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数大周期运行概率总览。

指数大周期运行概率总览。
2023年10月05日 23:34 帅熊哥侃股

声明:不做个股诊断,更不推荐个股,也不接受各类商务合作,不建群,不加微信等,写博文目的是总结和提高自己的同时分享给朋友们学习参考之用,不作为交易依据,盈亏请自负。

新浪微博ID:帅帅的熊哥微信视频号ID:盘手熊哥荔枝微课ID:利番学堂

哔哩哔哩ID:帅帅的熊哥有朋友说找个时间让我再展开讲讲市场大周期的问题,OK,今天换个调调展开来讲,原本不想深谈,因为写一次这种好几千字配图的复盘真的很伤元气,平时我都是自己在草稿纸上做这种功课,然后心里打腹稿进行推演,最后落笔结论在纸上,所以即便你拿了我的草稿纸,也不知道这个过程是怎么展开的,那今天我就展开讲讲,既然动元气来写,我希望你能认真看,脑子也要动起来,至少要对得起我付出的精力……今天的内容屏蔽掉了大部分主观思维方式和经验分析,所以,内容是无任何过滤的,这篇文章的目的是把市场各种概率以不同的历史锚点为前提尽量充分展开以示人。请重点感受分析问题的方法和思路,我只能说这是一种方式,需要理解和接受,但展开之后的收拢工作我没有做,留给诸位自己去思考,因为收拢工作必然要做筛选,筛选的前提是按照你心中的主观意愿形成一种概率。每个人的意愿都不同,赋予不同的可能性的概率就不同,自然选择后的结果就不一样。所以我只展示相对最客观的部分。下面请跟着我的各种假设,以及假设之后的再次假设一起开动脑筋。

假设一:如果2015年高点为B3浪高点,那么2015年向下的过程应为五个子浪的驱动浪,而事实并非如此,我们在这里先假定B3高点判断没有错误,同时自2015年高点向下的三浪结构也成立,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即市场走出双三结构,即2019年年初低点起需要再走一个三浪结构,然后再向下走五个子浪的驱动浪才能构成一个完整的自2007年高点以来的调整浪结构。好,这是以2015年高点作B3高点为锚点的一个假设,但这个假设还可以继续拆分出两种细分的“子假设”。我用字母AB来细讲,同时我要说明,造成假设依然可以细分的前提是数浪时市场内部的一些分歧,这些分歧先不用考虑正确或错误的概率孰大孰小,因为在我们推论整个概率全景图的逻辑分析过程中本身只思考逻辑是否正确,而并不思考逻辑思考的对象本身真假问题,这样可以有效杜绝主观和情绪带来的结论偏颇,今天所有讲解文字都是站在这个基调进行的,我先给诸位提前打好预防针。假设一A:假设图中蓝色线段的上升过程为三浪结构。

如果蓝色线段即2019年到2021年高点为三浪结构上升,则对应2015年到2019年的下跌正好补齐两个三浪结构。即上文所讲的指数从2007年整体走双三结构调整浪,则2021年高点向下满足五个子浪驱动浪后市场自2007年以来的所有调整浪完结,市场开启新一轮历史级别的向上驱动浪过程,这个驱动浪级别和2005-2007年的驱动浪级别一致。假设一B:还是沿用上图,说第二种可能,即2015年到2019年的下跌三浪看做衔接浪,2019年到2021年高点这一波三浪看做是双重三浪结构中第三个三浪中的浪一。如果是这样,未来调整之路就漫漫无期了。(我再强调一遍,整个分析过程重点是逻辑而不是实际情况的真假和经验上的概率,请务必明白这一点。)请注意看我下图中蓝色标注的子浪的名称。

其实这里涉及到一个问题,即B1到底是不是三浪结构或五浪结构已经无所谓了,因为按照这个思路,不管B1是几浪,B3保持五浪结构就可以了,比如,如果B1是5浪结构,那B1到B3可以是535结构,反之可以是335结构。B3和B1属于同级别浪型,而B3之后的下跌过程级别要大于2021年高点向下的驱动浪,实际级别等同于2007年到2008年这一波最狠的向下过程。说到这里肯定有人开始跟我要唠叨对称性问题,请注意我前面的嘱咐,我们只是在用正确的逻辑做推论,正确的逻辑是浪型结构完整性,这是核心问题,至于对称性,和实战中出现的概率经验,都属于主观问题,在今天的分析里是被忽略的。一定要记住这一点。接下来,我们要更换一下锚点的性质了,这里我们假设2015年高点不再是刚才假定的B3高点,而是B1高点。我们称更换后的情况为假设二。那么自2015年到2019年这一波三浪结构的下跌便直接说得通了,道理很简单,B1和B3之间需要一个调整浪来衔接,也就是B2只可能是一个调整浪,不管是三浪结构还是33333结构,B2的定性都是调整浪,而2015年到2019年的下跌肉眼可见是三浪结构,这里就省略了辨别33333结构的麻烦。如图:

