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被抓1977天的男人,快要出来了

那个被抓1977天的男人,快要出来了
2021年03月30日 17:30 无冕财经

徐翔提前出狱的传言,引发追随者在其妻子微博留言“期待徐总舵主回归”,但曾经的私募一哥,出狱后还能掀起新的波澜吗?

本文由无冕财经(wumiancaijing)原创首发

作者:黄琪鑫

编辑:陈涧

设计:布冬

实习生:郭曼怡

距徐翔2015年11月1日从宁波杭州湾跨海大桥上被司法部门带走,已经过去1977天。

从判决书来说,徐翔正式服刑结束的时间是2021年7月9日,尽管此前传闻他将于5月份提前出狱,但目前尚未得到证实。传言流出后,有徐翔的追随者在其妻子微博下留言:“期待徐总舵主回归”“再战江湖、掀起新的波澜”

草根出身,20多岁在游资中一举成名,再到后来成为“私募界一哥”,在人生最巅峰的时期因操纵市场入狱,徐翔的故事早已为众人所知。

然而,资本市场本就是一个藏匿着太多秘密的江湖,四个月后出狱的徐翔,还能再战吗?

所持上市公司资产缩水严重

除了勤奋与天赋,时势也是造就徐翔成功的原因之一。

徐翔重获自由时已44岁,那个资本江湖里各路英豪野蛮生长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

从宁波解放南路的操盘手,再到上海泽熙投资的“私募一哥”,徐翔以超高的收益率被外界封神。

在徐翔2009年创立泽熙投资时,我国的私募行业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由于在暴跌行情中表现优于股指和公募,私募逐渐获得了市场的关注和投资者的青睐,行业规模超千亿元。

但受到2015年股灾的影响,私募行业的游戏规则发生了巨大变化。

中国当时提出金融开放,股市允许场外配资,券商大比例融资融券和场外配资导致大量热钱涌入股市,造成股灾大爆发。为了整顿市场,在2016-2019年间私募一直处于“严监管”状态,史上各种“最严”监管文件频频出台。

私募基金在内部控制、登记管理、信息披露、风险揭示等各个方面受到监管,尤其在2018年资管新规出台后,资产管理业务受到进一步规范。同时,证监会和交易所也对涉嫌操纵市场的游资,以及上市公司用信披配合炒作的打击力度,一直保持在高压状态

市场公认为私募行业的钱就没那么好赚了,加之徐翔及其泽熙投资被纳入基金行业黑名单,泽熙当年以收益率排名“阳光私募基金”之首的故事,或许只能成为老韭菜们的回忆了。

另一方面,徐翔涉案的资产甄别仍未结束,有关上市公司的股份被轮候冻结。

徐翔妻子微博上有关资产甄别的最新内容。

尽管徐翔出狱已经进入倒计时,但徐翔妻子应莹则表示:“婚还是要离的”。2019年8月7日,正值农历七夕节,应莹那句“苍天在上,我要离婚”言犹在耳,其诉求之一是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在青岛城阳监狱开庭审理离婚案的过程中,徐翔也当庭表示同意离婚。

有媒体分析,应莹的离婚诉求可能是“技术性离婚”,想要通过离婚案推动财产甄别和财产保全。但一年多过去,离婚案还没有判决,资产甄别也尚未完成。

应莹此前透露,徐翔及家人被查封、扣押、冻结的资产,按彼时股价计,总价值210亿。应莹对一审判决中扣除个人非法所得71亿元没有异议,但其认为,对于判处110亿元罚金,应当先分割清楚财产再处罚

而相比被捕前,徐翔主要持股的四家上市公司,股价都大幅缩水,其中,华丽家族(600503.SH)跌超70%,大恒科技(600288.SZ)、宁波中百(600857.SZ)、文峰股份(601010.SZ)的股价较巅峰时期也打了2-3折

曾经的几百亿资产,在徐翔入狱的日子里,也被时间碾得越来越薄。

从草根到“私募一哥”

自古英雄不问出处,武林中的大侠有的师出名门正派,有的出生草莽,徐翔无疑是“逆袭”的典型代表。

徐翔入市炒股时还只是一名高中生,与其同样年轻的,还有改革开放不久的股市。

1993年,徐翔拿着父母给的3万元,开始在宁波解放南路的证券营业厅的一间小屋中炒股。恰逢“证券市场”这架财富机器开始加速,上市股票剧增,投机者涌入。这前后三年是历史上股指震荡波幅最剧烈的时期,上证指数波幅竟高达378%

而徐翔凭借自己“封涨停板”的炒股绝技,在股市一骑绝尘。所谓封涨停板,是指在个股短线上升势头凶猛时,果断入场,使用五倍甚至十倍的配资封住涨停板,对赌次日开盘后个股继续上涨。趁第二天开盘股价继续上扬时,出货离场。

随后几年,上证综指更是拉开了井喷行情的序幕,直至2001年6月登上了2245点的高点。早年的A股是不设涨跌幅的,暴涨的股市,加上徐翔的天赋和勤奋,令其在解放南路的这十余年中,完成了数亿元资本的原始积累。也是在这里,徐翔结识了当时的营业部工作人员、日后的妻子——应莹。

