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史诗级巨变正式到来!

如松:史诗级巨变正式到来!
2020年02月07日 10:40 功夫财经

根据美国财政部数据,2019年12月30日美国国债余额为231088亿美元。美国东部时间1月30日,美国商务部发布的初读数据显示,四季度美国实际GDP环比折年率录得2.1%的增长,与二季度持平。

2019年全年美国实际GDP增速为2.3%,经济规模为21.7万亿美元。美国国债余额与GDP之比(美国政府负债率)为106.5%。更重要的是,从奥巴马时期到特朗普时期,虽然政治、经济等方面的政策在不断变化,但美国政府的负债率连续上升的趋势并未改变。

这实际就是债务累积效应的一种必然反映。当债务积累到一定规模之后,一是,经济活力下降,财政收入增长的速度下滑,偿债能力下降;二是,随着债务利息支出占到财政收入的比例达到一定的警戒线之后,财政赤字就会刚性膨胀,债务率开始刚性上升,最终就会陷入财政赤字失控的泥潭之中,推动货币大幅贬值。

货币价值重置化解债务危机

在历史上,无论一战和二战之后的德国、抗日战争与解放战争时期的南京国民政府还是苏联出现的崩溃性的货币贬值,都是赤字失控之后的结果。这实际就是货币重置的过程,只不过这些货币的重置过程十分惨烈,几乎将本币价值重置到接近于零的价值水平。

这种重置过程是被动发生的,任何人都无法左右。

本人在以前多次说过一个命题,以如今的世界主要经济体的负债水平,依靠经济手段已经无法化解本身的债务危机,最终只能依靠货币价值重置。

这里的细微差异就是,有些国家的货币价值重置过程最终会让本币价值被动到达接近于零的位置,比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很多南美洲国家,其本币都经历了一次甚至多次重置到接近于零的过程;而有些国家的货币价值重置过程的重置幅度比较低,比如,美国在1929年大萧条之后和上世纪七十年代,均将美元的价值重置到原来三分之一左右的幅度(即贬值了六七成)。

为什么有些国家的货币价值重置过程必须重置到接近于零的位置,而有些国家的货币价值重置过程的重置幅度比较低?这已经不是经济学的问题而是社会学的问题,在此就不做讨论。

货币价值重置就是当今时代各个主要经济体必须要走的路,任何人都无法控制这一进程的爆发。

美联储的惊人转变

美联储再次引领了这一潮流!

根据最新的报道,作为应对下一次衰退的应急计划的一部分,美联储的官员们正在研究一种美国曾在二战期间和之后使用过的刺激机制。在1942年至1951年期间,为了资助战争支出和刺激战后经济复苏,美联储限制了美债收益率,起初只是针对短期票据,后来扩展到较长期债券。美联储的官员们在10月份的会议上表示,他们认为限制短期和中期债券的收益率可能是扩大工具箱的有效方法。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会前不久进行的一次讨论中也说:“短期收益率曲线控制值得研究。”这意味着美联储已经处于重启二战期间和之后货币管理模式的路上。

美联储以往货币政策的制定主要是盯住通胀率和失业率,而现在转为盯住美国国债收益率,以控制美国国债收益率为核心,来应对美国政府的债务率刚性上升的趋势,给美国政府“解套”。这是一个惊人的转变!转变的核心是什么?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放弃对通胀的控制!美联储纵容通胀!至少是阶段性地放弃通胀的控制并纵容通胀。我们知道,美国国债收益率是美国利率水平的一种表述方式,它隐含着正在发生的通胀和未来的通胀预期。当美联储通过自己的货币政策控制了美国国债收益率之后,就意味着在国债收益率中剔除了通胀因素,通胀就处于被放纵的状态之下!从货币政策来说,就是让美元的实际利率(政策利率减去通胀率)向负值方向上不断加深。

用老百姓的话来说,就是让美元的购买力加速下滑,加快贬值速度!

美元价值重置成为必然

我们知道,美国因为房地产的次级贷款引爆了2008年的次贷危机,为了救助危机,美国政府发行了大量的国债购买金融机构和企业债务,本质是政府通过购买债务的方式将企业解脱出来,这只是一种债务置换,也带来了次贷危机之后的十年经济复苏。

现在,美国政府的债务率开始刚性上升,债务已经处于危机模式之下,此时,美联储放弃对通胀的控制,通过货币贬值让美元持有人为美国政府的债务买单!压力就再次从美国政府身上向美元持有人身上转移。这种政策转移所带来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从国际黄金期货价格的走势上可以明显显示出来。

虽然今年1月上旬因美国在伊拉克刺杀了伊朗的苏莱曼尼而导致国际金价出现剧烈的脉动,但本人在《如松话投资——投资的精髓》课程中曾经很系统地讲述过,这种小规模的军事冲突几乎对国际金价的趋势性运行轨迹不会带来任何影响,以长期趋势分析的观点来说,这些剧烈脉动过程完全可以忽略。从去年11月开始,世界上没有任何重大的风险事件,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也没有出现明显的变化,美国经济增长的各项指标也都是不温不火,似乎没有出现任何推动国际金价的理由。

但是,国际金价却展开了明显的上涨过程,而且从周线月线来观察是一个很大的趋势运行过程中的一个阶段,根源就在于,美国国会、美国政府与美联储一起必须面对政府的债务率刚性上涨的问题,在经济增长速度已经受到债务率的压制之后,美元的价值重置就是必然!

而且已经处于迫在眉睫的态势。经过经济全球化过程尤其是次贷危机之后,世界出现了两个阻碍当今时代可以继续运行下去的严峻问题:第一是贫富差距恶化,有人富可敌国,有人一贫如洗。此时,必须将富人的财富贬值,向穷人的手中转移,而货币价值重置就是一种转移的方式。在这一过程中,不仅富人手中的纸币购买力下降,资产也一样贬值,缘于货币价值重置过程中必然出现高通胀、高名义利率的现象,打压了资产价格。第二是无论家庭、企业还是政府如果处于高债务状态,最终都会导致经济增速下滑和政府的财政收入增长受限,推动政府的生存危机。货币价值重置就会成为世界各个主要经济体的唯一选择。

史诗性的辉煌年代开始了,可惜这是以纸币丧失购买力为核心所构筑的“史诗”!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