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回收抢着上市?二手电商的故事也要讲完了 || 焦点

爱回收抢着上市?二手电商的故事也要讲完了 || 焦点
2021年04月22日 17:30 无冕财经

作者:海棠葉

编辑:陈涧

设计:布冬

实习生:郭曼怡

4月18日,据“凤凰网科技”称,二手电商平台爱回收计划于6月初在美国首次公开招股,融资5亿至10亿美元。

知情人士称,爱回收寻求在IPO时获得40亿-50亿美元的估值,已经聘请美国银行和高盛集团来安排其IPO,计划在5月中旬提交上市申请。

次日,据“亿邦动力”消息,爱回收完成Pre-IPO轮的2亿美元投资,至此完成共8轮、超11亿美元融资

爱回收目前无明确回应,但市场普遍认为“是时候了”。

中国二手电商市场历经十年,背靠阿里的闲鱼、牵手腾讯的转转还没说话呢,行业第一股就要花落爱回收,二手电商行业怎么了?

迫在眉睫的上市

在二手电商江湖,爱回收是位“老人”。

2011年5月,爱回收创立,率先进入以二手手机为主的二手3C市场“收破烂”,走出一条C2B模式(即平台介入交易、通过差价和抽成等方式获取利润)道路。

“中间商赚差价”的商业模式虽古来有之,在此之前,二手3C市场是消费者极担心的,里面多是黄牛与回收小作坊,套路层出不穷,容易“踩坑”。

爱回收引入互联网手段,在两端之间插入一个中间服务商环节以增加交易环节的安全性后,这个互信关系缺乏的市场开始变得相对透明。

加上彼时国内二手电商市场尚处于萌芽阶段,闲鱼得2014年6月才上线,转转则要更晚的2015年11月才面世,第一个吃螃蟹的爱回收抓着时间窗口,做起了流量的生意。

2013年,爱回收转型布局线下门店,迄今在全国140多个城市开出737家门店,其中绝大数坐落于一二线城市繁华地带的商场内。

爱回收方面把这些门店看作是金字招牌,屡次三番提及由于线下门店的存在和布局,其才有能力延伸出其他新业务。

“手机回收是一个重低频的事情,通过购买客户获取流量成本很高,我们从2013年开始转型通过合作的形式获取流量。”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爱回收创始人陈雪峰忆当年直言,能够称之为决定命运的决策并不多,转型门店模式是算一个,其二就是流量获取

爱回收创始人陈雪峰。

在陈雪峰看来,线上流量池+核心腹地线下店,爱回收足以站在二手3C行业的顶端。

据爱回收透露,从2020年Q2起,爱回收各条业务线全面领跑二手3C行业:C2B回收业务是第二名3倍以上,B2B交易平台业务是第二名的6倍以上,B2C零售业务是第二名的1.5倍以上。

但爱回收所倚重的线下店背后,是持续已久的融资、烧钱、再融资的行为。

之前陈雪峰曾经算过一笔账,一家简易门店的一次性硬件投入为7万元,700家门店硬件投入约4900万元;一个门店每个月运营成本约3万元,这个数字乘以700家门店,现有门店一年的运营成本超过2.5亿元。而在持续扩张下,爱回收承受着更高的运营成本。

数据显示,爱回收的融资次数是目前最多的,不论是在国内抑或国外二手电商市场。

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爱回收的融资轮数已达E+轮,从2014年到2020年几乎每年一轮融资,融资总额超过9亿美元,其中2018年来自老虎环球基金、京东集团等的1.5亿美元融资,创下二手3C回收领域里最大单笔融资纪录。

爱回收融资历程,数据来自天眼查。

而美国最大的二手电商平台Poshmark上市前一共5轮融资、融资额为1.53亿美元,The RealReal上市前完成累计2.88亿美元的7轮融资,日本二手电商平台Mercari上市前仅融到D轮、总额1.11亿美元。

资本青睐有加,爱回收却被曝资金短缺问题。

2020年年初,爱回收发内部信推出“让薪”制度,取消员工的一系列福利与补贴,且全员让薪10%-30%,以度过危机、营造“盈利”表象;到年末,被曝要求员工每日平均需在公司待够12个小时、成为“奋斗者”。

另据“韭菜财经”援引内部员工爆料称,在疫情严重的1月份,爱回收停缴了员工的五险一金——困窘之态越发显现

上市迫在眉睫。

对于爱回收而言,为获取资金支持、缓解现金流压力、开拓新业务,登陆资本市场不失为一条有力的途径。

另一方面,背后陪伴多年的京东集团、晨兴创投、天图资本、达晨创投等资方期盼着收割季的到来。从互联网行业成长规律来看,融到E+轮的企业并不多。

事实上,过去几年,爱回收一直在谋求上市。

早在2016年完成D轮融资时,爱回收就宣称已把上市纳入规划和日程,无下文;两年后的2018年中旬,爱回收再次提及上市,还把上市地点从原来的国内改为了香港或纳斯达克。

