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兰,每一个游戏迷心中的应许之地

波兰,每一个游戏迷心中的应许之地
2020年11月07日 20:00 花儿街参考

作者 | 林默

欢迎来到人类历史上,这几个名场面。

一个颧骨突出的老人,临终之际一直望着窗外,他没有在等任何人,他等的是他的学说出版的消息。这个人叫哥白尼,他等着出版的是关于日心说的《天体运行论》。

她知道工作每多推进一秒,她就会多受一秒辐射的干扰,但她没有停下来。这位坚持在辐射中工作的女士是居里夫人,她几乎耗尽了自己生命中一切的美好,分离出了镭元素。

一个艺术家在被认为最黄金的创作时间里,干的十分频繁的一件事却是——为有钱人商演。他把赚来的钱寄回自己的老家,支持那里还在反抗外来侵略的人。这个艺术家叫肖邦,他流亡了十九年,也为自己的祖国奔走了十九年。

这几个名场面有什么共同点?

答:画面里的主人公都是波兰人。

波兰,一个处于近代以来两个强大民族——德意志人和俄国人之间,一个左右为难的“火药桶”。一个屡被瓜分,数度灭亡,面对强敌却一直在反抗的国度。

提起波兰,历史中总是充满了悲伤的色彩。

其实悲伤的底色并不都源于波兰的地理位置,更源于波兰人的倔强和较劲。

在华沙圣十字教堂的一根柱子里,安放着肖邦的心脏。无论怎样,他都要回来。

“你最珍视的东西在哪,你的心就在哪。”

有人说,你可以质疑波兰人的劳而无功,却不能取笑他们的一意孤行。

离开了战火纷飞的时代,波兰人的倔强还有没有地方安放?

不要担心,他们找到了新的战场。

在波兰,有这样一家神奇的游戏公司。

如果你是一个主机游戏玩家,或者你也曾拥有一个游戏痴的男朋友,你就一定听说过这家叫“波兰蠢驴”的公司。

因为这家公司的存在,波兰成了每个游戏迷心中的耶路撒冷,而“波兰蠢驴”就是他们眼中的应许之地。

“波兰蠢驴”当然不叫波兰蠢驴,人家叫CD Projekt RED,简称CDPR,之所以叫“波兰蠢驴”,是中国玩家给人起的外号,因为他们真的轴的近乎“蠢”。

对于市面上的大部分游戏公司来说,赚钱是首要任务,这当然没什么错,但是一个游戏恨不得拆成两个来卖,先卖游戏本体,再卖游戏扩展包DLC,就是他们不对了。

在这样一个充斥着“渣渣辉”“古田螺”的市场,在别人都在疯狂堆DLC骗钱的时候,这只来自波兰的蠢驴一口气做了16个高质量的DLC,免费发放给所有玩家。

是的,16个,免费。

别人用差不多的素材拼拼凑凑10小时就敢拿出来当新游戏卖钱,蠢驴把精心制作长达30小时的新内容当成DLC,卖出了白菜价。

公司的一个小朋友,曾在上班时间,毫无求生欲地给办公室里的其他同事播放过一个波兰蠢驴即将推出的《赛博朋克2077》预告片。

“一般的游戏走在街上的路人都是一样的,看起来就像一堆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而《赛博》对路人都是有一定程度的设计,里面的建筑也都不是摆设,你可以走进去溜达,置身其中会感觉非常真实。而且CDPR的剧情设计都非常棒,他们的游戏中有如电影般的镜头语言,所有的灯光、运镜、画面角度都是精心设计好的。”

