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薪长达8个月,员工流浪“打零工”为生,昔日“神车”生死难卜,还有百亿承诺业绩要补偿

欠薪长达8个月,员工流浪“打零工”为生,昔日“神车”生死难卜,还有百亿承诺业绩要补偿
2020年06月29日 20:30 e公司

浙江永康,从事小五金的中小企业云集,被誉为“五金之都”。如今,一件不太寻常的事情,正在引起当地商人的关注。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获悉,当地的中小企业,近期频繁接到地方税务部门的查税电话。他们将事件的源头指向汽车大佬应建仁债务危机引发的连锁冲击波。

白手起家的应建仁,堪称浙江“明星企业家”,旗下的铁牛集团,手握*ST众泰(下称:众泰汽车)和铜峰电子两家上市公司。为何当地人将税务部门查税与应建仁联系在一起?铁牛集团正在遭遇一场怎样的危机?对此,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前往漩涡中的永康进行了实地探访。

生产车间已贴上封条

众泰汽车的总部永康市,以小五金生产最为知名。众泰汽车的实际控制人应建仁,1992年创办的永康市长城机械五金厂,就是从事小五金产品的生产。公司门前宽敞的省道,亦称“长城大道”。

控股众泰汽车的铁牛集团是永康的明星企业和纳税大户,常年名列永康市纳税榜单前列。2018年,铁牛集团凭借超过10亿元的纳税额,占据着永康纳税百强榜单首位。当地政府对众泰汽车也是“宠爱有加”,曾与众泰汽车一起谋划了五年的发展规划,目标指向“千亿级”产业。

不过,这家永康的纳税龙头,如今却成了当地人茶余饭后的谈资,“铁牛集团现在不行了,地方财政压力大,对中小企业偷税漏税行为排查力度明显增强,包括一些未开展实际业务的空壳公司,近期也频繁接到税务的电话。怕麻烦,更担心查税。所以,有些永康人,近期正忙着注销公司”。

作为永康市的明星企业,众泰汽车在永康家喻户晓。就连出租车司机,都能与乘客聊上一段众泰汽车的陈年往事,“前几年跑的士,从高铁站下来的客人,很多是专门跑众泰业务的。现在不同了,随便一问,十有八九是问众泰要债的。”

与很多企业不同的是,众泰汽车的永康总部大门,连一块公司牌子都没有,一头体型硕大的铁牛,似乎在告诉来往客人,这里就是铁牛集团(众泰汽车控股股东)所在地。

处于非常时期的众泰汽车,对外面到访人员格外警惕。如果没人接应,到访的外来人员就别想踏入众泰的大门。不过,种种迹象显示,众泰汽车正处于生死边缘。

众泰员工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原来,在这里有5000~6000人上班,现在估计也就剩下一两百人了。除了有些机器必须24小时运作的,其他生产车间早就停了。现在还在上班的人,都是些保安、环卫、行政等人员。”

“别说今年这里没有开工过。实际上去年就一直没有正常生产过。”众泰员工称。

与之呼应的是众泰汽车急速滑坡的生产销售数据。公司6月22日披露的年报显示,2019年,众泰汽车合计生产汽车16215辆,销售汽车21224辆。2018年,众泰汽车合计生产汽车142952辆、销售154844辆。换而言之,2019年度,公司生产汽车和销售汽车,同比下滑均超过八成。

众泰汽车永康总部,占地面积数千亩。工厂与外面的马路,隔着一米多高的围栏。绕着众泰汽车厂区走一圈,大概需要半多小时。

在走访过程中,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发现,众泰汽车总部的生产基地,显得异常安静,既看不到厂区走动的工人,也听不到车间轰隆的机器声;验车的跑道上,也没有一辆车;堆放在露天场合的铁架,有些已经锈迹斑斑。

众泰汽车零部件生产厂区

众泰总部生产厂区

去年国庆前后,关于众泰汽车倒闭的传闻甚嚣尘上。但是,就在那个非常时期,当地媒体放出喜讯——“2019年10月11日,众泰汽车众泰T600出口专用车型投产仪式与智美中国车品鉴会在永康总部举行。截至目前,众泰T600出口专用车型订单已达到5000余单并在持续增加。”

