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复读机到平板:教育硬件的爆火、沉寂、再回温

从复读机到平板:教育硬件的爆火、沉寂、再回温
2021年01月22日 16:11 蓝鲸财经

投稿来源:深响

你还记得它们吗?

小霸王学习机、步步高点读机、卡西欧复读机、文曲星、好记星……这些「教育硬件」起起落落,收割了一代又一代的家长和学生。

时代在前进,随着在线教育、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更多参与者涌入了这个金矿级的赛道。以前人手一部的复读机、电子词典被新一代的词典笔、翻译机、学习平板所取代,看上去很“土”的教育硬件也朝着智能化、互动化的方向发展。

但不可否认的是,在线教育如火如荼的当下,教育硬件被驱赶至舞台的角落,手机iPad等通用智能设备对于教育硬件的功能替代无可抵挡。与此同时,互联网公司强势来袭,包括网易有道、字节跳动、作业帮、猿辅导、小米搜狗科大讯飞等在内的互联网公司均在去年推出教育硬件新品,产品类型覆盖了词典笔、翻译机、错题打印机、智能音箱、智能台灯、多功能学习机。

以主营学习机的优学天下为例,其2020年1-6月净利润为-103.83万元,由盈转亏,而它的教育平板电脑在中国整体市场的占有率是超过10%的。而国内教育平板电脑整体出货量在2019年仅有410万台,不足iPad当年在华出货量的1/2(856万台)。

见微知著,教育硬件们的故事不好讲,日子也不好过。

往日荣光

最早一批“家用”学习机应该是从台湾销进来的一批LASER-310型计算机。80年代末教育部门拨发给各学校和少年宫的主要是中华学习机,comx35和laser310。小霸王也差不多是同一个时间出现。

90年代初,电子词典进入人们视野,它可以将厚重的词典装进本子大小的设备中,配有键盘和屏幕,方便学生查词和背单词。随后越来越多的企业涌入这一市场,诺亚舟、文曲星等电子词典凭借自身积累的技术和口碑优势占据市场;步步高、好记星等品牌也通过高性能、高性价比的电子词典受到学生们的喜爱。

内容上,众多品牌重金引进牛津、韦氏、朗文的版权,丰富提高词典内容以及权威性。在设计上,电子词典的屏幕和键盘也像笔记本电脑一样分开布局,往小型化、轻量化发展。

为了解决传统录音机无法循环播放的问题,复读机应运而生并用在语言学习方面。它可以将声音存储下来并重复播放,有助于学生反复听和跟读对比等。1998年步步高推出第一款复读机,可以实现120秒跟读功能。厉害的是,步步高推出复读机之后的1999年,国家教育委员会(国家教委)正式宣布,今后我国大、中、小学生的外语教学和考试将侧重于学生的口语、听力综合水平。复读机市场被彻底打开。

公开信息显示,1998年、1999年、2000年,中国市场复读机的销量分别为50万台、300万台和800万台;2001年复读机的销量超过1000万台,2002年达到1300万台,2003年将增加到1500万台。金正、万信、清华紫光、先科、纽曼等一大批复读机生产商乘上东风。

进入21世纪,电子词典、复读机等硬件产品在迭代中逐渐被更具教育辅助性和强大功能的学习机、点读机取代。不同于过去“侧重游戏”的学习机,新式的学习机回归到学习本身,将主流教材内容同步到设备上,声图文并茂地再现课堂学习场景,像老师一样朗读、翻译课文,讲解重点句型、辅助数学实验,还有点读机也提供图书点学功能帮助学生学习。

这里必须要提的是步步高,段永平从小霸王出走创建步步高,虽然二三十年过去了,但步步高仍然活跃在教育硬件的舞台上。借助庞大且成熟的线下销售网络,步步高成功引爆了复读机、点读机等教育硬件产品。截至目前,步步高在全国布局仍超过18000个终端销售网点,在各省区主要城市设有超过400家服务体验店,服务覆盖中国大陆各级城乡。

移动互联网浪潮来袭之后,教育硬件行业有了颠覆式的变化。教育硬件产品在平板、电脑等移动设备迭代中,逐渐演变成了以学生平板电脑为主要产品形态的学习机和家教机。教育平板电脑是在普通平板电脑上搭载了教育系统和教育APP,凭借着大屏幕、专注学习等优势,取代了传统的各类学习机。

但是这样的教育硬件产品却并没有重现上一代学习机、点读机的荣光。

破局者:智能教育硬件?

