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太多,是世界越来越乱的真正祸源?

精英太多,是世界越来越乱的真正祸源?
2020年11月18日 11:38 功夫财经

作者:凤来仪    来源:功夫财经

1857年创刊的《大西洋月刊》是一本受人尊敬的杂志,其主要刊登内容以政经历史为主。

最近,有位康涅狄格大学的俄裔终身教授图尔钦,在上面发表了一篇题为“未来十年会更糟”的文章,内容非常精彩,看法跟我们时下的一些说法吻合:“2020或许很糟,但却是未来10年中最好的一年” 。

▲下一个十年,或许更糟

图尔钦的理论基于数学和历史,观点很鲜明,那便是:精英过剩是世界变糟的重要原因。

下面我一边带大家读这篇文章,一边聊聊我个人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1

2020,未来十年中最好的一年

临近岁末了,大家怎么看即将过去的2020年啊?这一年发生的大事实在太多,这其中有不少已经成为过去时,逐渐为世人所淡忘,但美国的撕裂,高加索的战争和全球蔓延的疫情仍旧在搅动这个世界。图尔钦用他的数学模型来解释这一切,这个模型里包含了人类一万年来的历史进程。

2010年他就写过文章预测2020年的混乱将加剧,他口中从上个世纪60年代末开始的好时代正式结束,愈来愈糟糕的世界局势,或许将以一场大规模的战争或内战来告一段落。

为什么呢?他的观点是:精英的数量膨胀,而(统治阶层)职位并没有增加,普通民众在精英的挤压下,生活水平反而下降了。

图尔钦将美国比作一艘直接驶向冰山的巨轮:“如果船员们在讨论转弯的方式,那么就不会及时转弯,而是直接撞上冰山。”

过去十年来,知识精英一直在讨论这个问题,而你现在听到的令人恶心的紧缩声——钢丝扭曲,铆钉爆裂,这是船撞击冰山的声音。

图尔钦是在美国大选日后写的这篇文章,他观察到:美国社会已经产生了巨大的撕裂,暴力正在酝酿中。他可以肯定的是,在未来五年甚至十年,局面都会比现在更加糟糕。

2

精英过剩与平民结盟

图尔钦说激怒一个人最好的办法,不是说他的手机没有我的新,而是对他说:我是统治阶级而你不是。精英生产过剩,即社会统治阶级人数增长远远超过职位的增长。

比如在美国,人口已经翻了n倍,而参议员的数量依旧是100人;在沙特,公主和王子生出生了太多,而王室角色就那么几个;中国的大学生无穷无尽,每年能产生的公务员岗位却没多少。

▲县城事业单位招考现场

在美国,精英阶层通过经济和教育的向上流动来过度生产自己:越来越多的人致富,越来越多的人受过高等教育。这些听起来都很好,没人敢公开说拥有财富和接受良好教育不好。

可问题在于,世界的资源并不平衡,当沙特王室既有钱又有哈佛学位的时候,其他身拥统治阶级智力和手段的人如何自处?

如果有很多人拥有这样的能力,但只有一小部分人拥有真正的权力,那么那些没有权力的人最终会把有权力的人踢开,就如同法国大革命中发生的那样。

于是,在精英位置固定而身拥治国能力的人无限增多的时候,许多精英会变成反精英者,比如美国现任总统川普。川普是绝对的精英出身——有钱的父亲、沃顿商学院的学历——但他上台之后走的却是民粹路线。

再比如他的前策略师班农,出身工人阶级,就读于哈佛商学院,并以投资银行家的身份致富,可在他与民粹主义结盟之前,这些都没有转化成政治权力。

▲史蒂夫·班农(右一)

精英生产过剩就会产生“反精英”,反精英则在平民中寻找同盟。当平民的生活变得越来越糟,少数试图将自己拉上精英救生艇的人,被已经在船上的人推回水里的时候,社会就行将崩溃了。

3

中国人对精英过剩早有思考

图尔钦的观点其实并不新鲜,在东方,两千年前的庄子就发出了类似的警告:

总结成一句话就是:诸子百家出自王官,道术将为天下裂。当周王室的知识和思想流入民间时,天下大乱就会来临。

如果庄子是对的,那么孔子最憎恨的“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并不比他自己的“有教无类”危害更大。

什么意思呢?说孔子在鲁国的季氏看到他们家用天子的仪轨,非常愤怒,认为这样搞下去天下就会“礼崩乐坏”,因为大家都不再有底线。

但孔子忘记了,他的“有教无类”对他喜欢的社会制度破坏更大。有知识的人越来越多,本来是贵族们拥有的经验被启蒙者们加以抽象化和学术化传到民间,落魄贵族要找工作,平民子弟学到治国知识也要找工作。

越早把知识普及的地方,人才过剩越多,这些人才在本国无处可去,只能去秦国找工作。于是我们看到大量的外来知识分子在秦国找到了工作,而他们唯一的依靠就是君主的青睐,他们对于破坏周朝传统毫无心理障碍。

于是,事情就这么一步步“败坏”下去,先是卫国人商鞅破坏了秦国地方传统,再由魏国人范雎毁灭秦国宫廷习惯,最终在李斯嬴政手里完成集权,并吞六国。

4

太阳底下无新事

秦制是对周制的革命,1789年的法国革命,大体上也是这个节奏。社会上充斥了大量的无所事事的文化人,贵族们失去了领地,只能以召开沙龙为日常乐趣,他们徒具统治者的智力,却得不到统治者的地位。

抽象的平等思潮于是兴起,与平民结盟是这些文化人的唯一选择。等到国家财政危机爆发,法王路易十六处理事务时的迟钝和颟顸——社会已经变迁而他不为所动——等到有所作为的时候,他又变得首鼠两端,终于酿成巨大的社会性灾难。

始作俑者固然杀掉了国王,但他们自己也多半上了断头台。

图尔钦也好,庄子也罢,他们都发现了历史进程中的某些奥秘,但发现奥秘不等于能够解决,最大的可能是历史进程一旦开启就无法收回。就好像孔子一旦教会了学生,就无法阻止知识的传播。

如果这套理论是对的,那么美国的撕裂和混乱或许才是刚刚开始,而世界进入乱纪元,也会是大概率事件了。个体在历史的进程中是无能为力的,人民网的标题完全正确:没有所谓的马云时代,只有时代中的马云。

不说了,去搬砖了,哪怕知道精英过剩对社会不是好事,还是要努力挣钱成为精英呀。

你看,这就是命运的不可抗拒之处。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