现在看来,当时的众泰T600出口专用车型投产仪式,更像是众泰汽车在非常时期的“做秀”。

在走访过程中,记者透过围栏还发现,靠近马路一处生产车间的玻璃上,还贴着一些红色章印的“封条”,落款日期为2019年12月20日。

贴着封条的众泰总部生产车间

上千员工外出打零工

长时间的停工停产,自然关系着众泰汽车员工薪酬。证券时报·e公司问及工资是否正常发放,不少众泰员工满肚子苦水:

“去年还欠着两个月,你说几个月了。”

“2020年没有发过工资,就连2019年11、12月份的工资,至今也没有发放。”

“网上的工资单上,可以查到公司每个月应付我们的工资,但就是一分钱都没有到账。”

“老板这一点做得不对,连最基本的生活费都不发放。员工也要生活,有些人还有房贷、车贷,甚至子女还要上学。最起码得说一下兑现的期限,但什么说法都没有,目前完全是一种放手不管的状态。”采访过程中,一位众泰员工对记者吐槽。

长时间拖欠工资,工厂又不上班,众泰员工如何生活?对此,有众泰员工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都在外面打零工!少说也有上千人,有跑外卖的,送快递的,摆地摊等等。外地员工也是这样,工厂还有宿舍,他们白天外出打零工,晚上就回工厂宿舍住。”

数公里外的众泰汽车零配件基地,也同样如此。也许是长时间没有开工生产了,工厂的墙角,都长满了杂草,看上去有一两尺高。厂区一块靠近马路的空地上,还种着各种蔬菜,看上去郁郁葱葱。

零配件厂区的菜地

由于看不到希望,部分众泰员工已经选择辞职走人。在走访过程中,证券时报记者遇到了数位众泰汽车驻外人员。因为长时间欠薪,他们此行目的就是找人事部办理离职手续。但由于这些驻外员工属于新鲜面孔,也被执勤的保安叫住。

众泰员工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称,“目前,公司不说裁员,也不说放假多久,就跟大家耗在这里。主动裁员就会涉及补偿,一些工龄长的员工,可能是希望拿补偿,所以没有走。工龄少的员工,部分已经主动选择辞职走人。因为不辞职的话,接收的单位也没法给你缴纳五险一金。”

因为欠薪问题,众泰汽车的分公司出现过风波。近日,众泰与百位员工签署仲裁调解书,6月30日不发薪或面临强制执行。

另外,众泰新能源汽车长沙分公司近日发布了全体员工顺延放假的通知,放假时间是2020年7月1日至2021年6月30日。同时,该公司还鼓励员工主动离职,并给予一定的鼓励资金予以补贴。

从永康首富到“老赖”

工厂停产,债务缠身,应建仁沦落到今天,部分众泰员工对此感到惋惜。

一位年长的众泰老员工,手指着一堆烂铁架对记者说,“问题出在哪里,我们也不懂。但公司管理方面,确实存在着问题。就拿这些铁架子,几百块一个,都是崭新的拉进来的,但从未使用过。如今日晒雨淋,都已经生锈了,可惜啊!”

草根出生的应建仁,本可能和祖辈一样以打铁为生,不过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下,他毅然投身创业大潮。

1992年,应建仁用自己多年奔波攒下的所有积蓄,加上亲朋好友借款共筹得8万元钱,投资办起了永康长城机械厂,主要靠生产小五金业务起家,随后业务又延伸至汽车摩托车配件行业。

4年后,应建仁与其妻徐美儿共同出资组建浙江铁牛实业有限公司,主要经营汽车配件、钣金件等,为上海大众、上海通用、通用国际、江淮汽车、昌河汽车等诸多汽车品牌提供零部件配套服务。

随着企业不断发展,应建仁开始进军资本市场,2003年收购金马股份,2007年又收购铜峰电子。从此,应建仁的铁牛集团,正式成为拥有两家上市子公司的民营企业集团。

永康众泰汽车有限公司的借壳上市,更是将应建仁推上事业新高。2017年,应建仁、徐美儿夫妇凭借140亿身家,位列胡润百富榜第239名,成为名副其实的永康首富。

众泰汽车永康总部,占地面积数千亩,是众泰旗下多个车型的生产制造基地,其中就包括众泰“王牌”车型T600。数据显示,2014年众泰汽车累计销售新车16.6万辆,其中仅众泰T600一款车型就卖出6.4万辆,冲入全国SUV销量榜前十。

