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强东“抛弃”兄弟,能填京东物流亏损黑洞吗? || 深度

刘强东“抛弃”兄弟,能填京东物流亏损黑洞吗? || 深度
2019年04月15日 20:20 无冕财经

刘强东抱怨京东物流融来的钱只够亏两年,近18万快递兄弟于是被抽掉底薪,物流对京东到底意味着什么?降低成本的京东物流能否借此走出亏损泥潭?

本文由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原创并首发,作者:胡慧茵,编辑:陈涧,设计:甄开心,实习生:阙华媚

“取消快递员底薪,下调公积金系数”的消息一出,京东“抛弃兄弟”的舆论甚嚣尘上。

4月15日凌晨,刘强东打破缄默,发内部信回应争议。

“京东物流2018年全年亏损超过23个亿,这已经是第十二个年头亏损了。如果再这么亏下去,京东物流融来的钱只够亏两年的。”刘强东发文“诉苦”。

砸重金却遭遇巨亏,摆在京东物流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增加揽收单量的外部收入,或是五险一金和福利待遇降低到和市场上其他快递公司一样的水平。

虽然,刘强东在内部信中依旧展现了对快递兄弟未来负责的“义气”,表示只是调低了公积金的比例,绝对不取消员工的五险一金,但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他也没有给置身底层的快递兄弟任何选择的余地,“混日子的不是我的兄弟”。

本想借助取消底薪但大幅提高揽件提成的办法激励配送员,但目前看来,激励还未见成效,不少快递兄弟已是意兴阑珊。“取消了底薪不就相当于变相销售。绩效要求这么高,根本无法达成,很多员工已经在考虑离职了。”提及新考核,负责广州市海珠区客村片区收件的京东小哥很是无奈。

陷入窘境,大多数的快递员只能靠京东商城底下的派单和外部揽件增加收入。“按1.5元/件的快递提成算工资了,基本无望拿回以前的月薪了。”海珠区赤岗街京东配送站工作的快递哥小张刚录入完手头的揽件信息,便一刻不停出发派件了。

自京东创立以来,刘强东给自己定下了每年抽出一天打快递员“短工”的规矩,如今却是把自己的快递兄弟全都变成了给自己“打短工”的。如此大刀阔斧的改革背后,到底藏着京东怎样的考量?

拖后腿的“现金牛”

快递小哥举步维艰,在京东,物流却被视为提振业绩的“现金牛”,地位不可小觑。

京东财报显示,2018年,以开放物流业务为代表的物流及其他服务收入同比增长142%至123.79亿元,由此带动京东全年净服务收入达459亿元。换言之,京东物流大幅拉升了京东集团的净服务营收。

这也成为了给刘强东最多信心的平台能力项。在其他业务线纷纷面临优化的同时,物流是京东目前唯一一个公开称要扩容的板块:1月,京东物流CEO王振辉宣布公司将投入10亿元作为2019年人才激励奖金池,并新增1万名员工。

但尽管集团不断向物流加重“筹码”,已独立运营2年的京东物流迄今未能“自力更生”。

从财务数据来看,被寄予厚望的京东物流不仅未能弥补亏损缺口,还大大地拖了京东的后腿。

2018年财报显示,保持持续运营业务的运营亏损为26亿元,同期上涨325%,而在各项开支当中,用于技术研发的投入上涨82.6%至121亿元。

研发费用不断攀升,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其向来与服务收入并驾齐驱。为了提高物流的效率、加强物流体系的核心竞争力,京东不得不持续往技术研发投钱,从而提高智能物流、智能供应链、人工智能售后服务等应用领域的能力。

除此之外,财报中最大的一笔费用落在了营收成本上。2018年,京东营收成本涨至3961亿元,“主要是受到直销业务,以及提供给商户和供应商的物流服务相关成本的增长所致”。

▲京东物流2016年Q3-2017年Q3净利润。

成立12年,京东物流烧钱不断,亏损未休。一份京东物流的募资文件透露,2016年Q3到2017年Q3间,京东物流累计亏损14.09亿元。而按刘强东的说法,去年一年就亏损23亿元。

京东物流盈收状况的不理想,源于自建仓储物流网络和物流设施等的巨额投入。截至2018年年底,京东物流在全国运营的仓库数量为550个、总面积为1200万平方米,同期增加64个大型仓库,面积扩充达200万平方米。

