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挥别中南置地,“85后”女总裁接棒闯难关!

陈凯挥别中南置地,“85后”女总裁接棒闯难关!
2020年02月26日 20:09 政商参阅微博

“其君子思其君,且知其罪,曰:‘必事秦,有死无他。’ ”

出自《国语·晋语三》中的“无他”二字,作为陈凯的微信头像,伴随他走过了很长一段时光。

01

核心出走,股价下跌

“无二心、专一”,从华润分公司总经理、龙湖执行董事,到复星地产、阳光城的总裁,再到中南置地担任董事长,陈凯作为职业经理人的每一站,都专心参与了一家公司的成长,而这些点点滴滴,集中体现在了他对上市公司的影响力上。

尤其新近“和离”的中南建设。

早在2018年年末,就已经有消息称陈凯即将离任,而这一传言,直接导致房地产占了6成以上业务比例的中南建设,其股价在6.0以下足足躺了1个月。

4天前,也就是22日零点左右,中南置地董事长陈凯确定离任的消息甚嚣尘上。

资本市场的嗅觉如往日一般敏锐,当天临近收盘,中南置地母公司中南建设的股价大幅下跌5.1%。最终收盘跌幅4.34%。

这至少证明了一个事实:陈凯之于中南置地的重要性。

图片来源:中南置地

02

陈凯加盟,把脉中南

陈凯加盟之前,中南置地是一家500亿量级的区域房企。陈凯加盟之后,用将近3年时间,把中南置地带到了2000亿量级的全国性TOP20房企。

比数据更动人的表述是——“在中南从一家类家族企业,向简单、透明、高效的公众公司转变的过程中,陈凯总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中南置地在对陈凯的离职声明中这样写道。

中南建设官网的高管排序上,陈凯的照片紧紧排在集团创始人陈锦石之后。再往后数,有中南建设党委书记陆建忠,监事会主席钱军以及陈家千金陈昱含。

资本市场从来不迷信履历,而陈凯的地位,与他为中南置地带来的增长是相称的。

从陈凯的过往经历看,他擅长优化组织,尤其是擅长推动内部管理的科学化、高效化。

2016年,从阳光城离职后,陈凯凭借自己在投资、管理等领域的积淀,创立了菩悦资本。对于创立平台的初衷,陈凯曾表示,若市场按“二八”划分,越来越多的份额会被大开发商拿走,小开发商更需要差异化。“菩悦资本就是发掘这样的团队,主要是给一些中小型地产商搭体系和输出管理。”

也是在这一时期,陈凯接触到了急需良才的中南建设。遭遇增长瓶颈的陈锦石三顾茅庐,请陈凯出山,为中南把脉。

03

高层变动,如何维稳?

2017年8月8日,中南置地一纸公告,宣布陈凯出任董事长。而在他之前,坐在这个位置上的是老板陈锦石的女儿陈昱含。有评论说,陈昱含将董事长让位给陈凯,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中南去家族化的决心。

事实也的确如此,自陈凯上任后,中南陆续引进了不少人才。例如龙湖出身的韩石、原中梁地产的罗俊、原万科长租公寓总经理薛峰…...

虽说后续部分在人才方面也有波动,但这短短几年,中南已经有了不小的改变,其中最明显的变化当属规模和财务状况。

2015年的中南集团,地产板块规模仅225亿,2016-2018年销售金额分别在502亿、963亿、1466亿,以87%的增长率,完成了“破千”。

而在财务方面,近几年中南的拿地风格,明显开始对成本加以控制。从加码一二线城市,开展100万㎡的大盘模式,转向以收并购15万㎡高周转项目为主,布局长三角、大湾区三四线城市。

不仅如此,中南还成功利用中低息的债,替换了很多高息债,杠杆率更健康,现金流也持续回正。截至2019中期,中南的经营性现金流入580.1亿元、货币资金249.45亿元,远超过一年内到期的有息负债(180亿)。

内部员工这样评价陈凯:“他负责把握企业发展中大的方向,是小老板陈昱含的导师。”

现如今,“85后”的二代陈昱含已经从当初那个青涩的小姑娘,成长为一名合格的领导者,她收起胆怯,愈发自信,甚至面对台下众人发出强硬演讲“品质做不好,苍天饶过谁”。

许多人担心陈凯离开后中南的发展,此前官方也做出回应:“未来公司的经营战略不变,会继续坚持陈凯总帮助建立起来的规范的治理结构、简单透明的文化,与职业经理人团队一起,以更好的业绩来回报投资者。”

事实上,自陈凯第一次被传出离开中南之后,公司架构就已经发生调整。

2019年,中南集团苏南区域、武汉区域、粤东区域、广佛区域、环沪区域、合肥区域的总经理相继“以新代以旧”。集团层面,市场客研中心、营销管理中心等核心部门第一负责人也已调完。

中南最新的“股权激励计划”绩效考核为:2019年、2020年、2021年,对应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增幅不低于560%、1060%和1408%。

对新团队的要求不低,侧面释放出公司的信心——今天的中南置地,能够实现更为稳定的收益和发展。

图片来源:新力控股

04

新官上任,“黑马”逆袭?

围绕陈凯,除了中南的走势,投资人也在等待着新力的改变。

陈凯即将加入的新力是一家成立十年的黑马房企,2019年在香港上市,同年销售额突破900亿元。

和很多刚刚登陆资本市场的公司一样,新力的净负债率和融资成本都明显高于同行。

根据新力此前披露的数据,截至2018年末,该公司净负债率240%,几乎是行业内净负债率最高的公司之一。由于较多的借款和信托融资,新力过去几年平均融资成本都超过9%,这样的融资成本明显偏高。

我们从新力身上或许能看到3年前中南的影子——都是建筑起家,凭借着原始野蛮生长突出重围后需要一套更科学更完善的打法和体系管理来支撑未来发展的道路。

而打造一个优势组织,恰巧是陈凯的强项。

即将到来的陈凯给新力送了一份“见面礼”,受此消息影响,24日新力控股股价上涨3.21%。

今年1月初,在中南置地的年会上,陈凯发表了“迎着光,不要慌,不要急,往前走”的主题演讲。现在看来,当时这句话既是给自己离开后中南置地管理团队的鼓励,也是未来道路上,自己职业经理人和老板双重身份的坚定选择。

陈凯曾在参加易居沃顿房地产实战研修班时说道,大器晚成可能比少年得志更有效。“一个岗位,我建议大家至少待三年。”从2017年任职中南置地董事长,到如今离职加入新力,陈凯给自己的时间接近三年。

在他加入新力之后,将直面更为复杂的状况,如何处理好老板、合伙人、职业经理人这三者的关系,也将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来源:云掌财经、大德财经、风财讯、企业观察报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