众泰汽车的员工回忆,“大概2015~2016年,众泰汽车火的时候,每天从这里拉出去的车有500~600辆,提车还要靠关系。工厂四周的马路上,都停满了前来提货的拉挂车,有些要等上好几天才能拿到车。”

成在汽车,败也在汽车。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众泰汽车巨亏112亿元。即便亏成这样,会计师事务所依然出具了一份“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还有董事称财务数据“不保真”。

如今,置身众泰汽车的生产总部,呈现在记者眼前的是冷清的空旷大街,很难想象这里曾经的繁华。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众泰汽车流动负债合计136.65亿元,其中短期借款增至47.72亿元,同比增幅达到121.34%。而公司的流动资产降至119.85亿元,同比减少了31.85%;货币资金降至21.98亿元,同比减少了约50%。

众泰汽车上述的借款,部分负债已经逾期。年报显示,截至审计报告日,众泰汽车逾期未付2019年的短期借款金额为2.68亿元,逾期未付2019年的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金额为2.96亿元,公司逾期未付2019年的应付票据金额为3.52亿元。

受债务危机影响,2019年公司作为被告/申请人发生的诉讼仲裁共489起,主要涉及借款合同纠纷、买卖合同纠纷、承揽定做合同纠纷、广告运输合同纠纷、劳动人事纠纷等,累计金额30.42亿元。

天眼查显示,应建仁已被法院列入限制高消费人员,立案日期是2020年3月;而在2019年10月,应建仁还被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巨额业绩补偿难兑现 铁牛系苦候“白马骑士”

旧伤未愈新伤又至!巨额亏损的众泰汽车,又将面临大股东铁牛集团业绩补偿承诺难以兑现的问题。

众泰汽车2016年借壳金马股份登陆资本市场。当时,众泰汽车100%股权的交易作价116亿元,溢价率高达428.52%。期初利润承诺显示,铁牛集团承诺永康众泰汽车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经审计的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2.1亿元、14.1亿元、16.1亿元、16.1亿元。但实际情况是,除了2016年兑现了业绩承诺,其他三年均未实现。

众泰汽车年报披露显示,2016年~2019年公司扣非后净利润分别12.33亿元、13.42亿元、-12.41亿元、-111.31亿元。换而言之,铁牛集团期初承诺的四年58.4亿元的业绩,实际上亏损97.97亿元。

根据众泰汽车与铁牛集团签署的《盈利预测补偿协议》及其补充协议,如果众泰汽车未能完成业绩承诺,应建仁的铁牛集团须优先使用众泰汽车股份偿还,由上市公司以1元回购并注销,股份不够时还可用现金偿还。

众泰汽车2019年亏损百亿,由于年报是一份非标报告,具体需补偿的数量尚未专项审计。但可以预料,将是一次巨额补偿,这对于深陷债务危机中的铁牛集团来说是雪上加霜。

目前,铁牛集团的实际现况是手中既无可用股份,也无现金补偿,业绩补偿成空谈。

因业绩未兑现,按照补偿协议约定,2018年铁牛集团应向众泰汽车补偿股份4.68亿股。但是,由于所持股份早已质押、轮候冻结,2018年的业绩补偿至今都还没有兑现。

铁牛集团的债务危机,也波及旗下另一家上市公司铜峰电子。

公告显示,因铜峰集团涉及为其控股股东铁牛集团借款承担连带担保责任,今年4月27日,铜峰集团所持铜峰电子16.76%股份,被轮候冻结。因债务纠纷,铜峰集团目前已立案的涉诉案件8起,累计诉讼金额11.71亿元;另外,铜峰集团已到期未兑付债务金额为2.85亿元。

截至公告披露日,铜峰集团持有的铜峰电子被质押比例占其持股总数的99.94%,累计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比例占其持股总数的100%。如果铜峰集团持有的公司股份后期被强制执行,可能会引发公司控制权变更。

