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被人当众扇耳光,这个欧洲大国出大问题了

总统被人当众扇耳光,这个欧洲大国出大问题了
2021年06月12日 21:47 功夫财经

作者:凤来仪,功夫财经签约作者

01

可能是马卡龙太好吃的缘故,当法国现任总统马克龙上位的时候,我总搞错说成马卡龙。马卡龙好吃,马克龙的工作可不是很好干。

在大众民主国家,一个比较常见的场景,是总统怀抱孩子与选民握手,所谓政客百姓合家欢。

最近,马克龙在法国东南部德龙省的市镇,参观完一所职业高中培训学生在酒店和餐馆的工作技能后,他向栅栏后等待他的公众挥手致意并与公众握手过程中,“合家欢”的场面被打破了,一名男子突然挥手打了马克龙的脸,站在他身旁的保镖举起手试图保护,但是为时已晚。

据法国新闻台报道,当袭击者的右手快接触到脸的时候,马克龙及时地将脸转过去,所以看上去更像是一扫而过,这一巴掌没有直接扇到马克龙的脸。

但是,根据油管视频,那一耳光打在了马克龙的脸上,甚至能听到打脸的声音,啪。

事发后,两人被捕,身上并未发现武器。

看来他们也只是想折辱一下总统,此次事件伤害性不大,但侮辱性极强,想我小马哥好歹也是五常大佬、一国之尊,受此屈辱自然怒不可遏,马上做出了回应:“我们绝不能允许这种极端暴力的人占据公共讨论的空间,他们不配。”

他还说:“我没有任何担忧,我当时有继续向肇事者周围的人打招呼,同他们合影。我没有停止与民众会面,而且今后会继续这样做,没有什么能阻止我。”

02

这两名袭击者在当时喊了一句口号“Montjoie Saint-Denis!”,这是一句中世纪法国骑士大战前的口号。

Montjoie的意思是“战旗”,Saint-Denis意思是“王的守护神”,卡佩王朝的骑士们认为这句战吼可以把守护神圣.丹尼斯呼唤出来保护他们,尤其是在大战前。

这句战吼一直使用到16世纪,后来在法国大革命期间,变成”保王党”人的口号。

毋庸讳言,袭击者是法国传统文化的痴迷者,警方后来的调查也证实了这一点。他们来自一个欧洲传统武术团体,是中世纪的爱好者。

这事本身并不大,但却反应了法国民间蕴含着的一股极度不平之气。

众所周知,1789年法国大革命后,高举“自由平等博爱”的法式文明席卷欧洲,虽然后面也有过民族主义回潮,但在二战后,法国的主流思想就是国旗上的那三色:

既然立国之基就是自平博,那么必须对所有人类一视同仁。因此多年以来,法国一直是西方的平权标杆,无论谁来到,统统按照国民待遇处理。

本来这倒也没什么,多年以来,法国的殖民地阿尔及利亚人补充了法国大量劳动力,很多法国著名球星就来自阿尔及利亚,比如著名的齐达内,虽然在法国马赛出生,但父母都是阿尔及利亚人:

由于法国有着比第三世界国家好的多的福利待遇,中东乱局产生的大量难民也来到了这里,法国福利主义导致的财政危机进一步恶化。

无论是法国前任的右翼总统萨科齐,还是左翼总统奥朗德,实际上都无法解决法国财政系统的根本性问题——既然躺平也吃饱,为什么要爬起来奋斗?

萨科齐曾经妄图削减政府开支和福利,最后在人民的反对声中,可耻的失败了;奥朗德想提高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并把富人的个税上升到70%,想以此挽救濒临破产的法国财政,然而他忘记了人特别是富人是长腿的,税负太重他们可以走人。在移民的名人中就包括法国影坛的大鼻子情圣德巴迪厄:

减福利不行,加税也不行。法国陷入了福利国家的最后形态,持续的财政危机。看下几个大国的总资产负债:

