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年入过亿!地产圈“打工皇帝”又找到新东家 || 深度

曾年入过亿!地产圈“打工皇帝”又找到新东家 || 深度
2021年01月20日 17:30 无冕财经

作者:方斯嘉

编辑:陈涧

设计:布冬

实习生:郭曼怡

年底是房企高管离职的高峰期。仅在2021年1月1日起至今,便有新城控股、旭辉、上坤等超10位房企高管离职。与以往不同的是,更多职业经理人不再跳槽,而是高调宣告“我要去创业”。

彰泰、实地和三巽的前总裁——张巧龙、刘森峰、王本龙在1月初聚了个餐,交杯换盏后,三人同时宣告开启创业之路。其中,实地集团前总裁刘森峰的故事颇具趣味。

刘森峰曾任职的公司不多,但履历耀眼。他曾是前碧桂园集团副总裁,2016年,曾带领碧桂园江苏区域创下“一天一亿”的销售业绩,由此拿下碧桂园的过亿年薪。

离开碧桂园后,刘森峰转头进入富力集团的“亲儿子”实地集团,任副董事长兼总裁,但这段经历仅仅持续了15个月,便宣告结束。

这次,刘森峰的新东家是自己,“需要腾出更多时间,来专注于发展自己创办的新基业集团”。

在房企格局已定的今天,刘森峰进入房地产界“创业”是否将成为市场炮灰?他的新职业生涯能顺利吗?

过亿年薪

刘森峰初入地产业时,楼市正处于快速发展的“黄金时期”。

据公开资料显示,刘森峰1976年出生,毕业于中南大学土木建筑学院建筑工程专业。在1999年,因大学工作分配而进入中建五局。

▲刘森峰曾是地产圈知名职业经理人。

时势造英雄,地产亦如此。

2011年,楼市结束了“弯腰拾金”的黄金时期,转而进入白银时代。虽遭遇调控,但成交仍保持高位。当时的刘森峰正处35岁“分水岭”之年,他进入碧桂园集团。

他曾说,“我想从一个平台上慢慢往上看”,于是,刘森峰在项目总和秘书两个职位间,主动选择成为碧桂园董事局主席杨国强的秘书。

在刘森峰的微博中,曾经回顾过这段经历。他总结称:“助理(秘书)的小心程度远远超过了领导自己,这样领导才能完全放心。不然领导还要一直想着她会漏掉什么,这种助理(秘书)就不是给领导增值的,反而成为负担了。”

2012年3月起,刘森峰调任碧桂园集团南京区域总裁,为碧桂园开拓江苏区域市场,并发出“临危受命、使命必达”的宣言。

不得不说,那段时间,刘森峰集齐了“天时、地利、人和”。

一方面,江苏区域位于长三角市场范围,即使经历调控,仍有开发商相继涌入,楼市发展势头正旺。

另一方面,碧桂园亦处于高速发展时期。2014年8月,时任碧桂园执行董事及首席财务官的吴建斌,对碧桂园在2012年底实行的“成就共享”的跟投激励计划进行升级,提出推行碧桂园新版的“同心共享”计划,让公司与职业经理人的关系变成大老板和小老板的关系。

在这个激励制度之下,碧桂园在2015年、2016年、2017年三年间,销售业绩出现爆发性增长,从合同销售金额1402亿元至5508亿元,成为全国房企的销售冠军

▲碧桂园业绩一度爆发式增长。

刘森峰的第一桶金便是参与碧桂园的“跟投”项目所得。根据当时的制度,员工跟投收获的自有资金年化收益率高达65%。

2013年以后,刘森峰所带领的碧桂园江苏区域连续三年销售额达百亿。在2016年,甚至达到367亿元的全年销售额,相当于一个中型房企的年销售水平。彼时,全国能达到300亿元销售流量的房企仅有50余家。

受益于业绩分红,2016年,碧桂园共有6位区域总裁奖励薪资突破1亿元,而刘森峰便是其中一位

但随着楼市政策趋紧,市场需求遇冷,一位在TOP10内房企任职的员工向无冕财经研究员透露:“楼市行情下滑,跟投制度越来越不再是‘激励’,而是一种风险。”

因此,跟投制度在集团内部的意愿下降。为此,碧桂园内部甚至出台了《关于强化‘同心共享’及时跟投的通知》,以督促完成跟投额度。对于逾期跟投的集团高管,会实施暂停发放工资、奖金甚,甚至是开除处理。

跟投制度的变革是否对刘森峰的收入产生影响,刘森峰从未公开透露过。但在当时的楼市行情下,刘森峰的收入或许再难突破“过亿年薪”的高峰。

刘森峰曾表达对跟投制度的改革建议。他在与自媒体‘一勺言’的对话中透露:“我认为跟投仍然是有效的,但它需要重大调整。比如,应该进一步缩小强制跟投的范围,公司不要配资,跟投的资金占收入比重应该上限管理。”

