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率可达27%,千亿级的市场规模,为什么说手机租赁是下一个大风口?

利率可达27%,千亿级的市场规模,为什么说手机租赁是下一个大风口?
2018年04月12日 19:16 第一消费金融

潜在市场:万亿手机市场,以20%的租赁渗透率估计,潜在市场至少千亿级。

潜在用户:中国换机频率约为22个月,其中互联网群体换机周期更快。约为13~16个月。

商业模式:将某时间段的物品价值出租给用户获得经济收益。

盈利状况:根据公开市场信息,头部手机租赁企业已实现财务盈利。

行业现状:手机细分租赁市场中仅存在少量玩家,且尚未形成垄断。

支付宝内上线了租赁专栏。

包括三星、海尔等200多个租赁业务提供商在淘宝下的芝麻信用开门营业,更包括一些奇葩品类,诸如无人机、豪华游艇、艺术品,任何想得到想不到的商品都在了。

万物皆可租的时代仿佛来临。那么,租赁会成为消费金融下一口细分风口吗?

手机租赁市场玩家

首先我们看看什么是租赁。

租赁本质是所有权不转移的前提下,碎片化使用权的对价交易。

跟租房一样,只租不买,每月交付租金购买房子的暂时居住权。

其实从定义上看,与信贷相对比,租赁模式天然存在着许多限制,比如如何保障租赁公司的物品价值、用户隐私如何保障等等问题。

然而在当今这个金融合规监管、去杠杆的宏观大背景下,却又存在着兴起的必然性。

本文将从租赁模式的优势及限制两个方面分析。

优势

盈利空间大 模式成熟

租赁的优势主要分为两个方面:

(1)模式成熟且被消费者、监管认可

(2)更具潜在的盈利空间。

首先,租赁与信贷最大的区别是融物与融资的区别(这里不谈论融资租赁,融资租赁其实也是融资行为)。

融物也就是说消费者是以物的使用为目的。目的上仅仅是获得使用权,并不以占有租赁物为初衷。

例如用户租手机的初衷就是避免发生购买,只是想用一段时间,享受够了就还。酒店也是一种租赁,租一天房间但是并不会想去买下来。

而且与信贷消费不同,租赁标的都是实物,消费者的资金最终流向实体行业,租赁行业的发展将极大的促进实体行业的发展。

事实上,美国租赁行业内以厂商为股东背景的租赁机构占了25%以上,租赁行业本身就起到了促进物件销售的目的。

租赁与实体行业互为产业上下游,两者共生发展,这符合中国经济发展越来越依赖消费增长的趋势。

租赁行业本身最大的益处就是拉动生产消费,符合中国供给侧改革去产能的背景。共享单车挽救了自行车制造企业就是最好的例子。

其次,融物这一性质也决定了租赁模式的系统性风险总体较低,不可能像现金贷行业一夜之间兵败如山倒,行业内的所有企业坏账集体大幅度飙升。

一,消费者对物品的使用往往是独占的。比如不会同时拥有两部手机,同时背两个包,租两间房,在单一物件上不存在共债的可能。

二,模式下先有消费,用户先选择物件,消费更为理性,没钱非要租别墅的肯定是少数。

三,租赁期限灵活,通过将使用权任意碎片化的拆分,极大的保障了用户的现金流。试想如果没有租房行业,城市里的人该如何生存。

而且借贷模式下逆向选择问题被很好的解决了,借钱存在越穷越借的现象,租赁则不会,租赁更多的是为了优化个人现金流的考虑。

所以企业对个人也不会发生普遍超额授信的情况,像现金贷时代,一个资质一般的用户的总授信额度轻易就能达到数万数十万。

四,租赁物是由出租人所购买并提供租赁的,企业资金是以向金融机构融入短期借款的方式,此时抵押和审核的都是企业信用,由于企业资产负债率上限的存在,也就不可能发生金融机构高倍杠杆的问题。

总的来说,租赁这一模式符合金融监管的趋势,风险总体小、低杠杆。

再者,租赁模式针对的消费人群正是收入有限,又想要频繁换机以追求“新鲜感”和“满足感”的大学生和年轻白领,手机租赁恰好满足了他们的消费需求。

在租赁模式推广之前,这部分消费人群解决“频繁换机”的办法只有贷款和结清两个选择。

而现在租赁只要解决好用户的一些体验和隐私问题,就可以快速普及,并没有很高的心理门槛。

当然,最为重要的是,租赁模式因为是碎片化的交易,通过将租赁物使用权切割,各区间价值能够通过更灵活的定价以获得超额收益。

盈利模式分析

简单讲是租赁是把某一个时间段上对应的经济价值卖掉,卖出的价格和经济成本的差就是收益。

出租业务的单体模型主要由下列几项构成:

A. 采购租赁物件:要出租就要先买东西,也是最大的成本支出项。

B. 租赁期限。

C. 租赁物的每单位时间段上的使用价值:物品的使用价值在会计上也就指的是折旧金额。

D. 租金:收入的来源。

最核心的:利润 = (租金 – 折旧金额)* 租赁期限。

我们一般理解的物件的总经济价值是怎么来的呢?

