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伦也救不了快手

周杰伦也救不了快手
2020年09月22日 11:19 蓝鲸财经

投稿来源:深响

快手深陷内忧。

根据腾讯《深网》报道,今年6月下旬,快手前50号员工朱蓝天在快手内网发文直指目前快手存在“信息不透明”、“公司上下人心浮动”、“喜欢空降管理者”、“部门派系林立”等问题,称快手“君有疾在身,不治恐将亡”。

该文章在快手内网发出后,不仅成为引发快手内部全员讨论的热门话题,快手两位创始人宿华以及程一笑也均都给出回应。其中,宿华承认公司遇到很多问题,并鼓励员工一起参与讨论解决。

不难看出,快手依然未能解决管理问题。

对于快手而言,这自然不是个好迹象。

一个背景是,这两年的快手表现出对快速奔跑的急切渴望。

在2019年快手发出战斗宣言抛弃佛系,全员冲刺3亿DAU。在2020年,快手则要冲刺资本市场,在于抖音的竞争中率先完成上市。根据市场消息,目前快手正在寻求赴港上市,估值500亿美元。

但在追求快速奔跑的过程中,当内部发动引擎出了很大问题,快手能跑多快、能跑多远,也就不言而喻。

宿华程一笑要加速进化

虽说“大公司病”广泛存在于国内的主流互联网公司,不过对于快手而言,“大公司病”带来的挑战或许要更大。

不谙熟管理,这归结于快手创始团队基因。一个背景是,快手早期团队多是技术出身。

2011年,程一笑创立了“GIF快手”,这是快手的前身。程一笑曾在惠普工作,后来去了人人网负责客户端开发。快手第一位投资人张斐曾评价说 ,“程一笑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产品经理,但做CEO会比较辛苦” 。再到2013年宿华入伙,担任CEO。其同样是以技术牛人的身份,走进彼时快手位于华清嘉园的那套狭窄的三居室中,做的工作还是写代码。

直到2016年的第一季度宿华才彻底停止了所有代码的维护,并逼着自己慢慢转变成管理者。程一笑也是如此,开始花很多时间来学习管理方面的知识。

技术极客转型管理,总会需要一定的心理建设以及适应调整。

宿华曾说自己过去一直都是工程师,不管在谷歌还是百度,都是产能最大也最不听话的那种,是规则的破坏者,无组织、无纪律但是有能量。

这种创始人理想极客气质,确实帮助了快手早期产品的突围。

但在平地起高楼之后,尤其是快手规模体量越来越大后,快手恰好最需要的是有组织有规律,需要的是尊重规则的管理者以及员工。

2018年年底快手内部的年会上,程一笑与宿华已有所反思:过去一年,他们深刻认知到:团队leader的天花板决定了团队的天花板。

同年在接受采访时,宿华也曾明确表达过管理上的挑战,并给出了解决方案:自己正在进化。

但从今年朱蓝天发言来看,快手暴涨的用户规模、视频内容,员工人数,与核心层的管理能力进化仍未达到理想中的正比,甚至在快手追求战斗的一年来,快手的“大公司病”或更加愈演愈烈。

另外在追求快速奔跑过程中,快手本身也变化了很多。甚至可以说,与一两年前是大相径庭。

过去很长时间无论是创始人宿华,程一笑还是快手高层公开谈得最多一点就是,快手只负责制定和执行社区规则,不干预内容生产,不打扰用户。快手的短视频流量分发推荐上,讲究公平,即便是普通用户和一般作品也要公平地给予一定展示量,并不会对大V等作出一定倾斜权重。

甚至用户就算下载了快手,但后者也不会主动push任何消息以激活用户,就安静地躺在用户手机中,静待用户主动唤醒。

但自去年6月下旬快手主动打破了原有的社区规则之后,一切就都不一样了。快手开始强运营。

除了密集push、将视频流更改为全屏沉浸式等,拉拢明星/头部IP更是典型。6月份的周杰伦,8月份的郑爽,还有日前的袁隆平,都是典型案例。

今年9月初,快手8.0改版。这次改动被快手官方称为成立九年以来“最大规模的升级”。除了Logo和Slogan变化之外,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改动就是,新版本在保留双列点选的同时,快手添加了单列上下滑功能。

不少用户对此反馈,快手越来越抖音了。

增长或不及预期

不过即便如此,快手与对手的差距还是被进一步拉大了。

针对朱蓝天对公司管理问题提出的质疑,程一笑也给出了回复:“之前我也觉得增长是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的,但我现在清楚的认识,增长是不能解决了问题的,而是掩盖了问题,高速增长中,一切问题都不会被大家当成问题而已。”

程一笑说的没错,公司高速发展会掩盖部分内部存在的管理漏洞。

可是问题在于,快手的产品增长或许并不如预期般乘风破浪。

今年7月快手大数据研究院发布了《2020快手内容生态半年报》,快手直播日活成为了突出亮点,而在关于快手本身日活上,报告没有精确提及数字,而是用了“自2019年7月至2020年6月,3亿用户在快手发布作品”的说法,口径发生了些许调整。

业内都知道,3亿DAU对快手的重要性。

2019年6月份,宿华、程一笑二人发表内部公开信称,对当前快手现状很不满意,松散的组织、佛系的态度,“慢公司”正在成为快手的标签,这让他们寝食难安。

二人于是发出战斗宣言,号召公司员工抛弃佛系转向狼性,并为快手设下第一个战斗目标:3亿DAU。此之谓快手的K3战役,算是快手对自身团队战斗力的自我检验。成功与否,直接事关团队士气,也会影响外界对快手的估值评价体系。

一开始3亿DAU的dead line是设在2020年春节前,但过程中由于一定时期内,DAU增长不如预期,快手内部对该目标进行拆分调整并采取了多种拉新增长策略。最典型的,除了发力极速版外,便是竞标拿下2020年央视春晚独家互动合作伙伴。

据悉快手为春晚整体投入高达40亿左右。

策略调整以及大手笔投入下,在今年2月,根据快手大数据研究院发布的《2019快手内容报告》,快手日活在2020年初已突破3亿,可以说是完成了3亿DAU的目标。

不过这是峰值。

在春节过后,能否实现平峰3亿DAU,或者在3亿DAU的基础上再上一台阶,并拉近与抖音的日活差距,也就成为了快手新的问题,且是难题。

从现状来看,快手或许没能交出一份完美答案。

数据上根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春晚当天,快手与抖音的DAU之差曾一度缩小至6000万,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与抖音的日活又进一步拉大。

根据腾讯《深网》报道,在2020年2月的快手战略复盘会上,程一笑曾这样总结K3之战:“我对结果不满意,但是对达成结果的过程很满意。”前者指市场格局,后者指团队能力。

并且鼓动宿华冠名春晚的快手营销副总裁陈志峰,亦在今年6月正式离职。

再看竞争对手——抖音这边。

根据字节跳动最新表态,截至2020年8月,包含抖音火山版在内,抖音日活跃用户已超过6亿,迈入超级APP阵营。

即便快手完成DAU平峰保持在3亿这一水平,距离抖音的6亿DAU已是一倍的差距。且在头部滚雪球效应下,快手面临的竞争压力只会越来也大。

显然,无论是管理内忧,还是竞争外患,正在冲刺IPO的快手,都需要向投资人给出解题办法。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