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求求你们,生个孩子吧!

年轻人,求求你们,生个孩子吧!
2020年01月14日 11:00 功夫财经

■文|邓老师

放开二胎以后,出生人口反倒急剧下跌。这表明,中国人并不爱生孩子。

日本经济停滞,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人为”的错误算法。

现在年轻人一踏上工作岗位,就要缴纳养老金。其实,完全可以让年轻人自主决定缴纳养老金的时间。

“中国人特别爱生孩子!”

——仅仅在几年前,还有很多人有这样的印象。如果放在十几年前,“中国人爱生孩子”简直就是流行的定论。

你看,在广大的农村,人们为了避开村干部生娃,宁愿含辛茹苦当“超生游击队”,这不就是中国人爱生孩子的证据吗?

甚至有些文化学者提出,整个受儒家文化影响的东亚都爱生孩子。因为儒家文化特别强调宗族、家庭、“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但是,2019年的生育率恐怕要打脸这种论调了。

『中国人根本就不爱生孩子』

据推算,中国2019年的出生人口大约1100万,而2018年出生人口1523万,2017年是1723万。

在放开二胎以后,出生人口反倒急剧下跌。这表明,中国人并不爱生孩子。

东亚文化圈爱生孩子的结论也同样不成立。韩国在2018年成为首个生育率跌破1的国家。日本2018年出生的婴儿仅为92.1万,而日本的人口总数为1.27亿。1.27亿人,一年才生92万孩子,可怕!

▲2017年日本与中国各省市新生人口对比

如果这个生育率不变,韩国将在2750年因为没有人而消失,而日本将在3011年完蛋。当然,这只是理论上的,实际上会有移民,生育率也会变化。

“中国人特别爱生孩子”即便在古代,也是不成立的。

科学家李政道的儿子、历史学家李中清与王丰(合著《人类的四分之一》),统计了17世纪、18世纪的生育率。得到的对比是,从20岁结婚、婚姻持续到50岁的中国妇女,很少有6个以上的孩子;而与她们同样条件的欧洲妇女平均有7.5-9个孩子,这还只是统计的婚姻中的数据。

要知道,中国古人的私生子现象非常罕见,而狂放的欧洲人私生子现象要多得多。中国古代妇女显然没有比欧洲古代妇女更爱生孩子。

古代这样的现象,其实很好理解。儒家文化圈固然有强调宗族传承的一面,但也有强烈的禁欲主义的一面,在缺乏避孕手段的古代,这其实是人们不自觉地在控制生育。可惜,这种无意识的深谋远虑,却在很长时间内,没有被现代的精英们所认识。

在现代,实行计划生育之前,城市人已经自觉避孕。1950年代,人们即已经开始采用现代避孕手段。到了1960年,已经有10%以上的城市妇女使用现代避孕手段。

1970年代,中国的生育率确实很高。表面上看,计划经济的生产力和人口大爆炸形成了矛盾,精英层基于“中国人特别爱生孩子”的判断,做出了控制生育的决定。现在来看,即便没有控制人口,中国的生育率也会降下来。

『算法错误扭曲自然生育率』

究竟是什么促使人们生孩子?传递基因的本能,还是养儿防老等经济考虑?《人类的四分之一》中说:

古代即已如此,何况现代?所以,现代的女权主义者喜欢指控中国男性把女性当成生育工具,那其实是她们的错觉。

经济和生育率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反向关系。用资本养老,是对养儿防老的替代。同样的环境下,越富裕,生育率越下降。在清代,富庶的江浙地区,生育率就低于西北。在现代,1955年,富裕的上海,生育率领先于全国开始下降。

尽管长远来看,生育率的下降是趋势,但如果这是自然发生的,那就并不值得担忧。因为,生育率的自然下降和经济发展是协调的,并不会造成人们的生活困难。哪怕东亚人不如欧美人那么爱生孩子,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但如果经济体系中,使用了错误的算法,那么,就会造成人口和经济发展的剧烈矛盾,严重影响老百姓的生活。

