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暴涨38倍,单日闪崩98%,450亿瞬间蒸发!产品曾卖给刘德华!

一年暴涨38倍,单日闪崩98%,450亿瞬间蒸发!产品曾卖给刘德华!
2019年11月21日 22:11 EMBA微金

A股是有安全带的,恐怖如*ST信威,自复牌起暴跌92%,一共花了88个交易日。与A股相比,港股没有安全带,高位接盘恐将坠崖,一旦暴雷或庄股被抛,轻则腰斩,重则灰飞烟灭。

今日早盘,港股上市公司雅高控股(03313-HK)上演了惊人一幕:开盘暴跌八成,盘中低见0.246港元,刷新历史新低。值得注意的是,昨日股价曾破顶高见14.96港元。

公司于今日上午11点零4分起短暂停牌。截至停牌前,跌97.94%,报0.305港元,成交额5.68亿港元。较昨日相比2小时蒸发了近450亿!

另一只港股今日也遭遇闪崩。11时34分,卡森国际(00496.HK)股价在6分钟内从3.48港元/股跌至0.52港元/股,跌幅达88.65%。截至午间收盘,卡森国际股价0.455港元/股,跌幅90.07%,成为继雅高控股之后,今日港股市场上又一只跌幅接近100%的个股。

雅高控股为何暴涨,又为何跌落神坛?

雅高控股是一家投资控股公司,主营业务是大理石矿山勘探、开采、生产加工以及分销,拥有一体化的全产业链业务布局。目前,雅高控股旗下有4家子公司涉及矿产勘探业务,为扩大石材产品种类和市场竞争力,雅高控股去年底收购了一家从事大理石产品的采矿勘探业务公司。

更令人惊奇的是,截至昨日收盘,雅高控股自年初以来的涨幅是港股市场的绝对王者,以近38倍的涨幅傲视群雄。

由于此前一波不同寻常的走势,不少市场人士都将其看作今年港股“妖股”首选。

但今日的崩盘式暴跌,让其“一下回到解放前”,400多亿港元市值蒸发,股价重回0.5港元以下,重新沦为“仙股”。

有评论称,一步天堂一步地狱,雅高控股将其演绎得淋漓尽致。

今年3月,雅高控股旗下公司所持两份采矿许可证提出的续期申请被拒绝,公司不得已就这两份采矿权作出5.18亿元的减值确认。主业不济,雅高控股便开启多元化扩张,除了上下游扩大,雅高控股还涉足其他领域,雅高控股斥巨资收购上海多处物业项目。疯狂的买买买需要大量资金,雅高控股靠的不是自有资金,而是从资本市场募集。16年3月至今,雅高控股七度增发募资,股本总额由最初的15.93亿扩大至现近的30.99亿。

观察公司最近今年业绩,可以发现,雅高控股业绩波动非常大,且近年来业绩不断走差。截至2018年,公司营收遭腰斩,录得5.45亿元;净利爆降19倍,从2017年的845万转为亏损近4亿。2019年中期业绩虽然有所好转,但净利依然录得2880万元的亏损,营收再度遭遇腰斩,而公司现金流逐渐恶化,账上现金只剩8228万元,现金减少1790万元。

雅高控股的暴涨让人费解,股价暴涨有两个因素:

其一,持续对外并购以完善产业链带来憧憬。经过一系列并购扩张操作,表明雅高控股正试图将产业链进一步延伸,扩大矿石勘探和石材应用业务以发展碳酸钙产销业务,并涉足物业项目增厚业绩,为业务发展提供稳定的现金流。

其二,极有可能是庄股。实际上,雅高控股具备“老千股”的大多数特点:股权高度集中,控股股东持股占比很大;公司市值及股价原本很小、甚至处于仙股之列;业务平淡无奇;股价一旦启动后短期内连续拉涨等。

纵观雅高控股近一年来的股价走势和重要节点的公告,有经验的投资者就可明白,市值暴增的手段都是“老套路”,该股迟早要崩,只是何时、以何种方式崩盘。

在今年9月中旬股价创纪录新高后,雅高控股股价由9月13日惨遭腰斩,至10月3日收盘跌幅超7成。惊现高台跳水,不免让投资者心惊。

而股价大起大落不排除是雅高控股大股东的有意为之,今年2月22日,雅高控股股东张涛清仓减持其所持的1.08亿股股份;5月20日,另一股东秦寅清仓减持了约1.6755亿股股份,套现约1.42亿港元;7月30日,股东China First Capital Group Limited也减持了8000万股股份,套现约1.8亿港元。

