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恐婚族心理 缓解恋爱焦虑 各方操碎了心

解码恐婚族心理 缓解恋爱焦虑 各方操碎了心
2021年12月01日 14:10 新华报业网

昨天,在婚介机构花姐工作室里,一位母亲正为女儿的婚姻大事着急。“她身边的朋友都觉得单身挺好,怕她受影响。”杜女士说,女儿是卫生系统的,周边的女孩子都优秀独立,单身的也不少。女儿对相亲这事不太上心,为避开母亲的唠叨,干脆搬出去住了。临近年底,单身青年们又要应对“催婚大军”。婚否?婚否?为何长辈的关切竟成为他们的心病?

受访专家认为,成就一段好的婚姻,需要年轻人拥有正确的婚恋观,才能摆正位置,匹配合适的另一半;所处的小环境再推波助澜一把,为年轻人搭起鹊桥,更容易成人之美。

解码

是什么让他们恐婚

结婚的酒席、彩礼、房子、装修、未来养育孩子,都是一笔巨大的开销。张先生表示,有时想想结婚是件挺可怕的事。每次女朋友不开心要哄时,他就不想搭理,觉得恋爱、结婚好累。有婚介人员表示,现在许多年轻人觉得维持一段恋情和婚姻的成本很高,不愿意投入其中。“结婚是什么啊,不就是找个伴”,市民小马表示,各种聊天软件、游戏让他觉得时间都不够用,生活很充实,结婚没什么必要。

在一些婚介机构,80后的单身会员不少。这一代人多数是独生子女,衣食无忧,和父母生活在一起,心智成熟偏晚,成家的想法没有老一辈人强烈。

心理咨询师吴晓云:现在的年轻人家庭观念相对淡薄,他们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必须完成的人生大事,对不婚的接纳度比较高。在城市中,女性能够自己养家,生活上遇到困难也可以通过社会化服务解决,觉得另一半可有可无。拥有多种选择的社会,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种进步。

一些业内人士表示,单身人群越来越多,结婚越来越晚,与快节奏的社会有关,也与思想和经济的独立有关。有人是主动单身,有人是被动单身。但从人性来说,很多年轻人依然向往美好的爱情。父母们也希望子女们人生圆满,获得幸福。

吴晓云:理想和现实之间要有平衡,高要求不是不可以,但要有个度。也许等下去会有更好的人选,但这种等待也要适可而止,不然反而会错失机会。可以通过前置婚恋教育,通过大学、社区课程等多种方式向年轻一代传递正向的婚恋价值观,告诉他们如何进行两性相处,如何找到合适的伴侣,帮助年轻一代增强获得幸福的能力。

药方

摆正心态带点诚意

据了解,有些年轻人不愿谈对象是因为在上一段感情里受过伤。再谈下一个,还会和上一任进行比较,让别人很难走进他们的内心。对此,一些婚介人士建议,可以给年轻人一些正向引导,多看看家庭幸福的亲友如何相处,感受爱情的美好。

“你看看现实生活中那些明星、许多号称模范的夫妻,最后都分崩离析了”,俞小姐表示,现在新闻中好多明星的婚变,让她不再相信爱情。总觉得婚姻中有太多不可控的因素,两个人一起生活太难了。吴晓云认为,流量明星呈现的婚恋过程并不适合参考,双方反目可能有许多其他因素,局外人不必因他们而对爱情失去信心。

在婚恋过程中,一些婚介人士认为,年轻人需要摆正心态,寻找适合自己的另一半。比如,有些年轻人对物质要求非常高,要求对方年薪数十万。知音婚介的王女士遇到的年轻人中,一些奢侈品柜台的营业员或是收银员,自己收入并不高,却期待男方年收入要二三十万元。也有一些男生会对女生家境提要求,好几个婚介机构都遇到过男生要找家中有企业的女生谈恋爱。

从颜值到经济,不少人都觉得现在的年轻人要求越来越高,介绍对象越来越难。知音婚介的王女士表示,有个会员已相亲200多次,还觉得没有合适的。“总觉得可能会有更好的人在等着,硬生生从20多岁拖到30多岁”,在她看来,找对象要带点诚意,不能抱着骑驴找马的心态。

尝试

花式联谊缓解焦虑

刚到无锡工作不久的理工硕士小蒋,几乎每个周末都会被公司所在的软件园工会、团委等组织邀请参加线上线下联谊活动。现在,他已经有了恋爱对象。

知音婚介的王女士说,不少外企、软件园、上市公司、大型国企对员工的婚恋都比较上心,每年会定制几场大型相亲会,甚至把这一项目列入公司年度考核目标。一家软件园的工会负责人表示,他们那里知名高校的硕士、博士不少,都是外地小伙,年龄也不小了,许多父母千里迢迢赶到工作单位,求着工会帮助孩子解决终身大事。

“我们为落户新城的工程师们安排了很多休闲文体群,目的就是通过年轻人之间的互动带来婚恋机会,从而促进这些优秀人才留下来。”锡东新城商务区经发局的负责人介绍,最近因为疫情影响暂停了部分线下活动,但线上的一些学习、电竞类活动依然照旧。据了解,针对年轻单身人才开设的多个联谊活动群由社会第三方参与联系管理,效果非常好。

去年,某上市公司高级IT工程师小刘从上海来到无锡工作,后参照高层次人才标准,入住创融大厦的套间。小刘特别开心:“大厦内部有交友群,早上一楼喝个咖啡就能扫二维码进群,和其他公司的年轻人聚餐或者约个小酒,在创融大厦内部非常流行。”最让这位理工男觉得温馨的,是这里有很多的细分联谊群,由工会业务骨干负责点对点联系,像徒步群、宠物窝窝群、羽毛球群等,属于男女通吃的热门交友群,每次开展线下活动很快会被“秒”。

工会骨干小赵告诉记者,最近两年新城的花式婚恋活动不少,在活动策划上注重人群的匹配,考虑性别比例的均衡。最近几年,新城引进大量工程师,这些年轻人大部分是男性,他们组织联谊时,就有针对性地邀约工作稳定的本地女性教师、行政人员。疫情防控相对宽松时,经常组织看电影、健身活动,在活动中让彼此“看对眼”,今年以来成功牵线了好几对。周边地区的优质单身女青年还经常来咨询,希望活动能“外延”。小赵说,待到疫情稳定,相关活动还会细化内容策划。

和锡东新城相隔较远的东亭东城人才公寓今年夏秋之交正式开业,入住了不少引进型年轻人才,有外地刚考进无锡的公务员、初创公司的CEO和技术主管、科技公司的精英等。这些年轻人8小时之外的日子非常充实,自助咖啡、健身休闲、夜市集结、公益集结、英语口语培训等附带的生活圈内容十分丰富。从东北考入锡山的公务员小胡是个高颜值美女,她在这个人才社区体会到了“乐不思蜀”——参与线下交友活动的人群精准,参与方式多元,小范围的活动方式特别契合时下年轻人的社交需求。小胡说,自己对未来的规划逐渐清晰:融入无锡,有真诚交往的对象。

(晚报记者 陶洁黄孝萍)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