2019年9月,刘森峰正式在碧桂园提出离职。同年10月15日,刘森峰办理了离职手续。

刘森峰曾直言:“从股权收益到奖金,已不能再激励我。”或许,他想表达“我不差钱”,又或许想说“如今的薪酬、奖金不够用了”。

另据自媒体“地产人言”透露,刘森峰在离职前曾被调任至碧桂园的海外市场。业内猜测刘森峰或许不满此次调任。

离职原因在“钱”还是“权”上,刘森峰从未具体解释过。

▲刘森峰发朋友圈吐槽。

不过,刘森峰与碧桂园的分手并不体面。2019年10月,他在朋友圈发文称:“公司是好公司,老板是好老板,可办事的就不一定是那么回事了。”而在“吐槽”后不久,刘森峰发布了《此去应多羡,初心尽不违 》的离职感言,不过碧桂园对此并无回复。

短暂的意气风发

从碧桂园离职后不久,2019年11月,43岁的刘森峰加入实地集团,任职副董事长兼总裁。而这段职业生涯,仅持续了一年。

加入实地集团时,刘森峰曾对乐居财经表示,实地集团吸引他的原因在于,“实地源于地产不止于地产。如果纯粹做地产不做改变的话,很没劲”。

刘森峰加入实地集团的第一季度,公司业绩跃升明显。在克而瑞发布的《2020年一季度中国房地产企业销售TOP200排行榜》中,实地集团销售金额(全口径金额)达69.3亿元,排行全国房企第58名,2019年的排名为153位,跃升近百位。

首战告捷,刘森峰正是意气风发之时。他在发展蓝图中规划:“现在布局的重点还是华南,下一步就是华东、华北、中南、西南。”

不过,刘森峰在实地集团的事业之旅只短短持续了一年。2020年12月31日,刘森峰却宣告正式从实地离职。虽事发突然,实际上已早有先兆。

首先,实地的“维权门”事件,给了刘森峰当头一棒

实地集团的业绩和营销额提升,带来了足够多的曝光量。随之而来的是,遵义、青岛等项目维权矛盾出现。知乎网友“雨杭小小”发文回忆,当得知刘森峰上任之后,购房者纷纷在他的微博留言要求整改房子。“刘总第一反应是把微博关于实地集团的认证给消除了,似乎是在极力跟实地集团撇清关系。”但刘森峰从未公开回应此事。

此外,实地集团在2020年第一季度销售上排名跃升,但在第二至四季度,后劲不足。

在克而瑞发布的中国房企销售榜单中,实地的销售额排名逐步下滑。2020年一至四季度,实地的全口径金额分别为69.3亿元、134.8亿元、185亿元、257.4亿元,排名从58名下滑到100名

▲实地集团2020年销售及排名情况,数据来自克而瑞。

更重要的是,刘森峰在实地集团的权力似乎受到了挑战。

据界面新闻报道,刘森峰加盟实地,是富力集团董事长张力专门请来帮儿子张量的,希望他能带领实地集团逐步走向正轨。刘森峰亦曾对自媒体“一勺言”表示:“实地集团今年变化比较大,老板有决心做大做强,给我的授权很大,这是吸引我的重要原因。”

但在2020年8月,实地集团CFO李斌被实地地产董事长张量提拔为执行总裁,实地集团一时拥有两位总裁。

此外,也是在当月,刘森峰在碧桂园时的“爱将”熊建生,从实地集团营销管理中心常务副总经理的位置上离职。熊建生曾任碧桂园江苏区域助理总裁、区域营销管理部总经理,后跟随刘森峰进入实地集团。

与此同时,张量还将原实地集团营销副总裁乔治召回,担任实地营销管理中心总经理职位。种种迹象令业内推测,刘森峰此时的权力正受到制衡。

但刘森峰依然没有做出任何解释,如同在碧桂园离职时那样,表达了对上级的感谢后,便“转头走人”。

给自己“打工”

刘森峰发了一条微博,宣布自2021年1月1日离开实地,并投入自己创办的新基业控股集团(以下简称“新基业控股”)。

新基业控股的前身,是刘森峰在碧桂园时期的跟投主体——鹏天投资有限公司。据刘森峰在微博回忆,2014年,公司初创时期,因经费有限,开业庆典还是在家中的别墅举行

▲刘森峰微博截图。

如今,新基业控股的总权益营业额已超百亿元,正式员工约200人。

从新基业控股的招聘信息看到,新基业控股分为地产公司、建筑公司、酒店公司、园林公司,营业范围包括地产开发、建筑设计、建筑施工等。在业务范围上,与普通房地产公司无太大差别。

目前,房地产行业正处于头部房企独大的局面,刘森峰本次创业如何“出新”?无冕财经研究员对此问题私信了刘森峰,但截至发稿为止,刘森峰并未回复。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对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研究员表示:“职业经理人创业现象出现,是因地产界出现的更多细分领域,令职业经理人可以结合自身的兴趣和能力,开辟出一条新的道路。”

从实地集团离职后不久,刘森峰便出席了新基业控股与当代置业达成深度战略合作的仪式,宣告双方将对产业联动地产项目开展顾问咨询、产业运营、金融服务等业务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张量一直倡导以“科技为地产赋能”,而当代置业亦是倡导“绿色科技”。想必,刘森峰或许在“科技地产”概念上,想要做出一门生意。

但对于如何让“科技地产”真正落地,或许,如今的刘森峰正在忙于四处取经。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