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不死鸟”,崩了!

A股“不死鸟”,崩了!
2019年11月13日 18:05 金融投资圈

来源:东方财富研究中心、e公司官微(id:lianhuacaijing)

第7只面值退市股实锤了!

*ST华业11月12日晚间公告称,公司股票已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格均低于股票面值(即1元),根据有关规定,公司自11月13日起停牌,上海证券交易所在公司股票停牌起始日后的15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终止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公司股票可能将被终止上市。

此前中弘退、雏鹰退、华信退、印纪退、退市大控、*ST神城等6家公司相继触及面值退市条件,其中的部分公司已完成摘牌程序。

1

深陷百亿萝卜章事件

公开资料显示,*ST华业成立于1998年,公司主营商品房销售以及物业租赁,于2000年6月28日在上交所上市。

2015年开始,*ST华业从地产开发逐步拓展业务,向房产、医疗、金融业协同发展转型,希望通过资源整合投资运作,应对市场变局,但快速扩张也为*ST华业埋下了隐患。

2018年9月,*ST华业披露其应收账款投资业务出现逾期,随后此事件演变为涉及金额高达百亿元的“萝卜章事件”。

当时*ST华业遭遇合同诈骗,这导致其对大量应收账款投资计提坏账准备,公司业绩“一夜变脸”,2018年亏损达64亿元之多,年报也被审计机构出具“无法表示意见”。

而因华业资本萝卜章事件而踩雷的金融机构也有许多,民生银行、粤财信托、国元证券等机构都将深陷其中。

此后*ST华业就一直深陷债务危机而不能自拔。

而*ST华业2019年三季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53亿元,同比下降96.73%,报告期内公司净利润亏损超过50亿元,净资产更是为-48.2亿元。

2

曾4次从退市边缘自救的“不死鸟”

*ST华业曾被成为A股不死鸟,此前曾4次将自己从退市边缘“救了回来”。

而上一次暂时解除退市警报,是在今年9月中旬。

9月15日晚间,*ST华业公告称,为支持公司债务重组,增加公司可持续经营资产,公司实控人周文焕及西藏恒久同意将重庆思亚医药50%股权无偿注入公司,另外50%股权由公司及金融债权人共同设立的有限合伙企业平台接收。

经申请,重庆市公安局同意解除重庆思亚医药下属14家子公司股权冻结,支持公司债务重组。

而9月16日是*ST华业股价当时连续16个交易日低于1元/股的日子,由于该公告影响,当日*ST华业股价开盘快速拉升,截至收盘恰好封死在1元/股,成交金额4724万元。

但此后股价再度归于沉寂,仍然在1元左右挣扎。

3

*ST华业第五次自救失败

而当第五次面值退市逼近之后,*ST华业也企图再度借助“利好”自救。

公司先是于11月6日晚间公告表示,有第三方公司金宝矿业拟要约收购公司部分股票,但股价11月7日仍旧“无动无衷”,跌停收盘。  

11月7日,*ST华业发布了一则《关于平泉市金宝矿业有限公司部分要约收购公司股票提示性公告》,11月6日,金宝矿业向上市公司发来《告知函》,鉴于公司因遭受合同诈骗后陷入严重财务危机,考虑到上市公司房地产板块具有较高价值,旗下医疗资产具有较强盈利能力,具有挽救价值,金宝矿业拟作为投资人通过部分要约的方式收购上市公司5%的股票。

紧接着,8日*ST华业追加公告表示,金宝矿业已经向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分公司(备用金)银行账户汇入本次要约收购的履约保证金1600万元。可见相关进展堪称神速。

在此消息刺激下,11月8日公司股价涨停,报0.95元。

由于金宝矿业将与上市公司、主要股东及债权人共同推进公司破产和解,这意味着近段时间陷入僵持的*ST华业破产和解之旅,再迎助力。不过,二级市场资金对此并不买账。*ST华业股价以跌停示众。

*ST华业的跌停,使公司再度面临面值退市。*ST华业股票已连续17个交易日收盘价格均低于1元。哪怕公司收盘股价今日再微跌1分钱,也都意味着*ST华业将不能跨过退市之槛。

但上交所向其下发问询函,要求其补充披露相关情况,包括本次要约收购资金的具体来源和资金安排,说明是否存在向他人借款的情况。

而之后11月11日和12日连续两个交易日的跌停,彻底宣告了*ST华业保壳大战的失败。

而最焦虑的肯定要数*ST华业的股东们了,截至2019年三季报数据显示,*ST华业仍有52000户股东。

4

被误判的“非关联”?

在11月7日公告中,*ST华业明确,金宝矿业与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存在任何关联关系。不过,e公司记者梳理发现,今生的“非关联”实际上有着“前世缘”。

*ST华业在公告这样简介金宝矿业的情况:金宝矿业成立于2005年11月24日,注册资本28300万元人民币,系王文丽100%持股的公司。金宝矿业注册地址位于平泉市桲椤树镇下营坊村,经营范围为金矿石开采、加工、销售;金精粉、银精粉、铁精粉销售;金银首饰加工、销售(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

可见,本次金宝矿业的出手,无论相对于*ST华业的老业务地产来说,还是对于这几年拟发力的新业务医疗而言,都是一种跨界。

天眼查信息显示,金宝矿业目前股东为王文丽持股100%。王文丽旗下,除了拥有金宝矿业之外,还担任淄博某新能源汽车公司、深圳鼎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虽然金宝矿业目前为王文丽个人资产,不过记者发现,金宝矿业的历史股东中,包括北京良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华业发展(深圳)有限公司,而华业发展(深圳)有限公司正是目前*ST华业的控股股东。可见,*ST华业在公告中所表态的“与上市公司控股股东不存在任何关联关系”仅是一种“现在时”。

不仅如此,自2018年9月遭遇了百亿诈骗以后,*ST华业遭遇了一系列的债务危机和流动性危机。从e公司记者所采访到的情况和所掌握的资料来看,目前公司管理层及前高管,一方面致力于稳定公司运营,保住地产和医疗的"基本盘",另一方面也在积极配合经侦部门追赃,并已经取得部分进展。但与此同时,隐身于职业经理人背后的*ST华业实控人周文焕也被爆出应收债权“爆雷”出走海外后,不断腾挪国内资产的动作不断,其中之一便是华业金宝矿业。

公开信息显示,在2018年9月,周文焕实际控制的PROVANTAGE HOLDINGS,将其持有的华业金宝矿业100%股权转让给了金铁士金服,后者在2018年9月28日又将华业金宝矿业100%股权转让给了深圳象往;与此同时,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也从“ZHOU WEN HUAN”变为雷永贵。

由此可以推算,本轮拟接盘的“金主”金宝矿业,或许远非*ST华业公告中所表达的完全“非关联”一般简单。

今年6月,*ST华业前任董事长徐红曾表示,公司提出了三个方面解决方案解决债务问题:

首先,全面配合经侦追赃;第二,积极自救,与金融机构洽谈展期,同时保证地产业务和医疗业务的正常开展;第三,寻求白马骑士重组方,与债权人达成合作意向,共同追赃。其中在重组方式方面,公司也曾明确,如果有对公司发展特别好的投资方,不排除引入战投甚至考虑控股权转让。

从此后事件推进的进展来看,引入战投和控股权转让几乎没有任何推进。这也使本次金宝矿业的要约收购格外引发市场关注——既然*ST华业估值已经偏低,为何其他投资人依然不敢贸然介入,截止目前只是引入“旧相识”投资呢?目前这一问题依然是个有待解开的谜题。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