同时,徐翔和几个擅长短线的朋友被市场冠名“宁波涨停板敢死队”,年仅28岁的徐翔,就被冠以“敢死队总舵主”称号。加上徐翔醉心于股票,没有其他爱好,又被人们称为“股痴”。

一些散户甚至不惜跑到营业部门口,专门等着这些敢死队传奇大佬的出现,试图寻找点石成金的神奇之术。

宁波解放南路证券营业部林立,图片来自网络。

2005年,徐翔运作的资金量已经过亿,需要更大舞台的他来到了上海。2009年,身为游资大佬的徐翔已实现财富自由,他开始追逐自己的偶像索罗斯的步伐,从一名操盘手转战为私募基金管理人。

徐翔在股市上制造了一个又一个堪称经典的案例。2011年11月份,受乙肝疫苗事件的影响,重庆啤酒(600132.SZ)股价连续遭遇11个跌停,投资者纷纷撤离,但在股价下跌接近尾声时,徐翔以20元左右成功抄底,此后重庆啤酒一路涨到35元。徐翔大获全胜。类似的例子还有不少,像双汇发展、酒鬼酒等,徐翔都曾逆势抄底。

徐翔操作的泽熙私募产品向来以高收益闻名私募界,尤其是在2015年股灾时期,千股跌停,资本市场哀鸿遍野,而泽熙投资不仅成功逃顶,并且以平均217.54%的收益率位居股票型阳光私募之首,远超第二名神州牧投资的94.43%

2015年7月9日,是徐翔作为私募一哥的最高光时刻,6月15日,沪指触及5178.19高点掉头向下随后暴跌,7月9日流动性危机解除,徐翔在这一天砸入百亿资金抄底成功,当日浮盈十位数。徐翔这一精准且果断的决定,令整个资本市场啧啧称奇。

此时,徐翔已经积累了200多亿账面财富,离想要和偶像索罗斯一战高下的日子不远了。

还能再战资本市场吗?

徐翔,精通赚热钱,拿捏散户心理。

曾有分析师指出,“此前徐翔擅长在二级市场上做题材股,但随着泽熙规模越来越大,徐翔可能对投资方向有所侧重。2013年之后,可以看到他偏向对重组题材的深度介入,喜欢做壳资源谋求暴利。”

庄家炒壳,往往是从散户的尸体上踏过,自己功成名就。然而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徐翔越来越响亮的名声,也逐渐为一些上市公司的实控人悉知。在某些不为人知的背景下,徐翔做出了令其身陷囹圄的决定。

2016年4月29日,徐翔、王巍、竺勇等人涉嫌操纵证券市场、内幕交易犯罪,被依法批准逮捕。其中,王巍是徐翔在上海汤臣一品豪宅的邻居,而竺勇则是徐翔在宁波解放南路的旧识。

徐翔2015年11月1日被司法部门带走,当时身穿白色阿玛尼大衣。

根据青岛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徐翔在2010年至2015年间,先后与华丽家族、美邦服饰(002269.SZ)、乐通股份(002319.SZ)、*ST新梅(600732.SZ)、文峰股份等13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或实控人合谋操纵上市公司的股票交易,控制139个证券账户,非法获利93.38亿元

据财新报道,徐翔案发是因为审计署在审计某证券公司时,发现徐翔有给上市公司大股东汇款的行为。这一线索经报告后,当局决定让公安部对徐翔立案。而徐翔案涉13家上市公司及相关高管,几乎全部为上市公司董事长和董秘这样的关键职位,显然主要代表的是大股东的利益。而有些涉案上市公司的高管,是通过竺勇认识的徐翔,

徐翔案成为国内第一宗信息型操纵证券市场刑事案件,“私募一哥”被处刑期5年6个月,徐翔及泽熙投资被加入基金业协会黑名单。

然而,对于涉案的13家上市公司徐翔案涉及13家上市公司23名高管,在徐翔案发后曾一度失联。后来,被另案处理后,这些上市公司利益获得者吐回利润,辞去相关职务。

2015年股灾时,在中信证券的牵头下,国家调集数千亿资金、号召大型国企积极救市。王亚伟、莫泰山、但斌和江晖等13位私募大佬集体联合署名救市,唯独徐翔缺席。徐翔甚至在利空出尽之时,成功抄底。

据悉,徐翔没有加入的原因有二,一方面是觉得参与救市后,就因涉嫌内幕交易无法进行股票操作;另一方面,其认为不用直接救二级市场,只要政府成立大基金抢救优质上市公司的大股东,解决大股东的流动性,就能解决危机,事半功倍,真正做到市场触底后的反弹。

徐翔曾对友人用索罗斯的反身性理论来解释股市暴跌,最后很感慨地说,中国没有几个人懂得反身性理论,我大概只能算半个

2015年9月,中信证券总经理程博明等10多位高管被带走。两个多月后,徐翔与上海某高官一前一后被查。据传,该高官的亲属曾跟随徐翔买入美邦服饰股票。后来,中信证券董事长王东明宣布退休。

至于徐翔出狱后还会不会再战资本市场,引用“饭统戴老板”在微博上发的一句话:“尽管总舵主即将出狱,但基本不可能公开出来做投资了。关于他的那些秘密,会跟当年披着军大衣消失的吕梁一样,深埋在中国股市的六尺之下”。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