今年7月7日,合肥中院将会在淘宝司法拍卖平台上,对铜峰集团所持的铜峰电子1700万股进行公开拍卖。

种种迹象显示,应建仁和他的铁牛系,如今已是四面楚歌。非常时期是否会迎来“白马骑士”,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将持续关注。

全面失信 品牌重塑谈何容易

“2020年是众泰汽车‘品牌重塑’五年规划承上启下,最为关键的一年。”在2019年报中,众泰汽车这样描述未来的发展战略。但对于深陷泥潭的众泰汽车来说,品牌重塑谈何容易。

从2003年尝试汽车整车制造,到2016年销售达到33万辆,白手起家的应建仁,确实有其过人之处。但是,众泰汽车一路狂奔,更离不开国内汽车制造的黄金期。如今,随着汽车市场遇冷,车市下行,潮水退去,众泰汽车成为“裸泳者”。

众泰汽车的发展历程,始终离不开“山寨”的标签。众泰的王牌车型T600,模仿大众途锐;众泰SR7,模仿奥迪Q3;推出的SR9,更因为外观与保时捷Macan高度相似,被称为“保时泰”。如此种种,以致于众泰汽车的研发部,被外界戏称为“皮尺部”。

对于众泰汽车来说,2020年更像是生死存亡的一年。经营资金短缺导致的停产,工资逾期未支付造成员工离职或不在岗,使得众泰汽车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员工薪酬都已经开始拖欠,对于众泰汽车提供服务的产业链上下游客户,也被带到坑里。

“欠经销商的钱,至今都没有给。所以,现在大家都不愿意给众泰卖车,都转做其他品牌了。”众泰汽车的一位经销商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为了欠款的事情,全国各地的经销商,还集体到众泰永康总部上商讨。当时还达成了部分协议,但问题是,后来众泰汽车没有执行和兑现。

除了经销商,众泰汽车供应商也有苦难言。一家众泰汽车的零部件供应商称,目前,众泰汽车欠公司的款项大概3000多万元,从2018年7月以来,众泰汽车除了2018年年底给了200万元外,就再也没有付过款,至今对欠款何时结算也没有给任何说法。由于众泰汽车没有按时结算货款,双方的合作关系早就中止了。

作为产业链上下游,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在众泰汽车的诸多债务问题上,最引人关注的莫过于拖欠比克动力款项引发的连环债风波。

去年11月,众泰汽车收到永康市人民法院送达的传票以及起诉书,诉讼书中比克动力申请判令众泰汽车子公司杭州杰能动力有限公司支付拖欠款项6.16亿元。同时申请判令被告众泰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永康众泰汽车有限公司、众泰汽车、金浙勇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目前,这起因买卖合同产生的纠纷,尚未开庭。但为了要债,比克动力还专门雇人,在众泰汽车永康总部的大门口哭闹过。但这样的闹剧对于众泰汽车来说,已经见怪不怪。

其实,比克动力的逼债之举也是迫不得已。因为整车厂商回款不利,也影响了比克动力对上客户的回款进程,受到牵连的上市公司,包括容百科技当升科技杭可科技和新宙邦等。

在此背景下,上述公司纷纷对比克动力停止销售供货,并发布应对措施,包括与比克动力洽谈应收账款回款计划及财产担保事宜,同时强调,保留随时进行法律诉讼的权利,最大限度地保证公司利益不受损失或将损失降到最低。

尽管已经采取措施,但对于这些受到冲击的公司来说,想要顺利追回这笔应收款,并非易事。根据其中一家公司的官方说法,目前比克动力仍在持续经营,但由于资金流较为紧张,且有较多资产被申请了财产保全,故暂时无法与公司达成一份可行的还款计划,比克动力相关的应收账款回款和存货处置存在一定的风险。

曾经实力不凡的比克动力都已如此,那些为众泰汽车供货的中小企业命运就更难预料了。

2020年,一次性计提了61.2亿元商誉的众泰汽车,看似没有了资产减值的负担。但是,对于失信于经销商、供应商,以及公司员工的众泰汽车来说,想要重获信任赢得支持,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