2017年前后,人工智能、AI等技术陆续成熟,教育硬件迎来新的发展机遇——智能教育硬件,并形成了目前教育硬件行业格局:除了传统教育硬件派,在线教育派、人工智能派的产品也陆续浮出水面。

2017年有道就开始了智能硬件的探索陆续推出了翻译机、有道词典笔1和2。2020年12月,有道是推出有道词典笔3,具备超快点查与可视化点读等功能覆盖垂直化的学习场景如查词、点读等,内容增加了丰富的儿童绘本并实现AI互动。

作业帮、猿辅导在推出与其在线课程相适配的错题打印机,提升用户对品牌的好感度。

2020年10月,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推出其首款教育硬件产品智能作业灯也切入智能硬件行业,主打护眼台灯+智能辅导,具有智能指尖查词、智能英语跟读、智能计算题讲解等功能,解决学生在家庭场景下做作业等问题。据报道,字节跳动还在研发多款教育硬件包括,教育平板、口袋学习打印机、儿童早教机等。

2020年科大讯飞一次性发布了五款硬件产品,涵盖翻译机、智能录音笔、转写机、智能办公本和学习机几大品类,打造针对C端用户课后自学习闭环。

各家天猫旗舰店数据显示,截止1月20日,有道词典笔3近10万人付款;大力智能作业灯T5超1万7千人付款;科大讯飞扫描词典笔和AI人工智能学习机均超过7000人付款,其他错题打印机如喵喵机价格较低销量过50万。

但教育硬件的未来似乎仍不明朗。

首先,随着各种硬件产品普及,各个年龄段的学生可以通过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完成大部分学习上的需求,智能教育硬件恐怕不是必需品。

目前在北京上高二的小翼向「资本侦探」透露,自己现在基本不用教育硬件产品,班里三十个人大概一二个人有用词典笔。谈到为什么不用教育硬件产品,小翼直言,自己用的电脑可以替代这些东西,另外,这些硬件产品所提供的知识太浅,使用起来限制也比较多。

而智能教育硬件在价格方面也并不占优。优学天下旗下产品优学派学习机在天猫旗舰店热销第一的高端U系列产品为3758元,其余U系列学习机在2078元-5768元之间,相较于苹果ipad mini和iPad Air2921元和4799元的价格,教育硬件并不便宜。

招股书显示,优学派的高端U系列2020上半年均价为1521.41元,也就是说终端销售价格比出厂价翻了近3倍,这是由于其以线下经销为主的销售模式,家长花的钱基本上是被经销商赚走。

相比之下,互联网公司的产品似乎更有吸引力——最新有道词典笔首创了超快点查和可视化互动功能,满足学生生词认读需求,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的智能作业灯在护眼灯上嵌入智能屏幕,实现远程视频、查词、跟读等功能帮助解决辅导学生的需求。

有道CEO周枫认为,好的学习硬件产品要求硬件本身、与教育相关内容、算法,三者同时具备。

不过,一方面相对于传统教育硬件行业,智能教育硬件市场集中度低但前景广阔。另一方面,人工智能、物联网、5G等技术不断发展,为学习硬件走向智能化提供了底层支撑,疫情影响下,在线教育渗透率上升,用户对于教育硬件的需求仍有较大挖掘空间。

亟待解决的问题们丝毫没有影响入局者的热情,智能教育硬件市场仍是教育行业当下被忽略的天地。

(文中小翼为化名)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