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人”难助己,无人“拯救”孙宇晨

“助人”难助己,无人“拯救”孙宇晨
2019年11月12日 09:52 蓝鲸财经

投稿来源:锦鲤财经

吹了一股子政策的暖风,低调的孙宇晨突然变得很忙,忙着对罗永浩和王思聪嘘寒问暖,口头上施以援助。

11月3日,老罗被法院限制消费的消息传来,互联网似乎一下子又热闹起来,而这种热闹也传染到币圈。前脚孙宇晨刚转发了老罗的自白,并称“愿以100万人民币一年聘请罗永浩担任其公司的创业精神代言人”,后脚徐坤又向罗永浩抛出了橄榄枝。紧接着又来了一个张漾斌。

币圈为老罗的前途操碎了心,奈何老罗“不解风情”,委婉地结束了这场千金一掷的戏码。但是孙宇晨“助人为乐”之心未泯。

老罗之后,网传王思聪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瞬间上了微博热搜第一,当时人民法院还没有出来辟谣,孙宇晨一马当先,称要替其还债,似乎全然忘记了几个月前王思聪骂其傻逼的事。

孙宇晨“慷慨”的底气来自波场币的逆风翻盘,不过在这个关键时期,围剿币圈空气币的论调甚嚣尘上,如果一个不小心被波及,不知到时会不会有人来拯救“风头出尽”的他呢?

枪打出头鸟

论热点营销、博取眼球,币圈无人能及孙宇晨。一个“90后马云门徒”的标签和魔幻主义的暴富故事让其迅速在币圈走红,一场跌宕起伏、被安排地明明白白的巴菲特饭局,令其在全球币圈人士面前露脸,如今蹭着老罗和王思聪的舆论热点,他似乎又在高调宣布自己和波场仍然活得很好。

可与币圈其他大佬保持低调的态度相比,这倒显得孙宇晨尤为格格不入。

近来,币安赵长鹏自顾自地导演着支持支付宝、微信充值的戏码,吴忌寒则被比特大陆争权夺利的内斗搞得焦头烂额,李笑来算是明白人之一,只说了句“不要瞎兴奋,国家支持的是技术,不是币”。唯独孙宇晨,“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的消息一出,他便立马自诩为践行国家战略布局先驱,开始公然讲家国情怀了。

10月28日,波场币成为全球第十大虚拟货币,他在微博写道:“这是一支勇于拼搏的国人团队,他们团结奋进,在世界区块链舞台展现着华人价值,他们乐观向上,在区块链寒冬保留国产公链第一火种,他们坚信,从中国出发,走向世界!”

明明身在币圈,却要打着区块链的幌子“为国奋斗”,孙宇晨真乃偷换概念的神人也。不过,对方领不领情就是另一回事了。

波场一直定位于区块链行业的公链,而底层公链是区块链世界的基础设施,一旦我国开始正式搞区块链建设,越是基础的越应该被国家把控,正如王欣的建议,“不要搞与币有关的公链,这是国家要做的事”。所以,建立在公链基础上的波场币无疑头顶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更关键的是,波场Dapp应用过度侧重于竞猜,稍有风吹草动,可能就会踩到政策红线。

据Dapp数据SpiderStore网站统计,波场所有Dapp应用中,72.89%是竞猜类,而其中最活跃的前三十个应用里有24个竞猜类,比例达到80%。其实所谓的竞猜很大程度上指向博彩,纵观这两年国家对博彩类游戏和公司的态度,波场的境遇并不乐观。而这个时候,孙宇晨的活跃只会吸引更多的目光。

尤其是如果正规军入场的第一件事真的是“剿匪”肃清,那一个完完全全由币圈疯魔催生出的、靠着营销上位的典型“暴发户”,可能是一个相当显眼的靶子。

孙宇晨没有朋友

当孙宇晨以一场闹剧的形式结束了巴菲特午餐,外界对其中的原因议论纷纷,有消息说他被边控、被立案调查,也有人称“可能他觉得吃饭不如不吃来得轰动,干脆不吃了”,还有一个理由更令人忍俊不禁,就是被邀请的陪同人打了脸、没胃口吃了。

早在午餐前一个月,孙宇晨就放出话,邀请吴忌寒、赵长鹏、李林,以及V神和莱特币创始人Charlie Lee ,共赴巴菲特午宴。可紧接着,李林回应,将“委派火币高管代表我参加”,而赵长鹏的理由更是没谱:太远了,至于其余几个甚至连个回音也没有。当时外界也很好奇,孙宇晨和V神曾经闹得不可开交,他是如何以为V神会赴一个被自己称为骗子的人的饭局。

