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回扣、潜规则!市值2000亿的爱尔眼科,背后黑幕被揭开

吃回扣、潜规则!市值2000亿的爱尔眼科,背后黑幕被揭开
2022年01月11日 14:18 功夫财经

作者:今纶,财经专栏作家

一个是爱尔眼科,一个是艾芬医生,如今,两者再度狭路相逢。艾芬就是因那句“老子到处说”而闻名的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

众所周知,艾芬医生一点也不爱爱尔眼科,而是非常恨它:据艾芬自述,2020年5月,她在武汉爱尔眼科医院进行了人工晶体植入手术治疗白内障。但手术后,她的白内障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术后视力更差。2020年10月23日,艾芬视网膜脱落,很快整个右眼失明。

“梁子”由此结下,但长达一年的医疗纠纷至今仍未有结论。近日,艾芬发布四条微博,直指爱尔眼科行贿,一时舆论哗然。

01

剜除行业毒瘤非常重要

艾芬的名单来源是一个关注她的微博网友,是一名爱尔眼科的员工。艾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谁给爱尔眼科介绍病人,爱尔眼科就根据患者的手术费用对“转介人”按照一定比例进行返点,大部分在10%-20%左右,“转介费就是指回扣”。

那么,这事儿是不是真的。记者去核实了部分名单,结果有人坦然承认违规,有两人称“记不清”。

仔细看一下名单:“转介人”的职务涉及江苏省宿迁市内多家医院与诊所,也有个别为相关国家公职人员。

艾芬揭开了一个“潜规则”,会不会牵出更多的内幕?

我知道很多人会就此批评资本,批评民营医院,这就狭隘了。看看名单就知道,也有知名公立医院牵涉其中。

而且我本人也有类似经历:有一年,我家老人去某公立医院看病。一医生还是熟人介绍的,她说一定要做某个检查,介绍去某医院做,那是个设在公立医院中的私立医院,即“院中院”,一次检查用某设备要好几万,我们最后没去。换了一家医院检查,没什么大问题,就是老人未按时按量服药而已。

所以,艾芬揭开的并不是爱尔眼科的潜规则,也不是民营医院的潜规则,而是行业潜规则。由此出发,在核实的前提下,惩诫爱尔眼科自然是必要的,如何正本清源,剜除行业毒瘤恐怕是更为重要和迫切的。

宿迁爱尔眼科医院一名内部人士在回应时说得很清楚,所谓的回扣在医院就是转介费,是一种很普遍的现象。

“(转介费)总比收红包要好,只不过是生意上的,就像直播带货,你总要给主播佣金吧。”这名内部人士说,只要医院开始运作,转介费就会一直存在,任何医院都有这种现象。

注意,他说的是任何医院。那么,这是不是事实?

还有这名内部人士把回扣等同于主播佣金,确实说明至少在部分行业人士心目中:这就是一单生意,什么医者仁心,什么救死扶伤,都可以滚一边去吧。

在一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我对此表示某种程度上的理解,但是从医院人士哪怕是民营医院的个别人士口中说出来,我还是感觉寒意阵阵。

全国各地每天都有不少人去接受手术,当他们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如果医生在计算这一台手术能赚多少钱,又或者欣喜于刚刚介绍过去某医院的病人,自己可以拿2000元的“转介费”,虽然只是部分医院部分医生的情况,已经足以让人拍案而起了。

这样的利益链条破坏的是整个社会的基础,吞噬的是患者对医院、医生的信任。我们当然拥有很多优秀的医生和管理规范的医院,但是,因为潜规则和利益链条的存在,他们同样要承受患者的质疑,甚至辱骂和殴打。

医患关系的破坏者之一,就是利益链条上的那些受益者,他们基本上是按照钱的多少在办事,他们就是一锅汤里的“老鼠屎”。

是时候清理“老鼠屎“了,事关国人的医疗健康服务,兹事体大,不得不察。

02

医疗服务水平跟上赚钱速度了吗?

就爱尔眼科而言,这是一个靠不断并购而做大并且上市的公司。

截至2020年底,全球共有645家爱尔眼科医疗机构。所谓“金眼科银牙科”也确实不是浪得虚名,爱尔眼科毛利率常年维持在40%以上。股东权益回报率在逐步提升,近几年在 20%以上。

爱尔眼科近5年都处于扩张状态,每年都在购买设备、并购资产,扩张比例在5%以上。爱尔眼科目前有多支并购基金,投出了超200家医院,营收超20亿元。

但伴随扩张而来的是什么呢?

在某搜索引擎上搜索“投诉爱尔眼科”的结果约3470000个,在某APP上查询,爱尔眼科涉及到的法律诉讼达到1046条,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其中就包括艾芬医生投诉的武汉爱尔眼科医院有限责任公司。

也就是说爱尔眼科在做大的过程中,其实医疗纠纷也一直相伴相生,而且数量不算少,且备受媒体关注。

据媒体透露,爱尔眼科通过“合伙人计划”,旗下聚集医生已超5000名,占全国眼科医生比例近13%。这样一个庞大的集团是如何管控并不断提升医疗水平的,人们希望看到更多的透明信息,同时也希望爱尔眼科能够妥善处理与艾芬医生之间的医疗纠纷。

意味深长的是,艾芬说:“前不久,爱尔眼科通过中间人联系我,希望可以花几百万和解,但是被我拒绝了。”当然,这一说法没有得到爱尔眼科的认可。

爱尔眼科是很懂医生心理的,据说其构建管理体系的核心思路之一就是:把一个做一台手术5000块的医生变成能做3万块手术的医生,付给医生1万块,各方都受益,医生很开心,医院、投资方都开心。

民营医院赚钱没问题,但是医疗服务的水平能不能跟上赚钱的速度呢?如果二者能同步,才是最优秀最卓越的医院。如果赚钱的速度远大于医疗服务水平提升的速度,甚至成反比,那对于社会以及医院、医生、患者,都是一场灾难。

现在,艾芬医生的右眼已经失明了,这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是不是爱尔眼科的责任,还需要官方最终的定论。

撇开公立医院不谈,民营医院的灵魂是什么?是赚钱吗?当然不是。

一个优秀企业的灵魂在于它拥有崇高的符合社会需求的价值观,以及它基于这个价值观出发,矢志不渝地在行业内攻坚克难,解决问题,解决客户的需求,并最终达成社会、国家、企业、个人的多赢局面,是之为“受人尊敬的企业”。

赚钱是过程中顺便的事儿,是自然而然达成的结果。

爱尔眼科者,市值2000亿之煌煌“眼茅”,可有这番初心?可曾违背了这一初心?有多少企业家知道如何做一个令人尊敬的企业?而不是去靠投机、加杠杆、割韭菜做一个沙滩上的海市蜃楼般的公司?

当然,我要再次强调,这不仅仅是爱尔眼科的问题,也不仅仅是民营医院的问题,公立医院同样有很多需要尽快改进的地方。

我们深知精良的医术,高尚的医德可遇而不可求,但是它们是这个社会最好的良药之一,它们关联千家万户的幸福与欢乐,所以,我们对此充满期待。

《希波克拉底誓词》是医学生非常熟悉的一段话,其中说到:“我愿尽余之能力与判断力所及,遵守为病家谋利益之信条,并检束一切堕落及害人行为……”

读完这段话,再看看艾芬医生披露的名单,真是感慨万千。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