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美国大选仅剩一周之际 贝莱德卖出美元买入亚洲货币

距离美国大选仅剩一周之际 贝莱德卖出美元买入亚洲货币
2020年10月27日 15:58 友财网

全球最大的资金管理公司正在做空美元,因为其预计,无论谁赢得美国大选,前所未有的财政和货币刺激措施都将延长美元的损失。

贝莱德(BlackRock Inc.)亚洲信贷驻新加坡负责人尼拉杰·塞斯(Neeraj Seth)表示,贝莱德对人民币、印度卢比和印尼卢比等货币持有“适度”的美元空头头寸。随着投资者寻求更高收益的资产和经济增长,这三个亚洲国家是最有可能从美元走软中获益的国家之一。

塞斯在上周四的一次电话采访中说:“我的基本预期是,美元至少还会有一到三年的温和走软,这不会改变。不管选举结果如何,一些政策行动已经发生了。”

在距离大选日仅剩一周之际,这家规模7.3万亿美元的巨头加入了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和瑞银资产管理公司(UBS Asset Management)等全球同行的行列,纷纷抛售美元。贝莱德策略师周一下调了对美国国债的看法,因在一个统一的民主政府领导下,大幅财政扩张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随着乔·拜登(Joe Biden)在民调中超过唐纳德·特朗普总统,本月彭博社的美元指数下跌了1%以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上涨1.3%,印尼卢比汇率上涨1.6%,而印度卢比汇率变化不大。

塞斯称,根据选举结果,美元的下跌趋势可能会出现“暂时的停顿”,但从长期来看,美元的疲软可能会根深蒂固。

“从基本面来看,美元仍偏高。”他表示,“我不认为方向会因为选举而逆转或改变。”

以下是赛斯对其他资产类别的一些评论:

*信贷押注*

亚洲有三大领域看起来颇具吸引力——高收益、中国信贷和私人信贷。与美国或欧洲相比,从相对和绝对的角度来看,亚洲高收益率总体上看起来都很有吸引力。我们也在那些信贷短缺但增长潜力合理的国家寻找流动性不足的机会。

*亚洲利率*

在印度尼西亚,我们确实喜欢曲线的中间部分,所以可能是10年。就中国而言,这种定位更为宽泛,涵盖政府债券、银行、高质量国有企业、一些地方政府和信贷风险。对印度来说,它更倾向于曲线的5-7年部分。

*下行对冲*

我们没有在美国公债的这些水准上承担大量的长期风险,而是试图从整体上看投资组合结构、投资组合贝塔和现金水平。当你想到对冲的时候,没有什么是便宜的。根据委托和投资组合的不同,我们确实会考虑CDS、股票期权或外汇的组合,作为对冲下行风险的潜在方法。

*印度的机会*

鉴于冠状病毒冲击后的反弹仍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我们对自己在印度的定位持谨慎和选择性的观点。我们确实看到,随着我们进入下一季度,央行可能有进一步放松的空间。离岸信贷市场的缺口为全球投资者提供了一些有趣的投资机会。特别是在流动性差的领域,我们确实看到印度和中国一起提供了相当好的机会。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