总资产负债率,法国并不算特别高,但是仔细看他们的收入和支出,就知道每届政府日子都不好过。

马克龙上台后,外界曾希望这位毕业于巴黎政治学院的高材生能够解决法国的问题,然后马克龙制定的政策,本身就是一个矛盾体。

比如在政治政策方面,马克龙主张“留欧”、主张偏包容的民族政策、重视安防和反恐;在经济政策方面,马克龙强调“自由”与“保护”的调和,强调国退民进推动经济,主张发展新兴产业;在社会保障政策方面,马克龙既倾向于市场化又强化社会保障。

可以看得出,马克龙是既要、又要,希望走出一条不同以往的中间路线,然而效果并不理想,最终还是走上加税老路。

2018年,法国政府宣布提高燃油税以增加政府收入,结果引发了持续多日的巴黎骚乱,示威者们穿着黄马甲以做标识,史称黄马甲运动。

活动从2018年开始,疫情前都没结束,首日就有超过28万人参与,重创法国经济。

03

要说马克龙也真算有能力,在无法减少开支,也无力加税的情况下,他居然通过城镇的逐一走访,开展全国性的大辩论。

针对抗议者提出的多项政治和经济诉求,马克龙确定这次大辩论围绕四个议题展开,即税务和公共开支、国家机制和国营企业、生态转型、民主和公民资格。

马克龙亲临一线,参加各地讨论,在大辩论期间共参加了56个小时的基层辩论会。他表示,通过此种方式咨询公民是法兰西共和国向前迈出的一大步。

结果黄背心运动方兴未艾,疫情来袭,法国经济又遭重创。去年法国GDP萎缩8.2%,债务总量占GDP的115.7%,公共赤字高达9.2%,均创下历史新高。

法国审计院指出,新冠疫情危机导致法国财政赤字扩大、债务激增,审计院担心存在支出持续增涨风险。

根据审计院当天公布的国家预算执行情况年度报告,2020年,新冠疫情危机导致国家财政预算耗资近930亿欧元(不包括社会保障和地方性支出),其中与危机相关的额外支出达497亿欧元,财政收入损失373亿欧元,其中包括323亿欧元的税收损失。

经济的日益颓废,导致政治危机爆发,在大家日子都尚可的时候,对难民的态度还比较温和,现在经济糟糕至此,大量难民滞留在法国,并且不尊重法国的文化,去年甚至发生了一起极其残忍的杀害历史老师事件,共和国老军人终于怒了。

今年上半年,法国部分退役将领和军开始逼宫马克龙,警告法国内战即将爆发。后来又有数百名法国军人发表了一份新的公开信,强调他们支持前辈提出的观点。

法国《巴黎人报》报道称,与上次不同的是,这一次签署公开信的都是法国现役军人,为了避免来自上级的报复,他们选择了匿名。报道还指出,法国《现实杂志》9日将这封公开信以新专栏的形式发表,用以支持法国军人的“第二轮开火”。

公开信指责马克龙在法国领土上向伊斯兰主义“让步”,这项专栏也向马克龙和各大部长、议员喊话称,“这些人曾为法国作战,他们并没有做错,只不过出于爱国之心,并为国家的分裂感到悲伤。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这些刚刚成为军人的人,有义务为了讲真话而不惜身陷困境。”截止10日,公开信已有超过15万群众签名。

实际上,这已经是对法国的基本理念提出挑战,显然,马克龙不能坐视不理,之后他开始严厉对待某些伊斯兰团体。

内政部长热拉尔德·达尔马宁曾表示,法国当局已锁定有“分离主义”嫌疑的78座清真寺,他称这些清真寺推崇“明显与我们的价值观相反的理念”,如果怀疑被证实,这78座清真寺都将被关闭。

他还宣布,近期66名有“激进化”嫌疑的非法移民已被驱逐出境。

然而,这并不能解决法国面临的真问题——政治上异族之间的文化冲突,经济上既不能减少福利又不能增加税收。

这种内在的悖论,让法国在现有体制内,无论如何都没法真正解决问题,而要让体制外的力量来解决,那就不可能是和平的方式了。

相比一个耳光背后蕴含的深刻危机,马克龙个人受的这点危机,真不算大事了。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