更让京东苦恼的,还有水涨船高的履约成本。从最近两年的数据来看,京东物流的履约成本从46亿元一路攀升,其增速已超过京东GMV增速。

▲京东2011-2017年履约成本。

考虑到快递业务量以及人力成本的高速上扬,东哥投后创始人李成东表示,快递员总人数和人力成本翻倍,据此推断,到了2020年快递的人力成本支出将超过5000亿元,“未来成本的降低,还取决于京东机器人的规模化应用”。

而就目前看来,不论物流盈利与否,其人力开拓与平台建设离不开京东商城的大力支持,也无形中成为京东财报的负重。

“把自家员工变成众包员工,其实是京东降低控制成本的行为,更加社会化。”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告诉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

难撑野心?

“董事长老刘推动变革,精神可嘉!只要是董事会同意,独裁无可厚非。”对于京东的“大清洗”行动,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一番调侃,暗指其面临危机开始“自救”。

过去60天里,被动或主动,京东的调整层出不穷。

3名“CXO”体系大将——首席法务官(CLO)隆雨、首席技术官(CTO)张晨以及首席公共事务官(CPO)蓝烨——相继卸任;4月3日,京东发布刘强东署名邮件,要求淘汰不能拼搏、绩效差、性价比低的三类人。另一边,刘强东开始重用过去共同战斗在一线的老将,向外界表明为京东重拾狼性战斗力的决心。

对此,有分析认为,刘强东“一进一退”,除了为了能让京东在外部竞争中占据优势,也有出于对自身情况的焦虑。

数据显示,尽管体量优势依旧,京东的营收增幅已进入下行轨道,从2017年Q2的43.6%一路下滑到2018年Q4的22%,抵达上市以来各季度最低。这一数字也低于零售市场36%的年度平均增速,还与阿里巴巴、拼多多拉开了渐大的差距。

▲京东季度营收概况。

此前,京东一直奉行“自营业务赚口碑、‘第三方’业务赚钱、GMV赚估值”的战略,在自营业务渐露疲态的情况下,不免会把重心放在拆分的物流业务上。更重要的是,京东急需借助被重金打造的物流板块提振信心。

实则这也是刘强东10年密谋的商业布局——“押注”物流,并借助外部投资重金建设。2018年2月,京东物流完成高瓴资本、红杉中国、腾讯等投资的25 亿美元融资,搭建起囊括京东供应链、京东快递、京东冷链等六大产品的物流智能供应链网络。

刘强东还曾多次公开表达对京东物流的期许:“未来五年,来自非京东订单的业务量达到50%以上,同时收入规模可以破千亿。”

展望很好,却非易事。根据李成东推测,京东物流想在未来5年实现千亿收入的规模,必须达到35%复合增速。而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2018年快递行业业务收入增幅仅为21.8%。

迄今为止,血本建造之下,以开放物流业务为代表的物流及其他服务收入仍只占京东整体净收入的10%,对于集团营收的影响力难言可观。其建仓计划似乎也陷入停滞,2018年Q4的建仓数持平第三季度。

值得注意的是,与市面上的许多物流不同,京东物流为第三方配送没有“揽收”之说,其一律要求卖家把商品发至京东仓库、把货存储在库房,存货账面值往往高得惊人。

从模式来看,京东借助囤货聚敛第三方“应付账款”,牢牢握住主动权,但操控越发变得力不从心:仓储面积增速大幅放缓、仓库空置率提高,应付账款余额在2018年12月末回落至799亿元。

▲刘强东(左三)与快递兄弟合影。

如今,京东急需面对的现实是,脱离了零售体系独立出来的服务性业务,能否经得起市场的锤炼。

“目前来看,京东物流已建起了较为完善的物流体系,已结束十年来的物流区域扩充的投资期。京东的新业务‘新通道’将依托京东成熟的物流体系,无需额外支付物流边际成本。”京东物流盈利未期,曹磊却看好其发展前景,“京东物流的盈利点或在于其规模化”。

在曹磊看来,京东的快递团队有“十万+”的规模,取消底薪无疑能大大减轻京东的人力成本压力。

京东物流能否借此加快上市的步伐?前路不定。可明确的是,曾维系京东的“兄弟情”已不再,未来或会有更多的新招数“侵蚀”着京东。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