上述该三名股东减持日期均处于当时雅高控股股价高点,可见在大股东大幅减持的背景下,市场基本不看基本面,存在坐庄和操纵的可能,且外资机构也不断沽货离场,所以公司股价在今天暴跌98%就不足为奇了。

香港股市不看基本面,坐庄和操纵的股票太多,雅高控股是其中最亮的一颗星,不仅做到今年港股涨幅榜第一,还在MSCI明晟公布最新半年度检讨结果中,获选进入MSCI中国指数,变动将在11月26日收市后生效。但没有支柱的炒作终会崩溃,今日暴跌后,MSCI紧急宣布,暂停将雅高控股纳入MSCI中国指数。

值得一提的是,雅高控股曾与艺人刘德华有过合作。

据雅高控股官方公众号,刘德华投资开设的SALON SQUARE国际美发中心位于中国香港,在其美发中心空间地面应用的装饰石材上,刘德华选择了雅高控股的大理石。

图/雅高控股官方微信号

杀人鲸出手:卡森国际完全不值得投资?

不止雅高控股闪崩,11月21日,另外一只港股卡森国际也几乎同时快速跳水,跌幅现扩大至超90%,市值一天蒸发了近24亿港元。临时停牌。

原来这起惨案的背后,是沽空机构杀人鲸(Blue Orca Capital)发布报告,称卡森国际 董事长及其家族通过人为低报出售业务的收入和利润,蒙骗投资者洗劫了上市公司。该机构表示,一家虚报资本支出,还让董事长家族拿走上市主体最有价值业务的公司,完全不值得投资。

卡森国际的代表接听媒体电话时表示,公司未知悉此一报告,并且在准备好之后会回应。

来看看沽空机构Blue Orca的报告说了啥。

该机构表示,卡森国际表面上是一家汽车皮革及家具生产商,但其早在三年前已将最好的业务出售给董事长女儿们。

Blue Orca强调,最近卡森股价在柬埔寨项目开发公告以及中国住宅销售的盈利推动下大涨,但两者未来都不会为投资者提供太多价值。通过调查,该机构发现柬埔寨的投资可能只是虚张声势。调查员们前往公司声称的一个柬埔寨项目做实地调查,却只发现闲置未开发土地,且被当地人告知这些地块另属他人所有。

Blue Orca称,如今,卡森唯一实质的业务是地产开发,但这也将随着剩余住宅单元的售罄而岌岌可危。由于其他业务部门都处于亏损中,对卡森最乐观的估值方法是参照其他可比的香港上市地产公司的平均市净率(0.5 倍)。在将该机构认为不存在的项目及资产剔除出卡森的净资产后,其对卡森的估值在 0.67 港元,下行空间 85%,但这也还是保守估计。

主要做空观点:

1、董事长女儿们掠走公司最有价值的核心业务。

三年前卡森自断其臂,向董事会主席的女儿们出售其最有价值的业务。在出售前两年,此业务占公司总收入的 59%,也是卡森(在去除一次性投资受益后)唯一盈利的业务分部。不仅该业务在出售给董事长家族时远低于市场价格,我们的尽职调查更揭露出这项交易的其他各种腐败细节。

工商局档案显示卡森在交易当年低报了出售主体的收入和利润,借此来提升投资者对交易的接受度。证据还表明与售出业务相关的债务并没有随之转出,而是被保留在了卡森账上,进一步侵害投资者的利益。我们认为,董事长的女儿们根本就是掠走了公司最有价值最赚钱的业务部门。

2. 子虚乌有的柬埔寨水上乐园。

2018 年 1 月,卡森宣布投资成立一个合营公司,在柬埔寨 Toulkey 村开发一个大型水上乐园。卡森向合营公司少数股权合伙人预付了 1.77 亿元人民币巨资来购置项目用地,但 18 个月后公司披露显示尚未收到土地所有权。调查员们前往 Toulkey 村,却找不到任何该开发项目的痕迹。

没有一个受访者表示听说过这个水上乐园项目,包括负责所有土地开发的 Toulkey 当地领导。在报告中,我们附上了Toulkey 村这些空置未开发地块的照片。在我们看来,这些照片让人对卡森此项投资的真实性产生怀疑。基于这些证据,我们相信这个项目就是一个骗局,而预付款也可能被挪用了。

