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亡了107年,大家还是像生皇嗣那样拼啊

大清亡了107年,大家还是像生皇嗣那样拼啊
2019年06月25日 19:30 花儿街参考

作者 | 王更生

编辑 | 林默

2018年,李景带着为婚姻续命的最后一线希望,远赴美国代孕生子。在此之前,她已经与号称美国加州排名前列的医院沟通了6个月。

这6个月中,那家医院的头号专家,一个和蔼可亲笑容可掬的好像麦当劳爷爷的美国老头儿,与李景视频面诊了2-3次,详细地询问了各种身体健康的各项指标,以及各种用药经历。

“麦当劳”爷爷特别乐观地为李景描绘着未来的美好生活:一年之后,年近40的李景就可以带着拥有选择美国国籍权利的儿子回到祖国的怀抱。

对于这样的许诺,李景将信将疑 。

大约一年前,她以跟麦当劳老爷爷所在的美国医院沟通的相似频率,奔波于全国最好,乃至全世界也赫赫有名的北医三院生殖医疗中心。

北医三院的门诊大楼宽敞明亮,生殖医疗中心在一个“老破小”的楼里,低矮阴暗落后是当时李景的全部感受。

一圈一圈的女性,抱着手里一堆的资料在排队挂号建档,与别的患者不同的是,她们都紧紧攥着红通通的“结婚证”。

无论是二十几岁的年轻女性,还是四十几岁的成熟女性,突然就在生殖医疗中心的小破楼里,一起回到了遥远的上个世纪。

每个女性脸上都挂着“不能传宗接代”的低落懊恼,以及“要把生育作为一项伟大事业奋斗终身”的大无畏的坚定神情。

1

那些医院走廊里,越是昏明未定的人生背后,就有越清晰的生意。

今日在香港上市的锦欣医疗,股价高开15.93%,报9.9港元,市值突破200亿港元。在招股书里,用这样的数据表达了公司的业务前景:2017年中国大约有4770万对不孕症夫妇,预期于2023年将增加至约5620万对。

出具这个数据的弗若斯特沙利文公司,是招股书的常客,国内很多上市公司招股书中援引的行业数据都出自弗若斯特沙利文。

弗若斯特沙利文大约也没有想到“4770万对不孕症夫妇”这个数据引起的震动,毕竟有一种数据解读是这样的,近5000万对不孕夫妻,也就是说说中国有1亿已婚的育龄人将无法正常生育,而这一数据显然大大超出了大众的传统认知。

在行业研究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看来,这个数据非常严谨啊,1亿是误读。这些数据明明是来自,各省卫计委、国家统计局和中国人口协会等部门的公开数据。而且,数据统计口径是,夫妻双方只要有一人患有不孕不育就算成一对,而不是需要夫妻双方同时患病,实际上,夫妻双方同时患病的概率很小。

不过弗若斯特沙利文也懒得跟你们废话,只有吃瓜群众才关心有没有1亿人患病,钱关心的是有1亿人需要将生育作为一项事业来努力。

2

这背后,是真的百亿级市场,不是咖啡馆里那些讲PPT的,给你分析的僵尸市场。

治疗不孕不育的方法主要有三种:药物治疗、手术治疗和辅助生殖治疗。相比于前两者,辅助生殖因具有更高的妊娠率而成为目前主流的治疗技术。

依然是来自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显示,中国的辅助生殖服务市场规模由2013年的115亿元增加至2017年的221亿元,复合年增长率17.7%。

2017年,中国辅助生殖服务渗透率为相对较低的6.5%,在辅助生殖服务负担能力上升等因素推动下,预期中国辅助生殖服务市场将于2023年前增长至527亿元。

就在你听着铺天盖地的无痛人流广告的十年,国内辅助生殖机构也在快速增长,由2006年的88家激增至2016年的451家。

截至2016年底,我国生殖中心约451家,其中327家机构持有IVF牌照(辅助生殖机构的试管婴儿牌照)。

在该327家医疗机构中,35家为民营机构,锦欣生殖医疗为其中为数不多的民营企业。

无论送子观音殿的香火好不好,锦欣医疗的招股书都告诉你这个行业有多赚钱,公司的收入主要来自于三个部分:辅助生殖服务、管理服务及辅助医疗服务。其中,辅助生殖服务占据了公司约80%的收入比重。

数据显示,2016-2018三个财年间,公司分别实现收入3.46亿、6.63亿、9.22亿元人民币,分别同比增长91.33%、39.11%。而在同期内,公司分别实现利润1.04亿、1.99亿、2.12亿元人民币,公司分别实现毛利率38.3%、45.6%、44.8%。

