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苏宁购回债券,有些人真的误解了

关于苏宁购回债券,有些人真的误解了
2020年11月22日 15:28 科技流氓兔

就在11月19日,速冻一周的信用债市场出现了回暖迹象,永城煤电控股集团存续债“19永煤CP003”最新净价涨逾166%,报55.77元;冀中能源集团存续债“18冀中能源MTN004”最新净价涨逾91%,报96.78元。

而近期因为某无甚根据的“谣言”引发下跌的苏宁易购多只存续债,也在11月19日大面积红盘企稳。

一周前,就在信用债市场突显黑天鹅时,苏宁易购紧急宣布10亿的存续债购回计划,其不仅提振了市场对苏宁偿债能力的信心,更为整个信用债市场信任缺失的局面寻回了一些暖意。然而,这样的诚意之举仍然遭到了一些市场人士的质疑,不过市场上大部分的质疑对苏宁来说,都有一些“莫须有”。

质疑一:债券购回相当于是变相减计?

“变向减计”目前苏宁回购债券所面临的最大的非议。

由于购回价格普遍低于债券票面价值,而又很少有公司会采用回购的方式购买普通固定收益债券,故而“借100,还90”的印象,会令部分投资者产生减计的质疑。

首先,虽然名为购回,但此次购回所使用的方式仍然是集中申报的模式(集中申报的日期为2020年11月26日、11月27日、11月30日)。也就是说,投资者可以自愿决定参加购回,或者继续持有债券直至到期。

从投资者的角度,债券退出的方式除了二级市场交易,持有直至到期外,额外增加了一条“购回”,而选择更多无疑不会导致既有利益受损。

同时,苏宁易购本次购回债券行为是依据《公司债券发行与交易管理办法》、《深圳证券交易所公司债券发行人债券购回业务相关问题解答》及《公司章程》作出的合理合法市场行为,其目的是为了增加市场信心,维护债券市场价格稳定,保护投资者利益。

苏宁易购这次购回的债券价格也是以公司前一天的收盘价为基准价,为市场公允价值,且回购债券中产生的回购价格与账面价值的差额应该计入当期损益中,不存在变相减计的会计处理可能。

事实上,此前大部分信用债突然出现闪崩,主要是由于相关债券本身日常没有交易,流动性枯竭,进而导致部分有变现需求的持票投资者不惜代价卖出债券。而由于苏宁易购安排了债券购回计划,意味着部分亟需变现的投资者无需执着于短期二级市场卖出,二级市场的抛压也不会在短期聚集,进而对券价造成异常波动,引发市场恐慌或踩踏。

苏宁易购单只存续债券日成交额约在千万级别上下,但这一成交量可能仍然无法满足债市波动中的变现需求。此时苏宁易购在二级市场外,提供了一个更方便兑现的短期平台,无疑有利于消化抛压,企稳债市。

质疑二:购回计划公布有“聪明投资者用脚投票”

就在购回计划发布后一天,有媒体发现,一只名为“18苏宁06”的苏宁存续债出现超过8%的跌幅。部分报道甚至将其解释为“聪明的投资者”先知先觉,用脚投票。

其实这些报道没有发现,“18苏宁06”其实是一只非常特别的存续债。

其实,早在2020年9月,苏宁易购发布了该债券的回售办法。由于该债券投资者存在“回售选择权”,即投资者可在两年固定计息期满后选择回售债券,由于市场认定苏宁有能力执行投资者的回售选择权,故此该债券的二级市场的价格将接近债券面值“100”元。

无巧不成书,就在11月11日,也就是信用债市场因个别事件陷入恐慌的前一天,“18苏宁06”公告了前述债券回售结果公告。依据公告结果,“18苏宁06” 回售金额为14.74亿张,剩余未回售金额为0.257亿元,存续的债券量极少,流动性枯竭,其价格的波动受流动性影响很大,而非一个正常的市场价格反应,因此,当天“18苏宁06”二级市场价格的波动完全在市场意料之中,而非所谓“聪明投资者”用脚投票。

质疑三:苏宁现金流不足?

有观点认为,苏宁易购不直接采用回售的方式提振市场信心,显示了公司现金流存在不足。而这依然是一个误解。

首先,债券回售与债券购回制度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制度,其适用的条件和目的也不尽相同,债券回售制度一般在债券发行时就赋予了债券持有人明确的债券回售权,其通过债券募集说明书载明,与债券持有期限和到期收益绑定。如果临时对债券增加回售权设置,会直接影响债券的持有期限及到期收益率,对于债券持有人利益有重大影响。特别是对于个别高票息的债券提前回售,实际上损害了投资人的利益,不利于稳定投资人预期。

而债券购回行为则一般为发行人的临时行为,不会在债券发行时约定,主要的目的一般为了增强市场信心,维护债券市场价格。

11月12日,违约事件席卷信用债市场,而当天晚间苏宁便拟定了购回债券计划。加上此前一天公司回售18苏宁06耗资接近15亿,其恰恰反映的是苏宁易购现金流充裕,能快速响应债券市场变化。

实际上,从资产负债表来看,苏宁易购三季度末的现金等价物仍然有136.27亿元,加上千亿级别的现金流,苏宁易购的现金流非常充裕。

然而一个比较无奈的事实是,市场的钟摆效应客观存在,加上谣言难以根除,一切企业受到谣言波及导致市场信用遭到打击,都会成为发行人避之不及的风险。

目前信用债市场亟待重建,随着信用债市场企稳,呼吁理性看待债券风险的呼声已经“越来越高”。套用一个热词,如今市场情况下继续渲染悲观情绪,或许是“太不讲武德了”。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