虚晃一枪后,2020年9月,爱回收拉来了综合金融服务商国泰君安国际当投资方,并在品牌升级之时梳理业务线,似乎都在为上市做规划。

2021年初,据“贝多财经”消息,爱回收将首席财务官一职交给了陈晨,后者原任在美上市电商公司云集的CFO,这被外界解读为爱回收加速上市进程。

双寡头格局难撼动

2016年,二手电商市场掀起了一个小高潮。

那年3月26日,一直低调的闲鱼一改常态,在杭州召开闲鱼塘主大会,请来了数百位塘主和媒体站台,向台下的塘主和媒体宣称“是时候让大家知道闲鱼了。”

发声的还有58集团旗下的二手交易平台转转,开年一波铺天盖地的广告后,再首创“525二手节”,以吸引广泛受众。

对此,据《中国企业家》报道描述中,陈雪峰有点不以为然,“当初创业选择这个方向,就是因为二手市场是一个慢热的市场,可以细细打磨。但是一旦大量资本涌入,很容易把市场搞坏。二手车市场就是一个典型,大规模的资本进来后市场都残了,玩家在早期把力气用光,后面就没有力气了。”

后来,现实给了陈雪峰一记沉重的耳光。

他用历时7年重金打造的线下店换来的护城河和行业壁垒,抵御不住自带资本与资源的巨头和后浪。

背靠阿里巴巴和淘宝,闲鱼无形自带免费流量池,继承了淘宝用户过往的交易信息、信用体系和芝麻分,还有完备成熟的支付交易流程,这让闲鱼比爱回收天生多了一层信任的屏障。此外,其还推出闲鱼优品,切入线下。

6年时间,闲鱼长成行业巨无霸。

财报显示,2020财年,闲鱼用户已达3亿,GMV超过2000亿元,同比去年增长超过100%。根据《2019年度中国二手电商发展报告》,闲鱼以70.7%的市场占有率领跑二手电商市场全品类第一

转转的速度也不遑多让。

发挥微信九宫格以及微信小程序的外部流量优势的同时,转转还合并了二手手机行业最大的B2C垂直平台找靓机,巩固平台的自主流量、供应链和服务能力。

2020年5月底,转转进军爱回收赖以起家的C2B业务,如今不到一年时间,据透露日收货量已突破1.5万单,而爱回收还在7000单-8000单的水平上徘徊。

根据《2019年度中国二手电商发展报告》,转转市场渗透率为20.2%,与闲鱼并肩成市场两大鳌头,当它们对垂直领域平台爱回收开展降维打击的时候,行业老兵掉队了。

比达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3月二手电商APP月活跃用户数中,闲鱼与转转分别是8234万人与2093万人,爱回收仅为25.6万,不及前二者之零头

在二手电商领域,爱回收与闲鱼和转转有较大差距。

营收方面,据爱回收披露,其所属集团在2020年的年支付成交量为2718万单,年支付成交金额超255亿元。

爱回收努力过。

2019年6月,爱回收战略合并“拍拍”,意图将拍拍的供应链能力优势运用在对货品质量的把控上。

结果是,在权威投诉平台黑猫投诉上,搜索爱回收/拍拍关键词,有近1200条用户投诉,其中不乏质量问题相关投诉,与爱回收所期望的“货品把控”方向相距甚远。

事实上,在业内,拍拍素有“弃子”之称,从腾讯转手京东,再到京东想甩给转转,此次行为被普遍视为爱回收为了京东救命钱收下的累赘。

显而易见的,尽管中国二手电商市场走过10个年头,遗憾的是,即便是在上市前夕,爱回收依旧没有稳固的江湖地位。

但问题来了,一旦爱回收抢先上岸成功,其他玩家怎么办?

据“深燃”援引一位曾从事FA业务的投资人的说法,中国的互联网公司上市,过去是老大吃肉,老二喝汤,老三陪跑,“因为互联网行业是充分竞争的行业,赢者通吃,一些明星赛道的第一股往往能享受很高的估值溢价,进而压缩其他玩家的生存空间。”

从这一角度来看,如果体量明显不及巨头的爱回收顺利夺下第一股,中国二手电商市场的资本故事似乎也开始走向了终点。

目前二手电商赛道头部平台背后都站立着巨头的身影,富二代闲鱼,贵公子转转,白手起家的爱回收也抱上京东大腿。

数据显示,2020年,二手电商市场已超万亿规模。在巨头遥遥领先、老玩家抢跑上市的情况下,其他中小玩家也就只能喝喝汤了。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