其实可以通过把物品在所有时间点上使用权价值的综合加总,比如一个手机每天值10块,手机寿命1000天,那就是这手机总价值就是10000块。

有时候一样东西在一个时间点你不需要的,你就不希望始终持有,可以租出去获得收益。

最简单的例子比如说酒店,这个房间一天的使用权出租给用户,收钱,这个是租赁的本质。

具象化一点,租赁模式的盈利模式就如下图,出租人将各种时间段内的物品价值出租给消费者,租金收入超过物品价值的部分即收益。

然而图中的这个物品价值曲线对于消费者来说是隐含的,消费者很难了解到物品对应的已使用月份,更无从得知租赁期内物品的真实使用价值。

例如共享单车,将单车的总价除以总里程寿命,平均到每公里的真实使用价值远低于一元。

消费者都是依赖回收公司给予的市场价格来判断物品价值,租赁公司也对应物件租赁期满后的残值进行预估,比如一个手机租了一年之后,大概还值多少钱,这样来划定租金范围。

如果是手机这类使用价值衰减很快的商品,手机使用超过四五个月,每个月的使用价值就已经很低了。

但是往往实际的物品价值上只有租赁公司自己知道。

一般用户看不出一个翻新机到底几成新,网上出租的所谓九九新手机实际上可能也就是八成新了,八成新的手机使用价值是远远低于九九新的手机的。

从利润公式上很明显可以看出,提高租金、降低采购价、拉长租赁期,二手机翻新等等方式都是锁定收益的好办法。

反正只要保证每次出租得到的租金收入高于经济成本(也就是手机这段周期内的使用价值),对于租赁公司就是赚钱的。

当然,旧手机的出借率肯定低一些,更难租出去。

所以市面上如机蜜、享换机等都是直接限制十二个月租赁期来保证收益,否则残值全留存在自己手里,多留一天就是一天亏损了。

其他复借率较高的如自行车、酒店房间之类的,那就普遍是周期灵活,可以按次按天出租的。

与之相比,信贷的利率明示且有法定上限,每次通过放贷可以赚取的利润上存在着天花板,因此信贷企业都必须不断的让用户来借款,多次获取借贷利润,以此盈利。

以iphoneX(256G)的价值曲线为例,下图为爱回收的手机回收价格曲线(实际上用户的手机价值要略高于回收价格,但是下降趋势差不多)。每个月的回收价格下降值其实也就是对于供应商来说手机的每月价值。

可以看出,手机的回收总价值衰减非常之快,初期每月的总价值递减差不多达到500元。

但是后期每月价值递减的速度是减慢的,随着月份增加,每月价值递减幅度变少。例如Iphone7Plus现在每个月对应使用价值仅100~200元。

用户每个租赁周期内所获得的手机价值也就是对应的这部分手机价值。

这里就以单月价格来计算,根据上图,假设9成新iphoneX首年的使用价值每月平均下来约为400-450元,机蜜提供的12期租赁服务每月租金为509元。

其租金的名义利率的区间为:

(509-450)/450~(509-400)/400!

也就是说其名义利率高达13%~27.5%!

这还没有算上强制的保险包收益,机蜜还额外强制收取了298元的碎屏服务费。

可想而知租赁公司从商品中获得的利率收入是比较高的。

而市面上以回收公司为背景的手机租赁方,或以手机承销商为背景的租赁公司,有经销渠道,通过批量购买手机,手机成本更低,隐含利率就更高了。

另外,租赁模式要求企业向用户授信,经营风险由租赁公司百分百承担,企业通过外部债权或股权的方式融资、借款,先行垫付手机款。

银行对企业的借款平均利率在8%~12%左右,比一般消费金融所得到得借贷资金要低很多。

事实上根据公开报道,机蜜也确实单月利润(财务口径)就能达到200万以上,这还是机蜜尚未大幅铺开后期现金贷的收益,这与原消费金融行业内信贷企业获客基本为巨亏的情况可谓是向去甚远了。

手机消费是一个逾万亿的消费市场,若以美国成熟租赁市场的20%以上租赁渗透率来估计,手机租赁细分市场也对应着数千亿的市场规模。

现有的经营性租赁企业由于企业杠杆的问题,规模都尚且很小,手机租赁目前仍然是少有的蓝海市场,成为下一个风口也就是必然了。

限制

单独看租赁业务的模式其实本身并不性感。

首先,租赁并不是金融业务(除了融资租赁),也不是助贷业务,租赁公司更加不是金融机构,这就决定了租赁公司的资金来源受限,资金吃紧。

一般租赁模式,企业都是先用自己的资金购买租赁物,再向非特定的租赁方出租收取租金,租赁公司来承担租金不能收回或者租赁物无法出租出去的风险。

但是由于银行借款的安全性考虑,企业的资产负债率一般最多50%~60%,也就是说能够用来购买租赁物的资金总额最多不会超过权益资本的两倍。

而这两倍的权益资本显然不够用,量就有上限。因为租赁期都是12期,中间不会回收手机。

假设一部新手机的平均采购价平均2000元,一亿仅能采购五万台手机。摊到每个月上,每个月能拿去租的手机才4000台,如果第一个月做运营活动,全租出去,后面的月份,企业除了回款基本啥也干不了了。

