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款药苦撑业绩,团队分崩离析,贝达药业丁列明的风光与落寞

一款药苦撑业绩,团队分崩离析,贝达药业丁列明的风光与落寞
2019年09月06日 15:30 蓝鲸财经

投稿来源:虎符财经

导语

贝达药业(300558)是A股中一家特别的医药企业,它仅凭一款爆款单品埃克替尼的成功便实现了A股上市,被称为“抗癌第一股”。

但可惜的是,上市后便谋求摆脱单款药品依赖的贝达药业,尽管每年都投入巨额研发费用,但始终未能如愿,2018年,埃克替尼依然占到公司全年总营收的98%。并且伴随着埃克替尼降价、竞品专利陆续到期等,靠单一产品打天下的贝达药业也面临业绩压力。

而另一方面,创始团队出走、管理层震荡等种种事情也为贝达药业蒙上了一层阴影。在这样的背景下,作为贝达药业董事长的丁列明,是否还能寻找到他的下一个“埃克替尼”。

竞品专利到期 核心产品大幅降价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对于贝达药业而言,似乎成败皆“埃克替尼”。

盐酸埃克替尼(凯美纳)是我国第一个小分子抗癌靶向药,2002年,贝达药业董事长丁列明与几位合伙人一同回国创业。这其中漫长的时间里,丁列明和他的团队一度不被看好,因为在那个年代,几个海归就想自己研发创新药,并且还要将其产业化,几乎就是天方夜谭。

直至2011年,“盐酸埃克替尼”(商品名:凯美纳)获得国家食药监局颁发的新药证书,成为我国首个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小分子靶向抗癌新药。这一历史性事件使得贝达药业成为了国内首屈一指的新药研发企业,贝达药业也于2016年成功上市。

不过,仅依靠单款产品贡献几乎所有业绩,让贝达药业的持续成长性受到考验。

2018年全年,公司埃克替尼实现营收12.08亿元,占营收比重为98.72%。2019年上半年,埃克替尼实现营业收入7.56亿元,而公司上半年的营收7.62亿元,意味着埃克替尼上半年营收占比达到99.21%。

(贝达药业2019年半年报)

按此来看,2019年上半年公司的营收几乎全部来自于埃克替尼,对于一家医药企业来说,一款药几乎成为公司业绩唯一来源,长期来看绝非好事情。

实际上,自2017年2月公司埃克替尼被纳入新版国家医保目录后,埃克替尼降价明显。2018年7月,公司曾发布公告,公司埃克替尼从1399元/盒,调整为1345.05元/盒。界面新闻2018年的一篇报道也提到:“近两年埃克替尼降价明显,去年平均售价相较于2015年峰值降幅超过40%。”

另一方面,竞争产品专利到期是贝达药业面临的又一难题。

根据国家知识产权局网站信息,埃克替尼的竞争产品吉非替尼在中国的结构专利于2016年4月23日到期,厄洛替尼在中国的结构专利保护期已于2016年3月28日到期,在此背景下,齐鲁制药、正大天晴等多家药企的吉非替尼仿制药已经上市销售。

竞争仿制药出现,对公司埃克替尼的销售形成较大压力。

业绩相对改善引百家机构关注

已经摆在眼前的是,埃克替尼在多次降价以及竞品专利到期或对其造成的冲击,使得公司2017年、2018年的业绩大幅下滑。而2019年上半年看似改善的业绩背后,是2018年相对较低的基数上所实现的,如果从公司多年的整体业绩来看,还未能实现持续增长的态势。

(贝达药业历年归母净利润,数据来源东方财富)

从贝达药业历年的归母净利润显示,自公司2016年归母净利润达到3.69亿元后,公司便出现业绩持续下滑。2017年公司归母净利润为2.58亿元,较2016年下跌了30.12%;2018年,公司全年归母净利润进一步下降到1.67亿元,同比下跌35.27%。

而贝达药业是2016年11月7日登陆A股市场,这意味着公司上市第二年业绩就变脸了。

因此,尽管2019年上半年公司实现了营收与净利双增,但是相对于2018年低基数而言,如果与2016年业绩巅峰对比,还有较长距离。

但另一方面,2019年公司业绩的相对转好也吸引了机构的热烈关注。

有多热烈?从最近一次电话会议可见端倪。

8月28日,贝达药业公布投资者关系管理档案,其8月26日晚间进行的时长仅一小时的电话会议,就吸引了百家机构的116名人员参与。并且,在参与的机构中,既有富国基金、鹏华基金、新华基金等大型老牌公募,又有星石投资、高毅资产等知名私募,以及海通证券首席研究员余文心等。

绝对称得上是超豪华的阵容!

而吸引豪华机构阵容的背后,是贝达药业上半年业绩的改善。从贝达药业的2019年半年报来看,营业收入7.62亿元,同比增长31.0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733.61万元,同比增长30.99%。对于上半年业绩向好,公司称,报告期内,公司产品埃克替尼销售继续放量,销量同比增长31.26%。

不过,吸引机构关注并不意味着贝达药业股价的长牛,而资本市场的股价表现反而一定程度体现出投资者对贝达药业的担忧。

从贝达药业的股价表现来看,自上市之初一度接近百元,公司股价便进入了漫长的缓慢下跌通道,直至今年股价有所回升。目前,公司的市值不到200亿元。不过资本市场依然给予其较高估值,如今动态市盈率约112.5倍,在整个医药行业排名靠前。

丁列明合作伙伴分崩离析

事实上,之所以机构给予贝达药业足够的关注度,跟其创始人丁列明的“明星”身份不无关系。

作为最早一批国家千人计划的专家,丁列明2002年告别拼搏奋斗了十年的美国,与其合伙人回国创业。根据4月30日中国经济网报道,70名医药卫生界人士候选工程院院士,丁列明榜上有名。

但遗憾的是,功成名就的丁列明却早已与昔日的亲密伙伴分道扬镳,甚至不惜“对簿公堂”,当年三人一同在实验室夜以继日、苦心研发的光景俨然已经成为过去。

丁列明、张晓东、王印祥被称为“贝达三剑客”,其中,丁列明与王印祥还是大学同学。张晓东(Don Xiaodong Zhang)是美籍华人,马里兰州大学医用化学博士。

王印祥在贝达创业历史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公开资料显示,自2010年4月起,他就担任贝达药业总裁一职,主抓研发。但仅仅在贝达药业上市8个月后,2017年8月,就传出原总裁王印祥离职的消息。

张晓东早在2013年5月就已经辞任了贝达董事,其曾在美国创办贝达化学公司,即美国贝达的最原始前身。

7月12日,贝达药业公告显示,公司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民事起诉状》,起诉公司股东BETA等侵害公司利益,被告包括BETA、上海倍尔达药业、以及张晓东,而张晓东是BETA的唯一股东、上海倍尔达药业的实控人。

从公告来看,贝达药业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因其同业竞争行为对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10亿元。

除了“贝达三剑客”分手外,与王印祥一并辞职的,还有原贝达药业董事杜莹及原副总裁徐素兰,而徐素兰此前是贝达药业商务的核心人物。

更早之前,2017年1月,贝达药业的首席化学家胡邵京宣布辞职,公司实控人的一致行动人、公司首席医学官谭芬来也在2018年3月因“个人原因”辞职。

失去了昔日亲密伙伴的丁列明,是否还能找到下一个“埃克替尼”。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