即使是如此高的毛利率仍然与行业平均水平有很大差异,行业中平均毛利率可达70%左右,最高甚至可达90%以上,接近或超过医美、口腔、眼科等其他医疗服务分支行业。

而且,由于辅助生殖机构往往不需要大额的营销支出,行业净利率也高于其他服务。

如此之高的毛利率,资本怎么会不趋之若鹜?2018年的辅助生殖赛道融资情况相对于前几年有明显变化。一年间,已有8家从事辅助生殖服务业务的公司完成融资,融资额最高达到数亿元。

2019年3月,梦美生命和优生国际完成新一轮融资。前者获鼎晖投资、淡蓝1亿元的A轮融资;后者完成由国药资本投资的数千万元战略融资。2019年第一季度,已有两家辅助生殖服务公司已完成融资。

锦欣背后也有四个基石投资者,高瓴资本(7千万美元)、奥博资本(3千万美元)、Ally Bridge(3千万美元)和Cormorant(2千万美元)。

上市公司通策医疗是目前A股上市公司中对辅助生殖医疗机构布局较多的企业。除此之外,Wind数据显示,丽珠集团、长春高新、华大基因、达安基因、万孚生物等上市公司也有一些辅助生殖医疗的相关布局。

3

如此闪亮的财务报表背后,对于像李景一样的人来说,生个孩子到底需要付出多少成本?

首先是时间成本。全国排名前 10 的生殖中心有 7 家为公立医院。据统计,我国2016年获得试管婴儿牌照的三甲医院占比为42.1%,私立医院的占比更是低至0.3%。

由于生殖中心设立受限,我国生殖中心每年供给的辅助生殖周期数与需求长期处于不匹配状态。以2016年为例,市场对辅助生殖周期的潜在需求为500万周期/年,而实际上市场供给仅有106万周期/年。锦绣医疗招股书中提到的需求是5000万。

如果要选择北京、上海排名靠前的三甲医院,意味着李景可能要排队等待6个月以上。

辅助生殖服务的技术,由人工授精和体外受精(IVF)组成。数据显示,2017年IVF在中美两国的辅助生殖服务市场中占据了95%的市场份额。

据了解国内的IVF治疗周期成功率在45%左右。最高也不过60%左右。那么意味着大部分像李景一样的人至少需要两个周期才能取得成功。

每个IVF取卵周期的平均花费为48279元。简单地说,就是每例试管婴儿花费将近5万元。

然而,鲜有人可以一次成功。李景经历了三次失败,花费将近20万。

为了成功,李景选择了赴美代孕生子。在赴美之前,李景付出了6个月的时间成本。她也非常清楚地知道,需要准备将近150万人民币来获得可能的成功。

锦欣医疗的招股书显示,2017年,约7,200名国际患者前往美国寻求辅助生殖服务,其中62%患者来自中国。由于越来越多的中国患者寻求代孕、卵子和精子冷冻保存等更广泛的服务选择,大量中国人到海外寻求辅助生殖服务。泰国等东南亚国家因服务成本相对较低而变得受欢迎。同样地,由于拥有更高的服务水准、更广泛的服务选择及更加个性化及定制化的服务,美国成为受欢迎的地点。

2013年,前往美国寻求辅助生殖服务的中国人数为2600人,预计该数据在2023年前进一步增加至13500人。

这些美国辅助生殖机构,不仅因为中国顾客的到来而生意兴隆,且迎来了中国买主。

2018年12月,锦欣医疗收购美国HRC Management。HRC Medical的前身Huntington Reproductive Centre Inc.于1988年在美国由一群生殖医生成立,有9家诊所及3所IVF实验室,在美国西部辅助生殖服务市场中排名第一。

HRC Management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全美共有400多家美国辅助生殖医疗机构,分布在美国东部、西部的每个州,其中比较知名的一些美国试管婴儿医院大多分布在加州,加州共有近80家辅助生殖医疗机构。

数据显示,2016年,HRC的成功率为62%,62%的成功已经高于全美平均水平 (53%)及加利福尼亚州的平均水平(57%),但却意味着李景的第一次成功的概率也只有50%。

事实证明,幸运的那50%没有站在李景一边。李景收拾好沮丧的心情回国,准备卖掉在北京的一套小房子,来年再战。

她的心理价位是300万,然而如果这套房换来了一个孩子,那么她即将开始思考,关于学区房的问题。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