依然是只考虑浪型结构,不去顾及主观因素的干扰。那么自2019年低点至2021年高点这一波上涨的定性问题又可以展开为两种细分“子假设”。我们还用英文字母来表示。假设二A:这里我们先把2019年到2021年的上涨过程看作三浪结构,如图:

这种情况下其实能继续展开的思路比较广阔,原因是调整浪本身具备N种变形和变型的可能,我挑容易理解的来说。(这么讲其实我已经犯主观错误了,但为了减少篇幅只能这样了。)这里我们先把2019年到2021年的上涨看作是B1之后B2的延续。也就是图中粉色和蓝色线段看成3+3的组合,然后结合2021年高点向下还没明确走完的五浪下跌,形成一个335结构的整体。也就是说,从2015年高点到日后某一个低点,共同构筑了335结构的B2浪。B1,B2都有了,还差一个和B1同级别,同方向的B3浪。我来画一张示意图:

这种情况用文字描述太麻烦了,请允许我要犯懒,直接看图,图中标注的浪型名称一目了然。刚才我讲了,如果2019年到2021年的上涨是三浪结构,理论上会有N种解,不管符合不符合常识或者经验,逻辑上都是对的,我就不一一展开了,你自己有兴趣可以把这个思路延展下去当做游戏解解看。然后我们把假设二B摆出来看一下,这里我们将2019年到2021年这波上涨看做五浪结构。如图:

按照浪型结构必须完整的核心原则,最直观的理解是2019年到2021年的五浪直接构成B3反弹。我把图补完整再标注好浪型名称就是下图:

简单讲,2019年低点标志着B2衔接浪的完结,然后莫名其妙的从2019年到2021年走完了B3,不少人反馈市场自2019年开始,只有2019年前半段容易赚钱,虽然市场后面又涨了一年多时间,但明显赚钱效应不好,回想一下2021年之前的情景,是不是和B3浪的特点有关呢?虽然是驱动浪(这里我们已经架设2019-2021是五浪结构),但逃不脱更大周期是调整浪的束缚,而很多情况下调整浪作为反弹浪出现的末端也会出现严重的分化,这就不由得让人愿意多增加一些判断上的主观情绪了……呃,扯远了!哦,对了因为按照假设二B的条件,其实还可以有N种可能,比如把2019年到2021年的五浪结构看做更大周期某个三浪中的子浪……和刚才讨论之前的问题一样,这样一来讨论就没边儿了,这里节省空间不展开讲。

好,接下来,我们要换一个思路了,前文的分析都是把2015年高点看做最重要的锚点,并予之定性。下面我们脱离2015年高点换一个不起眼的锚点试试,当然前提还是不能脱离最核心的逻辑,即浪型结构必须满足作为浪型分析的第一性原理。看下图:

如果2009年年底的小高点是B1高点呢?因为这个小高点是2007年下跌以来的第一次反弹高点,所以显然如果是反弹浪的子浪高点,只可能是B1高点,这也是符合浪型结构原则的,所以只会有这一种假设。

同时,这里还必须遵循另外一个隐含的确定条件,即2019年至2021年的上涨只能是五浪结构。请看上图。这里重点看蓝色线段区域。蓝色线段区域构筑了一个变形后的535结构调整浪,仔细想想为什么这里我说2019至2021年必须是五浪结构?

好,我们把这种可能性称之为假设三。讲到这里产生了三种假设,如果把子假设包含进去就是五种情况,刚才我讲了,因为调整浪的形与型都可以变换,所以严格讲,会有N种假设存在。开篇的时候我说了,今天因为只谈逻辑,不谈现实的对错和主观经验问题,所以各种假设我并没有赋予概率的标签。至于你自己如何赋予这个概率标签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不过我可以提一个小小的建议:分析的最终落脚点还是我之前讲的交易的第一性原理——确定性的追求。你自己要好好想一想,五个沙盘平行地摆放在你面前,你要怎么选,或者是同时尽收眼底后脑子里要思考什么?我再提个小小的建议:概率共振的问题。嗯是不是忽然明白我说为什么未来的某个点非常重要了吧……好玩的东西就是这么一层层一层层剥开的!不知道有多少人能耐心看完,明天看下后台数据。哦对了,本周五晚上(10月6号)21点半,就大周期的问题,我会尝试用微信视频号做一次直播。没时间看的朋友也不要紧,届时我会保留直播回放。但是我不知道中途会不会被强制下播,所以如果中途出现断线,应该是被强行下线了。先给诸位打个预防针。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