换个酒店的例子,酒店也是建一个房子,花个几年来回收,再举债建下一个房子,不可能无止尽的一直建下去。

那这其实很考验企业的融资、经营能力和企业背景背书,必须有足够强的融资能力,企业才能不断周转的动。

机蜜和51信用卡进行战略合作,也就是企业背景不足,银行融资这条路走不大通的情况下,为了解决资金问题的突围之举了。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公司体量有天花板,又是行业和消费者的好事,注定了这个行业内不容易出现捷信这样的寡头。

第二,租赁这碗饭吃一口好吃,但是再吃一口,味道就不对了。

租赁与信贷分期最大的区别也就在于物件的最终归属,租赁期到了,物件是要交还给出租人的。

而如果一件东西进行一次或者多次租赁以后,会有残值的存在,也就是剩余的价值的概念。

比如说Iphone租了一年还能用,对应的就是这个手机的残余价值。

残值这里就存在两个问题:

(1)残值如何保有?,也就是怎么保证残余价值尽量的多?

(2)残值如何再次发挥经济价值?,比如说二手机怎么能够再次盈利?

这里先不讨论因为欺诈,租赁物完全无法收回的情况,那么残值保有的这个问题,可以有两种方式:

一是通过负面激励让用户尽量维护好手机价值;

二是有足够好的维修、回收能力让手机值钱。

用户在物件使用过程中如果造成了预料之外的损耗,简单的屏幕损耗可以通过碎屏保险,进水了或者不能用了可以要求用户必须买断等等。

现实中比如酒店的意外损耗,也是由用户来承担的。

在这件事情上,手机这个细分租赁领域内,专营回收背景的租赁公司就有自己的优势。

通过成熟的销后渠道对接,残值保有能做的比较好,否则就要求租赁公司对外去找维修、二手零部件渠道。

再说残值利用的问题,这个主要考验的是企业的营销能力。企业通过二次租赁,或者直接打包回收来尽可能的收回残值。

在租赁物件已经租过多次,有较大损耗的情况下,租赁物的残余价值很小,是比较难以对外营销进行二次租赁的,一件物品的复借率随着价值变低也变的更低了。

像街上一些破旧的共享单车,使用很多次了,让人骑的不舒服,那肯定也没人愿意租。

这也是为什么手机这类易耗品商品,如果用来出租,通常只能租两次,就差不多损耗完了,不会选择再拆分成三五次来出租。

汽车、单车等不易耗的就可以进行多次租赁。

互联网时代也赋予了租赁行业更多的活力,能够更容易的为不同使用程度的租赁物更容易的找到承租人,这也是租赁行业兴起的一个很重要的必要因素,所谓的共享经济也就是共享租赁物的残余价值。

伴随着互联网行业竞争白热化,逐渐又浮现出一个新问题,手机残值如何保证能够收回。

不动产与动产不同,难以回收,如果不能回收,损失的则不止是租金部分的本金,是整个手机。

比如一台IphoneX,租一年租金5000,但是如果手机无法收回,损失的是一台10000元的IphoneX,也就是说收益和潜在的风险损失是不对等的。

赚只能赚半个手机的钱,亏却亏掉了一整个手机!

不能回收普遍来说主要是两类情况:一个是欺诈意义上的不还,用户主观恶意的不还;另外一个是操作意义上的不还,用户寄丢了,寄假的,寄残次品等等情况。

租赁公司都要有足够的能力去确认租赁物残余价值的收回。

在传统的租赁行业里,一般解决这个问题都是通过押金的方式,租房租物件等等都是。租赁公司的损失直接从押金中扣除,而且押金一般都大于物件价格。

C端一些零售刚兴起的时候,也是收取押金的,比如享换机,是通过直接扣除信用卡额度的方式。

不过随着C端风控这个手段的愈发成熟,租赁公司可以通过差异化的对优质用户免押金,这无疑是对租赁行业发展的大大利好,但是这也反向促使了行业内玩家都必须采用免押的方式,否则就会输掉竞争,这对没有金融背景的租赁企业的能力就多了一个要求。

第三,租赁是实物的来往,存在物流、仓储的问题。毕竟几万台手机,进进出出,如何登记,查询等等也是一门非新手可玩的生意。

根据上面这些租赁模式上的局限,可以看出行业存在一定的天花板,行业里一些领先玩家也在试图破解困局。

其中机蜜的选择方式就是从线上走向线下,从租赁转向融资租赁(机蜜旗下控股了一家融资租赁公司)。

融资租赁其实就是信贷分期的特殊形式,并且选择和迪信通、三胞这样的线下渠道商合作,抢先占据了渠道入口。

手机租赁有千亿级的市场规模,盈利模式也有足够的想象空间。因此包括爱回收、京东在内的巨头纷纷抢占市场。

但同时,手机租赁也面临资金来源受限、残值处理、物流仓储等问题,存在行业天花板,难以出现寡头。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