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首富大败局,43亿元资产被冻结,刘强东曾被他拖累

黑龙江首富大败局,43亿元资产被冻结,刘强东曾被他拖累
2020年07月22日 20:06 政商参阅微博

100亿身家崩塌,又一医药帝国损落!

7亿股份被冻结,3000万股遭拍卖,昔日问鼎黑龙江首富,被称为“东北王”的朱吉满,也迎来了背水一战的时刻。

近日,两家A股上市公司“信邦制药”及“誉衡药业”接连紧急发布公告,两家公司背后为同一家控股方——誉衡集团,因无法清偿到期债务,面临破产重整。

与此同时,誉衡集团及其实控人、黑龙江前首富朱吉满等累计被保护性轮候冻结股票8.6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41.95%,其中3636.48万股将于7月16日被司法拍卖。

此外,这次拍卖还拖累了京东数科。2020年1月,誉衡集团持有的2.43%京东数科股权,最终被以14.8亿元司法拍卖。

拍卖成交后,市场上关于“京东数科估值腰斩”的传闻频频出现。

如今,从黑龙江首富到黑龙江“首负”,朱吉满正在经历着其从商以来最灰暗的时刻。

从眼科医生到黑龙江首富

朱吉满,虽为黑龙江首富,但本是陕西西安人。1988年大学毕业后,进入西安电力中心医院,当起了一名眼科大夫。

1993年,朱吉满辞掉医生这个“铁饭碗”,决定下海经商。1995年,朱吉满进入东北第六制药厂,任市场经理一职,而这也为他日后进军东北医药市场打下了基础。

2000年,朱吉满抓住机遇,重金168万元买下了正在破产清盘的黑龙江康复研究所的附属药厂,并将其改名为誉衡药业。

尽管连年亏损,但其开发的骨科药“松梅乐”,还是给朱吉满带来100亿元的身家。

此后,朱吉满连续投入数千万元,在全国建有30多个销售网络,产品覆盖全国5000多家医院。

2009年,誉衡药业净利润突破1亿元,一年后,誉衡药业顺势登陆A股市场,市值超百亿元。

2018年,坐拥105亿身家的朱吉满夫妇,跻身胡润百富榜,成为了黑龙江首富。

耗资130亿痴迷并购

同样是在2018年,誉衡集团陷入资金困境。

仅在当年,誉衡集团控股的誉衡药业,连续遭遇3次强制平仓,到2018年底,誉衡药业的负债已经高达50.83亿元。

而其控股另外一家上市公司信邦制药,2018年巨亏12.97亿元,亏损额比过去8年累积的净利润还多。

或许是感受到了资本的力量,上市以来,朱吉满豪掷130亿元在资本市场疯狂买买买,仅并购重组就达27宗,其中14宗完成交割。

2013年1月,2.1亿元收购蒲公英药业75%股权;2013年3月,4.2亿元收购澳诺中国100%股权;2014年2月,6.98亿元收购上海华拓;2014年5月,7.98亿元收购南京万川;2015年4月,27.76亿元收购普德药业100%股权;在此背景下来,誉衡药业靠的正是杠杆。正因为因此,誉衡药业还被医药界称为了“并购机器”!

但是,并购之后,事情并没有如想象的那般美好,巨额的并购债务,不仅拖累了誉衡药业的业绩,还进一步加重了公司的财务压力。

为了应对债务危机,朱吉满曾试图引入战投化解危机,不过最终均以失败告终。

不巧的是,2018年以来,誉衡制药和信邦制药股价连续下跌,大股东股权质押爆仓触发并购基金违约条款。随后,誉衡集团屡遭司法冻结,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相较朱吉满在债务面前的手忙脚乱,誉衡药业似乎更加淡定,截至目前,公司经营状况正常。

结语:

生于野心,死于贪婪。

从眼科医生到首富,再到如今的负债累累,此时的朱吉满,正经历着过山车般的人生之旅。

资本是把双刃剑,过度并购扩张使其面临破产重整困局,而这又何尝不是东北传统药企的一个缩影?

蝴蝶翅膀已经扇动!鹿死谁手,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参考资料: 高顿金融分析师、创业板、 财经天下周刊、全景财经、债市观察等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