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民生加银于善辉:养老目标基金,用时间累积收益

专访民生加银于善辉:养老目标基金,用时间累积收益
2019年04月30日 18:15 蓝鲸财经

近期热播的国产电视剧《都挺好》,再度将养老问题推到无数中国家庭面前。“谁来养老”成为横亘在几代人之间的大难题。而在越发严峻的人口老龄化趋势下,养老体系所面临的压力更是越来越无法忽视。

然而,目前我国的养老金体系尚不健全,养老金总量过低,养老金抚养比增高,过度依赖国家保障的第一支柱,国家养老金财政补贴不堪重负。正是在这样的现实状况下,2018年,财政部等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开展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的通知》,我国的养老金个税优惠政策在千呼万唤中终于破冰,这也标志着个人养老第三支柱正式启动。

如今,一年的试点期即将在5月1日结束,由基金公司管理的养老目标基金也将逐步实现被纳入个人商业养老账户的投资范围,并享受个税递延的政策优惠,国内民众的养老投资届时将得到更加多样化的选择。

借此契机,蓝鲸财经近日专访了民生加银副总经理于善辉。于善辉同时兼任公司投资总监、投资决策委员会主席等职位,拥有18年证券从业经历,并从事了10余年基金评价工作。他过去管理民生加银专户产品,自2019年4月末,接管民生加银旗下的首只养老目标基金。

给基金贴标签

按照《养老目标证券投资基金指引》的规定,养老目标基金采用的是公募FOF的形式,将资金投资到不同的基金产品上,也配置到不同的基金经理手中。对于善辉来说,这也正是他专注的领域。

在进入民生加银基金之前,于善辉2001年曾在天相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工作,历任分析师、金融创新部经理、总裁助理、副总经理等职,在10余年的基金评价工作中调研过许多基金公司和基金产品,也形成了自己的判断体系。

在于善辉看来,基金公司的核心能力有三个,第一个是它的投资能力,第二个是它的市场能力,第三个是它的中后台能力。这三个能力之间相互促进相互制约,而他会比较关注基金公司的各个部门之间,分工是否比较明确,相互之间有制约。

“因为比较正式的调研,公司一般都会呈现最好的一面,所以比起正儿八经的调研,我还是喜欢更加民间的形式,从更多的触角去了解这个基金公司的全貌”,于善辉说,“我们一定要清楚调研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去调研,调研的角度是哪些,不要刻意地陷入调研的逻辑和怪圈里面。比如去上市公司,我们可能跟人家约好了去,但也可能不约就去,上市公司本身有自己的经营,除了上市公司自己的说法,也有上下游可以多方求证。”

而具体到基金产品身上,于善辉认为基金产品本身是没有什么好和坏之分,而是要搞清楚特定产品的特点是什么,“给它贴上标签”。“我们通过量化的方法,多维度地分析产品,给每一个都贴了很多标签。当然我们也会考虑产品过去的业绩是不是比较好,具体的标准是相对同业来说相对好就行了。”

“所以,业绩好不好我们要关注,但更要关注业绩是哪儿来的。我们都知道当基金获得一个极其高的收益时,它一定冒的是一个极其偏的风险。当偏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在我们自己的评价体系里面,它所带来的风险,可能就不符合我们的配置要求。说到底,评价基金还是为了投资。”

在给基金贴完标签后,就需要想清楚自己的策略精选体系。“从本源上来说,我们一定要搞清楚自己选的是什么、它的特点是不是真正符合我的投资策略。我相信科技股,我就去找能给我带来稳定阿尔法的基金,如果不看好的,再优秀也不会去选这一类基金。”

于善辉补充道,除此之外,基金本身的风格是否稳定也是需要考察的要素。而这一点就和基金公司的评价一脉相承。他表示,基金公司旗下产品整体业绩体现的就是这家公司平台的力量如何。“不管基金经理怎么更替,但是业绩能够保持稳定,就是平台力量的强大。但这一点需要很长时间的积累才能做到。”

完成上述的工作之后,剩下的问题就是在不同的标签库中怎么去选到最合适的投资标的。“第一看我们的投资方向是否一致;第二点就是在我们的投资方向里面找到能够长期贡献稳定阿尔法的基金;第三就是有针对性地和基金经理去聊他们最近的风格,选股的逻辑。比如我们今天要选一个成长风格的,那我就要知道基金经理对成长股到底有什么样的见解,在他的投资组合里面成长股的比重是多少,他对仓位又有怎么样的概念。这一系列的信息,才是我们最终做出投资决策最核心的东西。”

