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苛求完美受害者,但总希望善意给了一个诚实的人

不苛求完美受害者,但总希望善意给了一个诚实的人
2020年07月04日 22:45 花儿街参考

作者 | 林默

有网友总结了一个苟晶撒谎的关键词列表。

图片来自于网络

苟晶发了个回应的视频,笑着说,“就算我夸大其词了,你又损失了什么,你们损失了什么”。

总是损失了一些什么吧。

陈春秀们是损失了的。

时至今日,提到这个名字,大部分人也是一脸懵逼的。

陈春秀是真正因为被冒名顶替上大学,而被改写了命运的山东农家女。

但今日之后,提起山东女孩被顶替上大学事件,“夸大其词”的苟晶就是代名词。

这个充满了戏剧化的故事,消耗了公众在冒名顶替上大学事件中的热情与善意。

而这些,本来可以给到更多的陈春秀们。

苟晶一役后,在网络上再遇到被顶替上大学的案例,人们会审慎待之,会等待反转。

正义不会缺席,但它先去了更会讲故事的人那里。

苟晶在回应视频里说,“那些说我消费人们感情的,我没有请你来”。

当一个人,成为某一个受害者群体的符号时,是该为这个群体,多担当一些的。

好多人看到调查结果说,不要苛求“完美受害者”。

但是当那位邱姓老师的故事被勾勒清楚的时候,你会发现,他也不是此前舆论刻画出来的,“十恶不赦的加害者”。

他在苟晶第二次参加高考时 ,为她伪造了应届生的身份;他并没有像苟晶说的那样,带着几个大汉堵门,摄像头里,从头到尾都只有登门认错的父子二人。

有人说 ,“对受害者无限苛责,对加害者百般宽容,这样的人非蠢即坏”。

我觉得这跟蠢和坏都无关,只是接受人性的复杂。难道受害者和加害者,就是要写着善和恶的纸片人?

我无意为邱姓老师开脱什么,即使她的女儿是捡漏儿去北京上了学,不知道是不是还有人,因为她女儿捡了漏儿,占了名额,失去了上学的机会?

邱姓老师涂改了苟晶的学生档案,另有人配合他篡改资料。

所有被处理的人,都错有应得。

只不过,假如、万一、如果苟晶在有意识地说谎,这何尝不是一种篡改?

图片来自于网络

这世上有些可怕的篡改,触犯了法律,改写了别人一生的命运。

还有些看上去没那么可怕的篡改,跟法律无关,但改写了许多人心的温度。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