以日本为例。在日本,政府福利大部分偏向老年人,这很好理解,因为老年人有选票嘛。他们当然是投票给偏向老年人福利的政客。

例如,2019年10月,日本为了鼓励生育,推出幼儿园补贴政策,但同时也提高消费税,提高老年人福利。总之,政客必须讨好老年人。

日本采用的就是错误的算法。

家庭自主养老算法是一种自然算法,家庭中的长辈,自愿把资源更多地投向儿女、孙辈。因为年轻人需要更多的成长投入,才能使得家庭未来的收入得以维持和增长。

但在日本,政府养老的算法里,资源分配和自然算法背道而驰,资源不再投向未来,而是投向老年人。日本年轻人一方面要缴纳高税收维持老年人的福利,负担沉重,生育意愿低;另一方面,年轻人又有一个错觉,认为自己的未来的养老会有政府负责,既然如此,那又何必自己辛苦抚育小孩呢?年轻人的生育意愿进一步降低。

如此一来,日本就进入了人为错误的死循环。年轻人负担重越来越不愿意生,这使得老年人口比例越来越大;而老年人口比例越来越大,使得福利更加向老年人倾斜,年轻人负担更加沉重,生育意愿更加低。

日本经济停滞,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这一错误算法造成的。

『如何鼓励中国年轻人多生?』

携程创始人梁建章,一直关注人口问题。之前他多年呼吁放开生育,现在他提出要鼓励生育。

梁建章提出的鼓励生育措施,包括取消生育限制、给二孩家庭每年10万元抵税额度、给家庭现金补贴、补贴幼儿教育、取消非户籍小孩入学限制、平等对待非婚生孩子等等。

取消各种限制、抵税,当然是对的,但是补贴却不对。

对于生育,限制当然不好,盲目鼓励也不好。没有人知道,合适的生育率是多少。最好的做法,是使得生育率尽可能靠近自然演化,让人口与经济自然协调。

除了取消生育限制、减税,还有一项非常重要的改革,可以使得生育率更加靠近自然演化,那就是养老金改革。

现在的年轻人一踏上工作岗位,就要缴纳养老金。其实,完全可以让年轻人自主决定缴纳养老金的时间。例如,个人可以自主决定35岁、45岁甚至50多岁才开始缴纳养老金。

对于绝大多数年轻人来说,缴纳的养老金其实是比个人所得税更多的,因为养老金没有起征点。年轻人太早为养老金体系做贡献,显然扭曲了自然生育率。

如果年轻人可以推迟缴纳养老金,收入就可以大幅增加,也就有了更多的钱用于个人的技能培训、人脉培养、谈恋爱、抚育孩子等等,这可以提高年轻人结婚生子的意愿。

另一方面,年轻人推迟缴纳养老金,缴纳的总额度也就不高。那么,未来享受的养老金也就不高,养老只能更多地依靠家庭,年轻人也就会多生孩子。

总之,养老金体系做得越小,家庭养老占的比例越大,生育率越趋向自然演化。所以,应该尽早允许年轻人自主决定缴纳养老金的时间,以鼓励生育救国。

年轻人负担减轻,心情舒畅,对未来有信心,也有利于社会和谐、经济发展。

当然,如果年轻人普遍决定推迟缴纳养老金,无疑会造成养老金体系当下的发放困难,但这不是没有办法解决的。

中国有庞大的国有资产。2017年国有资产总额为454.5万亿元,其中,全国国有企业(不含金融企业)的资产总额为183.5万亿元,负债总额118.5万亿元,国有资本及权益总额50.3万亿元。

通过划拨国有资产给社保体系,完全可以弥补发放缺口。

就在1月10日晚间,农业银行、工商银行、交通银行发布公告称,财政部一次性划转给社保基金会股份,三家银行合计股权划转总市值约为1344.88亿元。

越早改革养老金,给年轻人更多选择权,越有利于人口与经济的协调发展,越晚改革难度越大。应该尽早避开日本式人口陷阱。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