3、柬埔寨经济开发区:有名无实。

2018 年 4 月,卡森宣布达成一项合作协议来开发斯敦豪国际港口和经济特区(「斯敦豪经济特区」)。公司称计划投资 17 亿元人民币以开发该柬埔寨经济特区,其中包括一家发电厂和一家造纸厂的融资和建设。但与卡森子虚乌有的水上乐园相似,公司对柬埔寨经济特区的雄伟蓝图可能也只是谈空谈。独立搜集来的证据显示卡森既没有资源、经验、也没有专业知识来真正完成投资计划,我们由此质疑卡森此项投资计划的真实性。

a. 发电厂:发电机去向成谜。

2018 年 4 月,卡森宣布同意以 2.18 亿元人民币从一个福建供应商处购买两座 300 兆瓦的发电机。卡森称其计划拆卸并运输这两座发电机到柬埔寨以建造经济特区的发电厂。尽管已经为发电机支付了费用,但 2018 年底卡森仍然没有收到这些设备,而是在资产负债表上列有 9,600 万元人民币的「预付款」。为什么公司会需要为两台旧煤电机预付资金,但又没有实际收到资产?我们的调查显示,位于福建的供应商很可能并不真正拥有这两台位于湖南的发电机。

b. 无利可图的 EPC 合同。

2018 年 11 月,卡森宣布就发电厂项目与一家大型中国国企,中国能建,订立了 EPC 服务协议来建造火力发电厂。根据披露的合同条款,中国能建同意负责电力项目的设计、采购及施工,并从一家中资银行处获得项目融资。卡森唯一可能的责任应该是为中国能建在收到银行贷款前提供过桥贷款,预付施工费用。

然而,卡森几乎没有什么现金,而中国能建账上有 400 亿元人民币现金。为什么一家像中国能建这样的国企需要卡森这样财力单薄的小公司来提供一笔小金额的过桥贷款?我们独立搜集到的证据显示,卡森没有给这项交易带来任何价值,我们怀疑投资者也不会从这个合同或者项目中获得任何好处。在我们看来,这项协议可能仅仅是用来哄抬卡森股价,并不可能为公司带来什么实质上的经济利益。

c. 真假经济特区开发商。

我们另从多篇当地媒体报道中发现中国冶金科工集团(「中冶」 1618 HK)正在和柬埔寨当地同一个合作伙伴共同开发斯敦豪经济特区(及港口)。中冶集团是一家专业的设计施工类国企,确实有资金、经验,以及专业技能来开发经济特区。因此,关于中冶正在负责该项目的报道,及其他一系列证据都表明,卡森很可能与经济特区的开发只有微不足道的关联。4. 虚报上亿资本支出。

在 2016 年将皮革部门出售给董事长的两个女儿后,卡森告诉投资者其在物业、厂房及设备上开支了 7.14 亿元人民币以扩大和升级生产设施。但信用报告中的财务资料显示,在大多数资本支出报告发生的 2017-2018 两年间,卡森余下 4 家制造子公司的物业、厂房及设备总投资仅为 800万元人民币。我们认为,这证明卡森虚报了上亿资本支出。我们认为可能是公司捏造数字以掩盖虚假利润,或是内部人员挪用了资金。5. 三亚败局: 长期预付款石沉大海,土地所有权杳无音讯。

2009 年,卡森宣布购买海南三亚的一块 140 万平方米土地拟开发住宅项目。公司未收到土地。但是,卡森陆续支付了 6.37 亿元人民币订金。过了近十年后,公司另外又支付了 2.06 亿元人民币,却仅获得了 155,857 平方米土地的所有权,仅占原先披露面积的11%。

在我们看来,卡森十年来除了一个水上乐园外,基本没有任何有价值的资产来证明这一大笔投资,未来也不该再对其有所期待。因为要么是内部人员转移了资金,或者卡森自己就是骗局的受害者。我们找到多个法院判决文书,显示其他公司在同一三亚开发地区中受骗上当,白白付出了上亿元巨额土地订金。

无论卡森是策划了骗局还是上当受骗,此预付款都应当被冲销,也不应计入股票估值中。三亚败局也显现出卡森的一个标志性套路:发布夸大其词的开发项目公告后,预付大笔款项但却不见实物资产。到头来,项目无疾而终,钱款也不翼而飞。

来自雪球、中国基金报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