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产传言四起,中国车企或将剩三五家? || 深度

破产传言四起,中国车企或将剩三五家? || 深度
2019年10月14日 17:00 无冕财经

作者:沈浪

编辑:陈涧

设计:甄开心

实习生:何慕丹

汽车行业黑云压城。

10月8日,猎豹、众泰、华泰、力帆等四家车企将在年底破产,预计涉及上下游汽配供应商产业链合计约500亿元坏账的传言在业界疯传,甚至引起金融机构警觉。

随后,平安银行一则内部公告刷屏,据媒体报道,该公告要求围绕这四家车企展开风险排查。

▲平安银行公告截图,来自易车。

事件愈演愈烈,涉事公司纷纷站出来辟谣。众泰汽车甚至声称已向公安部门报案,并表示将对捏造虚假信息者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但无风不起浪,很多所谓的谣言辟着辟着就成真了,何况汽车行业整体低迷,多米诺骨牌游戏行至中场,已经显示出大厦将倾之势。

能造出车,就有人埋单

处于这场舆论风暴中心的四家车企,原本都有比较光辉的历史。

在难兄难弟们之中,问世于2000年的华泰汽车是国内最早造车的公司之一,成立当年即从一汽手中收购山东荣成汽车厂,开启造车梦,几乎仅晚于李书福的吉利汽车和偏居安徽芜湖一隅的奇瑞汽车。

而猎豹汽车在两年后也发布了自己的首款车型——猎豹黑金刚。众泰汽车则成立于次年9月,以摩托车发家的力帆进入汽车业最晚,但亦在2006年底推出了自己的首款轿车产品——力帆520。

创业初期,四家公司总部分别位于山东、湖南、浙江和重庆,却不约而同地押宝汽车,因为他们都看到了国内汽车市场良好的发展前景。

1997-1998年,美国通用、日本本田、韩国起亚、意大利菲亚特、日本丰田、美国福特纷纷以合资形式开始本土化生产,由此拉开了中国汽车市场高歌猛进20年的帷幕。仅仅经历2003年一次的井喷式增长,国内汽车产销规模就在2008年首次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单一市场,并在随后10年里连续蝉联全球第一大市场桂冠。

在这场盛宴中,无论是那些执著的追梦人还是混水摸鱼者,大多挣了个盆满钵满。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只要你能造出车来,就会有人愿意埋单。

2003年,华泰汽车与韩国现代汽车合作推出越野车特卡拉,凭借良好的性价比风靡一时,当年就卖掉了15000辆,相当于如今的造车新势力“一哥”蔚来汽车今年1-9月总销量的12倍。其后来推出的圣达菲,更是创造了年销13.5万辆的神话。

比较晚熟的众泰在进入汽车市场十年后,同样迎来了丰收季,2013年,销量猛增23.8%,次年更是突破了16.6万辆。

相比之下,猎豹汽车命运多舛,但在经历与广汽集团重组又回购等事件后,2017年也实现了12.5万辆的销量,一度还打起了重启IPO的算盘。

而力帆首款轿车520上市后,便与其摩托车产品一起走上了出海的道路。从2007年至2013年短短几年间,该公司出口量从4990辆迅速跃升至近6万辆,增幅达逾1000%。

热恋会掩饰情人身上的所有缺点,红红火火的市场形势也一样,不论华泰汽车、众泰汽车、猎豹汽车还是力帆汽车,都在忙着用一个又一个新产品抢占不断涌现出来的新消费者。

然而,所有的美梦均会有醒来的时候。

多米诺骨牌最薄弱环节坍塌

对很多造车人来说,2018年就像一场噩梦。

这一年,中国汽车市场迎来28年来的第一次负增长,乘联会数据显示,2018全年累计销量达2235.1万辆,同比下降5.8%,其中,轿车1117.3万辆, SUV为951.3万辆,分别同比下滑4.0%、5.5%。在40家主流车企中,只有4家完成年度销量目标,人们不得不将希望寄托在新的一年。

▲2018年中国乘用车市场出现负增长。

如今,2019年已经过去大半,国内车市不仅没有任何改观,反而进一步恶化。

据乘联会数据,作为一年中最重要的金九银十,今年9月乘用车产销量分别达到184.5万辆、178.1万辆,较上一年分别下降6.9%、6.5%,前九个月累计销量1478.2万辆,跌幅高达8.6%。

当市场红利不再,这副多米诺骨牌最薄弱的部分首先撑不住了。猎豹、众泰、华泰、力帆四家车企的日子无一好过。

半年报显示,今年1-6月,众泰汽车营收50.4亿元,同比下降50.8%,净利润由上年的3.1亿元转盈为亏,出现了一个2.9亿元的大窟窿。

猎豹汽车上半年累计销量2.8万辆,曾经的主力产品猎豹CS10、CS9、Mattu迈途等月均销量仅为几百辆,但今年初的召回数量却已超过2017年巅峰时期的销量,6月起已开始执行降薪、停工等措施压缩成本。