巴菲特午餐是孙宇晨一个人的独角戏,但也侧面反映出他的人缘真是少见的不好,尤其是围绕这次营销事件,“反孙派”和“挺孙派”对立,王小川、朱啸虎、李论、何小鹏等人言语锋利、炮火连连,而李林、赵长鹏、王峰等币圈人士更像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甚至还撺掇着来场公开的大辩论,只有一个陈伟星,尚且保持着对孙宇晨的赞誉。

说到底都是割韭菜,你割得多了,我就赚少了,币圈哪来的真朋友?

高调张扬、过度营销的孙宇晨,在币圈基本上算是个“孤家寡人”,而链圈的一些区块链创业者又极度鄙视他,认为他的存在给行业抹黑,造成了劣币驱逐良币。但或许更要命的是,他一张嘴得罪了半个互联网圈,对于一个以前自居90后互联网创业者的人来讲,这几乎等同于自断退路。

且先看巴菲特营销事件的“反孙派”,王小川、何小鹏是已经功成名就的互联网创业者,他们及他们背后的人脉代表着整个互联网最具话语权的一部分人,而朱啸虎一定程度上代表看人多于看项目的投资方,三言财经、亿欧网等创始人则意味着互联网媒体。

换句话说,孙宇晨的一场营销,引得互联网经济的三个关键角色站在同一条战线上怼他,这似乎已经注定了这场营销会翻车。

事实也是如此,如果说此前孙宇晨身上还披着从小镇青年到亿万赢家的逆转光环,如今舆论倒像是对其人人喊打了,而且再往长远了想,除非波场币能永远活在币圈,不然有朝一日他不得已重新踏上互联网创业之路,这段黑历史估计要令不少投资人和合作者避而远之。当然,有争议就有流量,可空有流量到最后依然会很惨。

链圈“打败”币圈

尽管整个链圈创业者和互联网媒体都在试图向舆论传达,区块链应该与虚拟货币区分开来,但事实证明这似乎很难。

自区块链被公开认可后,首先狂欢起来的不是链圈,而恰恰是币圈。在美股上市的区块链概念股迅雷,一夜之间暴涨107%,比特币则在短短12个小时内暴涨40%,价格突破1万美元大关,孙宇晨的波场币也一扫阴霾,短短五天时间内,暴涨接近100%。仔细看一下曾经沉寂了几个月的区块链微信群,也可以发现他们又开始大张旗鼓地活跃起来。

金色财经创始人杜均称,10月25日是区块链圈子里的春节,不过真正把气氛从行业推向全民高潮的,还要归功于随后开动的“造富机器”。我们不得不承认确实如此,如果没有波场币的高涨,孙宇晨哪来的勇气叫板老罗、王思聪。

但换个角度想,目前无法和炒币割裂的区块链,要想真正上升为国家的核心技术,对币圈采用强制手段也就成了必要,甚至也不排除对个人发币“一刀切”的可能,而这点从当下最受认可的“剿匪”论已经可以看出民心所向:“正规军”进山第一件事就是要先“剿匪”。

当然,币圈之所以能沾区块链政策支持的光,原因在于目前区块链技术的研究与应用确实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不然相关公司早就成为投资者的香饽饽了,哪能轮得着发币的狂欢。

但与此前不同的是,借着政策的东风,互联网科技巨头的入场显然对币圈和链圈关注度失衡的局面有所影响。

截至今年10月,国家网信办公布了2批(第一批197个、第二批309个)共506个境内区块链信息服务项目,据中证报初步梳理,溯源、确权、防伪、供应链金融等方面的应用服务比较多。而在这些区块链应用项目提供主体中,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京东、360等互联网公司覆盖多个项目,中国平安、万向控股、恒生电子、浪潮信息等多家A股上市公司在金融、能源、物流等应用领域也有布局。

或许未来将如业内人所期盼的那样,“我们国家要做我们自己的数字货币,这是金融行业里的大银行和少数科技巨头做的事,少数真正有区块链解决方案的技术领先的小型初创公司有机会以局部技术解决方案的方式来参与”。

届时,炒币催生出的经济泡沫消失,发币者也就自然而然丧失了存在感。至于孙宇晨,他会成为区块链蛮荒时代的印记,可如果没有新的转机,未来也终将失去属于他自己的舞台。

不混币圈的孙宇晨,恐怕穷得只剩钱了。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