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价降不下去了?房企集体开会,联合表态拒绝打折,列出4大理由

房价降不下去了?房企集体开会,联合表态拒绝打折,列出4大理由
2020年09月20日 19:07 蓝白观察

正如大家所预期的那样,这个“金九”时节,降价潮来的悄无声息。

某龙头房企要求全国楼盘全线7折,给予总部和地区公司部门负责人以上领导额外96折的签批权限,且要求在“金九银十”两个月,单月销售额均要冲刺千亿。

央视也关注到了不少城市打响“价格战”,在广西南宁,根据记者探访,当下有不少特价房、“一口价”房屋可以选择,以一套160多平大户型的低楼层房屋为例,平时2万元每平米的价格,现在只需要1.7万元多。

在南宁兴宁区,平时房价普遍在1万到1.2万元左右,为了打折促销,不少房企推出了8000-9000元的的特价房。

前几天,天津房价下跌5000元/㎡的话题上了热搜,根据每日经济新闻的报道,走访天津市场后发现,“一平米降5000元”、“2周降72万”、“跌回4年前”已不是个例。

根据华夏时报的报道,石家庄的房价降幅似乎比天津更凶猛,当地新房价格虽然坚挺,但比起2017年10月份的高点,二手房价跌幅高达36%,大跌8000元/㎡。

此外,还有郑州、济南、昆明、重庆多地出现楼盘降价打折、二手房持续阴跌。

不过,这一场轰轰烈烈的降价大潮,却遭到了房企的抵抗。

9月17日,河南省房地产业商会会长闭门会召开,明确表示“打折弊大于利,不带头降价”,并列出了4大理由,阐述降价对房地产市场带来的冲击。

1,会使得已购房者的资产缩水,可能导致部分前期业主出现过激行为。

2,房价大起大落,对金融业、建筑业、建材业、服务业等相关行业都将造成巨大影响,一损俱损。

3,可能会造成一大批房企倒闭,缺少资金、土地储备的中小型房企很难活下来,一旦倒闭,会导致烂尾楼不断增加。

4,消费者普遍存在买涨不买跌心理,即使降价,房企也难达到预期目标。

不知道大家是什么想法,这4条理由看下来,笔者觉得开发商未免“戏有点多”。

我们来逐个分析一下。

第一,已购房者资产的缩水,年年都能碰到,像2014年杭州降价向全国蔓延,2018、2019连续两年9月和10月出现降价,都有不少前期业主表达不满,最终也没有对房地产市场形成多大影响,更何况买房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事,如果一味担心老业主的心中想法,难道房价只准涨不准降才可以吗?

第二,不可否认,房地产确实关联了上下游数十个行业的兴衰,但目前市场降价的幅度,远远没有达到这些开发商所谓“大起大落”的水平,无非是多了一些特价房、工抵房而已,房价还没怎么降就开始渲染会影响其他行业,未免有点危言耸听。

第三,在预售制的前提下,我国的地产商生存环境非常滋润,用空手套白狼的手法,拿地-卖房-回款-再拿地,不断扩张规模,施工不是房企干的,拿地的钱是老百姓的购房款,这些年习惯了“躺赚”,也该尝点苦头了,那些高杠杆的房企,如果不改变盲目扩张、高周庄的思维,破产是迟早的事,如果降价潮能够把这些企业顺利“出清”,反倒是好事。

第四,消费者是不是“买涨不买跌”的心理,轮不到房企去揣摩,这本身就是一个群体性选择,降价能不能带来销量和回款,房企的财报最直观。

此外,不光要看这些房企怎么说,还要看他们这么说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今年有关部门对房企按“红-橙-黄-绿”四档管理,并设置了“三道红线”:即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大于70%;净负债率大于100%;现金短债比小于1倍。

分档设定为有息负债规模增速阈值,每降低一档,上限增加5%。

如果三道红线全部命中,开发商的有息负债就不能再增加,不能再发债借钱,这对依赖现金流周转的高负债房企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踩中两条,有息负债规模年增速不得超过5%;踩中一条,增速不得超过10%;一条未中,不得超过15%。

看起来,新规已经展现出了威力,有了“三道杠”,开发商负债高,又借不到钱,只能把增加现金流的希望寄托在手里的存货,只有降价卖房,才有增加回款的可能性。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房企日子不好过,所以联合起来表态,想稳住同行们的降价步伐,给自己留些喘息之机。

问题是,这种“抵抗”是徒劳的。

暂且不提一个地方房地产商会的号召力,放眼全国,当降价大势一波接一波,“同行是冤家”,从来只见开发商一个比一个跑得快,当经济规律、调控手段开始起效,拒绝降价的后果,就是“打碎了牙往肚里咽”。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