就这样,这个小朋友把热咖啡放到一边噼里啪啦说了半个小时。我从其中获得的最重要的信息是,他对女朋友的了解估计远不及这个程度。

也是在那一刻,我大概也了解了男人对游戏的爱仿佛也并不廉价,正如创业者对乔布斯,设计师对原研哉,电影迷对黑泽明,同样源于对极致的追随。

我原以为,这样轴的公司,是注定要成为一头单身驴的。

然而我错了,它竟然交到了一个惺惺相惜的“驴友”。

他们还一起交出了一份儿联名作业。

这是一部叫一加8T赛博朋克2077限定版的手机。

如果你不是一个赛博朋克的爱好者,你根本读不懂这部手机要向你传达的知识点。

这个定制款手机背面分为三段,由不同的材质构成,如果你觉得只是为了设计花哨,那你就肤浅了。

赛博朋克的世界是一个未来的世界,那是一个科技无比发达而人类阶层分化严重的时代。

上层人垄断控制着整个社会,底层人如蝼蚁一般活在科技设定的世界中,而中间层正如今天的中产们一般努力维持着随时可能跌落的一切,手机背面的三段设计正是源于这样的设定。

上层的摄像头开阔而有序,如同俯视着整个社会的一双权力之眼;底层的锻造碳纹理,仿佛随时会爆发的一股涌动的暗流;中间噪点一般的雪花状纹理,象征着中层的迷茫和未知。

原来玩游戏也是要有文化底蕴的,而一款手机除了今天不断被强调的功能性和设计感,也可以做得如此有文化深意。

不止如此,它的开机画面也很有意思。

红色的代码闪烁,系统初始化的界面,有一种复古的极客风,我司小朋友说,等买到了这个手机,为了看到这个开机画面,他愿意在每天睡觉前做一个大部分人一年都不会做的动作——关机。

B站上有一条弹幕说,“一加能跟波兰蠢驴一起出联名款,真的是太提气了”。

我只想说,“呵呵,和一个轴人做朋友的唯一答案是,你也是这样的轴人”。

纵然在国内的智能手机市场上,一加不是流量选手,但一加手机在2014年,刚进入国际市场时,就迅速进入极客圈群体的视野。

一个足以佐证一加在极客圈地位的花絮是,在一加跟波兰蠢驴初步接触时,双方惊喜地发现,一加的产品团队中有不少是波兰蠢驴出品的游戏《巫师3:狂猎》的忠实粉丝,在“蠢驴”的波兰总部,也有不少员工在使用一加手机。

确认过眼神,遇到配得上你的骄傲的人。

曾经,为了打造一款与众不同的手机后盖,一加CEO刘作虎曾和团队跑到了日本,找到一家半个世纪专注于涂料研制的企业,找到了一款从未商用过,名为“BabySkin”的涂料,由此制作了一款如婴儿肌肤般顺滑的后盖,这款后盖的触感,让一向不善言辞的刘作虎在发布会上直接在大屏幕打下了几个大字。

一加也带来了手机行业的第一款2K+ 90Hz流体屏,为了这款屏幕,刘作虎和团队斥资一个亿找三星显示定制,为了每一帧的流畅,他们花了两年时间进行适配和优化,有网友说用过一加的屏幕就很难再将就其他手机了。

在一个大部分手机发布会,已经约等于“快来看我家的手机参数又堆积出了新高度”的行业,一加一直在为真实地提高用户体验,坚持着全方位的打磨与探索。

在为了出货量和利润搏杀的手机江湖,一加从来没有忘记自己出发时那句“不将就”。

在一个产品都尽力取悦所有人的时代,一加一直在谨慎挑选合作伙伴,为了那群真正明白一加手机的人。

不管你用没用过一加手机,行业人士眼中,一加一直是一个不能忽视的对手。

事实上,成立七年的一加早已不是小公司,它跻身全球高端手机市场前五名,获得了美国、欧洲市场的认可,在印度市场多次超过了苹果,拿下了印度高端手机市场的第一份额。

连罗永浩,这个对产品细节有着过分要求的男人,也对一加有着会心一笑的赞誉。罗永浩说一加是个“安静的另类”。

它的另类在于在一片价格厮杀的红海中,依然致力于高端的工艺,坚持高端机的定位,它的另类在于在这个已经没啥可玩儿的行业里,还是通过一次次的努力,为手机赋予一丝个性和文化意义,比如这一次跟波兰蠢驴的联名定制款。

在波兰蠢驴即将推出的《赛博朋克2077》里,在未来赛博朋克的世界,也许我们每个人也不过只是算法下的一个数据。

但愿那时,依然有人还愿意为这个普通的数据,再多花一点心思。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