者认为,这种情况下,政策组合拳应该主要围绕稳增长发力。其实,一季度的政策方向以及政策的执行力非常好,所以才有了外界一致评价的“超预期”的一季度的好数据。

但是,由于没有看到经济增长的可持续不强,对形势预计过于乐观,二季度无论在货币政策,还是房地产政策上,都出现了明显收紧的举动。当然,收紧的效果也是明显的,二季度的数据出现了明显的下滑,特别是房地产的预期明显降温。

在这个时候,我支持中国的货币政策在保持稳健基本定位的情况下,偏于宽松,并且及时降准降息,是稳定经济增长预期的关键举措。

原因有三点:

1⃣️,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远超预期,2019年可能真的是金融危机以来最不确定的一年,对于任何一个国家而言,稳定增长预期比如何选项都至关重要!稳定增长预期才能真正稳定就业,防范风险;

2⃣️,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主要的央行,要么已经降息,要么准备降息。今年以来,全球已经有近20家央行宣布了降息的举措,美联储在本月的会议上如果不出万一也将选择降息。可以说,保持货币政策的适当宽松,是全球稳定经济增长预期的共识;

3⃣️,中国的实际利率仍然太高,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要真正下降,降息是必须考虑的选项。

有人反对中国央行降息,原因不外乎担心房价反弹,担心杠杆率再走高,担心金融风险,担心被解读为“大水漫灌”。

首先,降息不等于“大水漫灌”,这是两个概念,降息是为了稳预期和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是为了稳增长而必须采取的举措。

必须认识到,增长乏力是最大的风险,降息不等于不要改革,不要供给侧,降息不是这些长效机制的对立面;

其次,在当前情况下,降息等政策工具一旦出台,势必影响房价的走势。

但是,必须清醒意识到,稳定房地产,是稳定中国经济的最重要环节之一,房地产一旦出问题,各种风险都会接踵而来。就当下房地产的基本面而言,房价大涨的概率很低,但房价下跌的预期明显在上升,如果房价出现明显下跌,在目前情况下,会引发一系列的金融风险,这是必须清醒看到的;

第三,不要对货币政策求全责备,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完美的货币政策,既可以稳定经济增长,又可以促进改革,还能够不刺激房价。货币政策要抓住主要矛盾,而不是四面讨好!

我呼吁,央行在货币政策上要有担当,要禁得住世人的毁誉,要看到中国经济的首要矛盾。对于当下的中国经济而言,如果增长出现问题,其他风险爆发的概率会大大增加,只要增长持续,其他风险都可以在发展中解决。央行切勿犹豫太久,错失降息的最好时间窗口!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