力帆股份9月产销快报亦让人担心。今年1-8月,传统乘用车累计销量不到2.2万辆,同比下降69%。当月,力帆股份公告称,其控股股东力帆控股所持1.08亿股股份因被金融机构华创证券起诉被法院轮候冻结3年。

最惨的非华泰汽车莫属。

一年前,这家公司还付出超高溢价,以30亿代价将曙光股份控制权收入囊中,今年初就遭到多路债权人追讨。根据《南方周末》消息,截至2019年3月末,华泰汽车总债务超200亿元,旗下山东荣成、内蒙古鄂尔多斯、天津滨海、江苏江阴的四大工厂全数停产。曙光股份公告显示,华泰汽车所持有的全部股份已被司法冻结。

在一系列诉讼中,华泰汽车主要生产基地荣成华泰,更是以实际行动解释了什么叫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涉案金额最少的一桩案件标的物仅为1.3万元,而荣成华泰在答辩中坦承欠款属实的同时,给出了因公司经营不善无力偿还的理由。

这场危机或许比表面上看起来的更加可怕。9月份,新媒体“autocarweekly”根据众泰汽车官网的信息,以购车为由头拨打了位于上海的8个经销商电话,结果要么关闭,要么转型,要么停机。

种种迹象显示,尽管猎豹、众泰、华泰、力帆斩钉截铁地辟了谣,但危机确实已经存在。在过去的十几年间,这些车企曾经有过无数做强做大的机会,所有从业者也对国内汽车市场不可能长期高速增长心知肚明,但在侥幸中过了一年又一年,眼看着主业日渐没落,转型乏力。

谁拿到下半场门票?

不过,猎豹们并不孤单,因为一汽、东风、长安等老大哥的日子也不会好到哪去。

自上世纪90年代,一汽、东风、上汽、广汽、长安等央企或地方国企纷纷搭上大众、通用、标致、福特、本田等国际汽车巨头后,成功躺赚20余年。

彼时,这些跨国公司一方面迫于政策限制,不得不采取合资方式曲线进入中国市场,另一方面,刚登陆新市场的国际汽车巨头也乐于借助地头蛇的能量快速攻城掠地,双方享受了一段不短的蜜月期。

遗憾的是,当市场增长不再时,双方的矛盾也就来了。独立就成了国际汽车巨头的必然选择,而日渐松动的政策也使其诉求不再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梦。

去年4月,国家发改委公开表示,2018年取消专用车、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2020年取消商用车外资股比限制,2022年取消乘用车外资股比限制,同时取消合资企业不超过两家的限制。这意味着,5年过渡期一结束,国内汽车行业将完全取消合资股比限制。

政策利好刚刚释放,市场就做出了回应。

去年5月,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拿到了上海浦东新区市场监管局核发的营业执照,成为国内第一家外商独资车企。不久前,四川现代汽车有限公司也宣布,韩国现代汽车将在2020年完成对该公司中方所持股权的收购。此次收购完成后,四川现代将成为中国第一家外商独资的商用车企业。

独资大潮凶猛来袭,一汽、东风、上汽、广汽、长安等央企或地方国有企业将何去何从?

俗话说,饱带干粮晴带伞。合资前,许多人信誓旦旦宣称要拿市场换技术,通过学习国际汽车巨头的先进技术与优秀管理,逐渐实现自产品牌梦。20多年过去了,市场确实送给人家,但换到多少技术?又推出多少款有竞争力的自主产品呢?

根据乘联会2019年9月综合销量排名快报,今年1-9月,一汽大众、上汽大众、上汽通用稳居前三,在前15名中,国企背景的自主品牌中,只有上汽以41.3万的销量忝列末位,其他兄弟企业无一上榜;而在轿车子榜单中全军覆没,只有在SUV子榜单上,长安、上汽才分别借长安CS75、宝骏510、荣威RX5等略微挣得一点颜面。

▲今年前九个月汽车厂商销量排名,来自乘联会。

三年后,当自己傍了20多年的巨头们纷纷离开时,这些成功出卖了市场的央企或地方重要国企,能够依靠有限的几款所谓自有产品生存下去吗?倘若真到了失去大众、日产、标致、福特的那天,一汽、东风、长安寻求合并很可能是大概率事件。去年7月,三家合并的消息就曾在业界广泛流传过,最后虽被辟谣,但还没到尘埃落定的时候。

有业内人士表示,在发达国家,汽车品牌均呈高度集中的局面,比如美国主流的汽车制造商是通用、福特、戴姆勒-克莱斯勒,欧洲主要有大众、宝马、奔驰、菲亚特、标致-雪铁龙,日本有本田、丰田、日产,韩国则有现代、起亚。每一个主流市场都只能存在3-5个汽车品牌,未来中国市场也可能会如此。

以这样的发展趋势看,目前,国内已经基本确定有资格拿到下半场门票的,恐怕只有吉利、长城、上汽等少数几家。

这个结局很讽刺,正规军们差不多一败涂地,而最可能“幸存”的上汽,似乎也不是依靠市场换技术,而是靠收购英国老牌汽车制造商罗孚后发展起来的。最后,可能还是曾被嘲笑为疯子的李书福、魏建军们,扛起中国自主汽车品牌的大旗。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