“只有这样,你才知道你的组合是为什么目的而活着的。”

赚取细分资产选择的收益

“任何一个客户都是希望你给他挣很多的钱,让他承担很小的风险,或者最好让他别承担风险,本金不亏损,但实际上是做不到的。”

于善辉认为,越是在这种情况下,越是要清楚投资组合的目的是什么,并尽可能地在特定的约束要求下达到投资者的目的。从这个角度上来讲,养老目标基金的目标就非常明确,整个投资组合的风险敞口就非常重要,我对整个养老目标基金的要求是控制最大的回撤不超过5%。”

在具体的大类资产配置上,根据产品文件,组合中将有10%-30%的权益类基金,对应的债券基金的比重就会在70%以上,在保证仓位限制的情况下,也会根据控制回撤的要求,留有可以调整的弹性空间。

在确定了大类资产配置之后,细分资产如何选择成为最重要的问题。“在债券基金方面,我会关心信用结构、久期结构,以及基金本身适应政策变化的调整能力。我们也要看产品的历史。债券是一个攒小钱赚大钱的这样一个行业,信任度就很重要。权益类基金我们也想得很清楚,成长和价值,以及对应链条上的上下游行业和产业。从行业的景气度、政策的偏好、不同产业内部不同细分板块的估值对比以及适度的轮动,选出最合适的标的。”

于善辉表示,FOF赚取的就是细分资产选择的收益,而这也是基金公司比普通的居民拥有更多专业优势的领域。

“在这样的逻辑下,首先我知道我挣的是哪些收益。”同时,于善辉希望把他的养老目标基金管成一个“不会给你太大惊喜,但也不会给你带来太多惊吓”的产品。他认为,养老的钱首先追求的是本金尽可能的安全,然后平稳地增值,通过养老目标基金形成一种用时间积累收益的概念。

“它不是一周把一年的钱挣完,接下来就可以享受了。因为我们还要跟同期的通货膨胀去比较。考虑时间和复利的力量,哪怕一周把一年的钱挣下来,后边不去做安排的话,通货膨胀的力量或其它的力量也会把这部分收益都给消灭掉。所以不停积累的概念,在养老目标下,是更合理的。”

但是也不代表养老目标基金是没有风险的,基金中“养老” 的名称不代表收益保障或其他任何形式的收益承诺,基金不保本,也可能发生亏损。

形成积累的习惯

于善辉在设计养老目标基金时,将锁定期定位一年。对于这一点,于善辉解释道,希望投资者在面对养老产品时,选择的难度能够最低,也能在这个过程中,获得一个相对而言比较合理的体验。“比如持有一年之后,发现产品还行,就可以由此逐渐形成一个积累的习惯。这个习惯的长期化,就完全符合养老目标基金的要求。”

相比去前期已经开始试点的养老保险产品,于善辉认为虽然公募基金无法拥有保险机构在资本金上的优势,但是公募的机制更透明。“做什么不做什么,每个资产配置的比重在什么范围内,都有明确的规定。”此外,公募机构同时也更强调投资本身的专业性和持续性。在市场化竞争方面,公募基金发展了20年,机构类型也非常丰富。“我们必须得用时间来证明自己,而不是一年两年就要怎么样,这是公募做不来的。”

而随着国家对个人养老体系建设的推进,于善辉也期待个税递延的政策引导,能够让养老目标基金的产品设计者和其服务的社会公众之间形成共识,“当全社会的都达成了我们个人要去建立自己的养老金体系,来进行这个积累式的动作,养老目标基金的意义就体现出来了。”

而对于国内目前的资管市场来说,养老目标基金的发展,也让长期资金有了一块得以实践的场地。“我之前说到的一系列的投资理念和投资方法,对公募基金公司投研体系以及服务体系的搭建也会产生长足的影响,”于善辉说,“因为我们管的是个长钱,与我们日常申购和赎回的产品,就应该是不一样的。同时,我们管的还是养老的钱。这就意味着我们身上有很大的社会责任。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不论是从投资理念还是评价方式,都会对现有的资管市场产生触动。”

“我认为这(养老目标基金)是一个非常重大的改革。也许大家现在还没有意识到,但是10年以后、20年以后,全社会都会意识到这样的东西是多么重要。”

截止记者截稿,民生加银康宁稳健养老目标一年持有期混合型FOF(006991)成为目前已成立的养老基金中首只募集规模突破10亿元的产品,达11.68亿元。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