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中国价格 大宗商品全球化地位的体现

你好,中国价格 大宗商品全球化地位的体现
2019年10月10日 17:54 金联创

国庆长假,对于做期货投资的人而言,面对境外定价的品种,拿单总是胆颤心惊。那是因为许多大宗商品的定价权都在美国三大交易所实现。铝、铜、铅、锡等金属的价格主要在伦敦金属交易所确定。棉花价格定于利物浦。长假归来,不定数太大,大多数交易者选择了清仓或轻仓。

定价是个沉重的话题

定价权指对商品的价格制定拥有主动权,拥有定价权的一方在成本上升情况下,可以顺利通过提价将新增成本传导给下游且不影响销量。而对于庞大的中国需求而言,定价权往往指我国的市场变化能够更好地反映到价格里去。

曾有人叹息,“中国在国际贸易体系中定价权几乎全面崩溃。中国买什么,什么就涨价,中国卖什么,什么就降价。”有这样一个老梗。2004年,当得知中国大豆采购代表团准备去美国采购250万吨大豆后,国际炒家马上联手将大豆期货价格从200美元力推到400美元,而合同签署完毕后,期价迅速下跌了三分之一,国内一半大豆压榨企业濒临倒闭,四大粮商蜂拥而至收购重组。

老梗尚如梗在喉,新恨却不期而至。今年上半年,铁矿石价格几近疯狂,很短的时候里吞噬了三年供给侧改革给国内钢厂带来的政策红利,利益此消彼长,从业者痛心不已。我们再看原油,也存在“亚洲溢价”谬论,中国需求被压迫着索要更高的价格。因此,在进口依赖度较高的商品,国际寡头们总在等待和寻觅着推波助澜的机会,沉甸甸的收获季节,总会铺天盖地而来迎来掠食的蝗虫。

谁控制供给,谁具有定价权。因为需求一般都是刚性的。是因为我们没有几个拓,没有ABCD,我们只有中国需求?

还不尽然,中国制造的出口产品价格,往往因价格低廉倍受诟病,甚至国内消费者会去境外购买国内出口商品,难道不是因为定价权陷于沃尔玛、家乐福等国外渠道商手中的原因吗?在中国的出口商被压榨到生存的边缘的同时,我国需要从海外进口原材料的企业同样被海外出口商压榨到生存的边缘。

足见,生存发展,无非价格二字;经济命脉,无非价格二字。定价是个非常大的课题,简言之,就是强者运用“规则”剥削弱者。对于涉及进出口贸易的企业而言,我们的企业面对境外的商品巨头,既要遵守国际游戏规则,又要主张自己的权益,运用商品衍生品,规避价格的陷阱。

估价是个争议的话题

我们再来看看国内定价的商品。比如甲醇。中国甲醇无论生产还是消费都是绝对的第一大国,这个产品属于典型的中国定价品种,又会发生什么呢?

甲醇行业研究中一直有个伪概念“进口利润”,理论上进口利润是CIF中国主港价格加上报关和入罐费用,然后减去市场价格后形成的利润。实际上,价格一般都是装船前后三周国外估价机构出具的CIF中国价格的均价,再加上一定的升水来结算的。这个价格永远高于国内价格的,即所谓“倒挂”,研究员们统计的进口利润,只是到港货物的估价和现货的价差(时间差)。

好吧,倒挂是因为咱们有进口关税和增值税;升水结算是因为远期信用证会有个息差;这国外估价机构又是什么梗呢。是境外估价机构太专业,还是中国估价机构不客观?好吧,中国估价机构也需要有个成长的过程。我们不能偏执地看待问题,但为什么大部分规则均指向了不利于我们的地方呢。

事实上,许多时候境外供应商并不是平易近人的,他们是成熟的狩猎者,非常善于捕捉机会争取利益的最大化。比如,他们会全球调度货源来平衡地区价格;比如中国港口货物紧张时,他们会选择从中国市场转口或收购现货,来提高结算价格;而国内厂矿贸易企业因为规模普遍较小,议价能力不够,总会有个别从业者率先接受外方不公平的定价方式。

曾有一年,新加坡,某外商面对排着长队的中国甲醇进口商,一家给了五分钟的“面试”时间。如果您有异议,外商也许会表示被您的天真打败了,然后通知下一位。是谁给了外商的傲慢的权利?是中国沿海800多万吨分散在华东和华南的需求,而国内煤制和天然气甲醇产能多分布在内地。很明显,成熟的商家在螺丝壳中都能做出道场。

又如,中国是全球最大的pta生产国,2018年pta生产量4090万吨,消费量4084万吨。这是个王炸了吧。还真错了,pta上游的PX进口价格与下游的聚酯产品出口价格方面,咱们一直没有定价权。先等PX国产化再提升一些吧,否则PX大概率会高估一些,而聚酯或纺织品出口呢?

并且,经济全球化的结果,也促进了服务业在全球化范围内的流动。外资估价机构进入国内市场的步伐与规模将越来越大。越发显得中国定价、中国估价、国货当自强的意义。作为国内大宗商品从业企业,应当注重价格的每一个环节,珍惜每一个争取权益的机会。

你好,中国价格

价格,事关利益和生存,事关平等和尊严,是市场参与者的共同权利。正如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所指出的那样:如果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所有的国家;如果控制了粮食,你就控制了所有的人。国际贸易的规则总是体面而温和,而规则下的结果却是利益的损益。

我国近六成的铁矿石、七成的原油、七成半的木浆和八成的大豆,都需要进口,而中国企业大多处于“微笑曲线”低端,承担对原材料的初级加工,利润水平较低,对原材料的价格变动特别敏感,持续处于被收割的不利位置。尤其近年来,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的波动幅度已难以仅用商品供求关系的变化加以解释,而表现出明显的金融化特征,这类企业经营风险持续上升。

我国政府历来重视价格问题,面对近期严峻的外围局势,9月底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了加强市场价格监测预测预警工作,会议指出,要跟踪分析国际市场大宗商品价格走势,及时预警应对苗头性、倾向性问题,增强调控能力;要加强市场监管和价格监测预警。严肃查处捏造散布虚假信息、操纵价格等违法行为。

价格问题无小事。在国际贸易中赢得公平竞争的机会,争取在国际大宗商品中的议价权、定价权,对中国及其企业的生存和发展而言至关重要,需要从经济领域安全和稳定的高度来严肃对待。

展望远期,中国必将会建立起足够影响力的大宗商品交易所,在多领域、多品种上形成新的国际定价中心,持续挑战欧美等国建立的定价体系和游戏规则。比如,沪铜已经不再是伦铜的影子,沪铜与伦铜已经相互深刻影响;去年,原油、铁矿石和pta期货相继引入境外交易者,这都是很好的例子。

每天的太阳都是新的,未来只与现在有关,而与历史无关。中国价格,我们一起努力。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